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自覺下成了數碼遊牧民族的攝影師

說日語的快門操作員Tora

多謝鼓勵:) 工作於自己既是謀生工具,亦是興趣同人生一部分,相信持續之下應該會有一定程度的回報。之後就是隨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