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日語的快門操作員Tora

香港食物攝影師 | 餐牌設計師 | 日語教師。甚麼都好像懂一點點的【前】廉價萬能打雜,現職自由人。

自由工作者最大的心魔始終來自自己

歷經十餘年自由工作,我仍然無法完全把持住不去多想,究竟應該將創作方向更大程度地傾向客戶,還是忠於自己多一點?? 這種掙扎幾近令創作方向接近蛇行,白白浪費時光…

繼承上一篇,講及自己意識到自己「成為了數碼遊牧民族」後,我自省了一下長久以來的工作經歷。

不知道其他朋友的情況會是如何,但自己作為自由工作者已經十數年,早年一直都有因為客戶的要求而「爆肝」,那是完完全全為了生計,出賣時間與技能的階段,也算是一種的修煉。

說白一點,沒有錢,不做不行喔,會餓死。

到了後來一點,開始因為有了「客底」,也累積了一點積蓄,其實情況早已經沒有最初起步時那種「恐懼」

會斷糧,甚至欠債那種。

恐懼加速器還有這個︰養小孩的壓力

對於自由工作者來說,不知道下一次幾時有錢收的「不確定性」,也許是其中一種最大的恐懼吧??

當初這種恐懼我最少花了三四年,挺過了。

然後,下一個階段,是工作良知的掙扎。那時候我攝影設計雙修,與客戶對口時一條龍服務,其實做得不錯(我相信啦)

但往往會遇到客戶為求慳錢而不拍攝、要求用他自己從網上偷來的相(還要超級低像素…),或者不懂設計而提出違反正常設計準則的要求(字要迫爆畫面、鮮黃、大紅、通俗、爆花爆花再爆一點)。

這階段大概是肝爆得八八九九了,有很長一段時間我是採取了「客戶至上」的方式應對,好好好,明明明,照你要求做,好的好的,沒問題,今晚改好給你…。

接著就開始了心態逆轉,即是Burn out了。

容我粗鄙一句,大概就是︰「做就做,唔做柒就!!」

這一句心聲總結了此階段:P

然後就是自2016以後慢慢踏入的另一個心境階段,開始成為了數碼遊牧民族,不再主動招攬客人,甚至不再為舊客改稿,逐漸逐漸地斷開謀生用的客底,很型很灑脫地,專心轉型網上世界。

然後,某一天,恐懼又來了

那是來自於不確定性。對,又是不確定性。明明已經克服了一次,自由工作者最大的恐懼,不確定性。

靠賣相作為收入來源,不會每天都能賣出,或者每天的落差超級大,跟開始自由工作初期的畫面很像。

我也不是甚麼具有人氣的攝影師,只有手上的相片與技術,一切都由零重新開始,步步都艱難。

所幸,攝影是我的人生興趣,就算收入少得可憐,我仍然可以一定程度地樂在其中。

只是有時會不禁去想,是不是該多拍一些迎合潛在客戶口味的東西比較好?? 雖然不太得心應手,但可能會有好效果呢?? 有的沒的都在想…

全都因為不確定性,雖然不至於無法生存

但持續下來,始終會帶來心理壓力,心魔由此而生。

「我究竟有無做錯決定??」

歷經了十餘年的自由工作,原來我仍然無法完全把持住不去多想,究竟應該將創作方向更大程度地傾向客戶,還是忠於自己多一點??

這種掙扎到今天都還沒有經歷完,我更不清楚會不會往後都存在,唯有記錄下來,日後再看看

不知道有沒有朋友有類同的經歷??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