tiens
tiens

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假去真來真勝假,無原有是有非無

|田心事|你也許會看見

(edited)

總覺得時間不是一分一秒的過而是一天一週的過。

前幾天和班上同學去了充滿聖誕節氣氛的紅場,覺得那種自然流露的快樂有一點回來了,可是心裡卻又要忍不住想到如果我的朋友們都在的話一定更好玩!

最近總是在想自己是不是沒有想像中的那樣喜歡一個人和孤獨?應該說,我的喜歡是有前提的。

最近漸漸明顯的感覺是,我覺得自己不能再這樣了,我必須變得成熟。不曉得為什麼我的世界裡一直認為大家還是學生時期的大家,儘管出社會的出社會、結婚生子的結婚生子。好像在內心隱約的希望、拜託大家都和當初一樣。

但誰不會變?我難道就是百分之百的『和當初一樣』嗎?

算命先生說,我重情且剛直。我覺得算命先生後我需要的是心理諮商師。總是重情過了頭反而讓自己滯足不前。

我想往前,不對,我是捨不得往前,因為放不下以前。

我不想讓自己總覺得自己沒有這個沒有那個,很認真努力生活的話有什麼是沒有的?我不是不知道自己現在擁有什麼,而是我需要的慾望和企圖大到像是莫斯科的雪。

這是很現實的考量,我必須先拿到我需要的才能專注在我擁有的。

然而像我這種不努力生活的人,卻只想要最簡單的,這是我人格上的缺陷。不能說不是。

人家都說沒那麼困難,我也這麼覺得。我只是急,急了還要告訴自己欲速則不達。我只是想自己沒有太多時間,我沒資格浪費和虛度,每個人心中自己的標準和分秒總是不一樣的。

喝完最後一口即溶黑咖啡,我依然是這個樣子的我。比起期待改變,現在的我好像只期待轉機。日子並不糟,沒有什麼東西很糟,有的只是未知。但那不恐懼我,我只覺得再怎麼樣我都要走,就像在雪地裡行走一樣,看起來難但沒想像中難,反正只要走就一定會走到,這是不需要論證的數學問題。

現在沒有抱歉也沒有覺得虧欠的心態了,那很好。只是我直至此刻才想到這件事。現在更像是希望自己比原來的獨當一面更獨當一面。

後來我在思考,自己是不是那種不喜歡準備的人。但好像也不是。只是在那種自己控制不了的事情上,對我來說準備跟不準備好像都是一樣的。所以是不是因為這樣,時刻都需要戒備森嚴?
可那還真是累人。

我有時候會希望自己是夏卡爾筆下飛起來的人,也不是為了親吻誰。就是想從別的地方看看自己長什麼樣子。要知道飛起來不難,飛出來看見自己比較難,雙方都得要有意識。

我覺得成功對我而言不重要,它比較像是路名或是里名對我而言。至少在目前我還沒想像得到自己會對自己說「我成功了」這類的話,好像比較喜歡像是「哦你做到了,真是太好了!」這種。我想有些人是經受不住誇讚的。你不能問到底想怎樣,只能看著他們自己忙。你能多說兩句安撫這種偏執,但你依舊只能看著他們依然故我。我覺得能做的已經很多了。

我會在每個人生日的時候寫一張卡片。三年過去後,最少兩張、至多三張。我的思念必須有地方放,才不會看起來像地面上髒透的雪。

我唯一能做的是將自己奉獻給我愛的和愛我的人們,為他們傾力。在此之前我只能壯大自己不能渺小和害怕。我膽小極了可是必須裝作不知道,因為我曉得自己只是害怕但不是真的做不到。你知道我是一個不會勉強自己的人,我可以做的都是我能力所及的。我之所以迫切和渴望,是因為我自私的孤注一擲來到這裡。我得做更多但不是為了補償,而是我認為這些人與我一樣甚至比我更勝值得擁有最美好的一切。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