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書店不Do書

「書店即生活,生活在書店。」 誠摯邀請大家來聽聽我們與獨立書店相遇的故事! 本計畫獲「2021台積電青年築夢計畫」補助。 各大平臺連結:https://linktr.ee/tinbp 工作信箱:[email protected]

高耀威:有時候我們做個夢想,卻被夢想所綁住了

高耀威,書粥店長與白日夢工廠共同創辦人,並且在台南正興街商圈崛起過程扮演極為重要的角色。多數報導因他的家庭背景,將他比喻為「樓上下來的人」,許多人也因為他在文化產業的成功,視其為「地方創生推動者」。面對這些標籤,他有話想說。

台南3月午後,陽光正好,溫暖卻不炎熱,風從窗戶拂入,為工廠帶來些許涼意;廠間抒情樂輕輕的托著小孩子的嬉笑聲,中間的大桌上擺著來自各家的交換品,所有人可以取走自己需要的東西,大人們站在旁邊輕聲閒談。我們仨圍繞在靠近門口的吧檯,我和儷嘉站在一側、耀威在另一側,聊天過程中散發著與生命和解的怡然自得感。這裡是白日夢工廠,一個與世界背道而行的天堂。

Happiness is King (開心是王)

「我到這邊來,純粹就是從樓上下來,然後想要踏實的過些生活。」當多數人思考著如何向上攀升時,耀威卻選擇「下樓」,這詞囊括著他過往經歷:一是原生家庭曾經家財萬貫卻歷經波折,後歸於平凡;二是在臺北工作過,得到些許成就與收入,最終選擇放棄浮華,來台南過生活。

樓上下來與樓下上去,兩者在做事的目的必然不同;對耀威而言,做這些事情,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開心點到為止就好。在過程中遇見志同道合的朋友,大家一同努力達成目的,創造出美好的回憶。這也是為什麼每次他的活動都是「期間限定,錯過不再」。

他以吃薑母鴨作為比喻:一群朋友因為想一起去吃薑母鴨而行動,吃完後大家會開始想像下一次吃鵝肉是不是一樣,但不是每個人都喜歡吃鵝肉。因此,與其建立起深層的羈絆,不如大家快樂完成任務後解散。

採訪到一半熟人來訪,喊停後一群人在外頭開心聊天

理想與生存不再共存共亡

書粥的出現,是希望能有一間很「獨立」的店,從完全不申請任何補助, 到販售只有獨立書店才有的出版品。這三年下來耀威將自己與書店的關係比擬為「朋友」,因為換宿店長們的投入,書粥並沒有任何人事成本,再加上他本人收入來源並非於此,因此每年的盈餘都能部分投入空間改造。

其餘的錢也在今年發揮作用。在疫情期間因為「一人圖書館」遭抨擊後起心動念,希望能出一本讓大家讀的時候能笑出來的書,便邀請幾位朋友一同寫下5月三級警戒時,在家發生的有趣小故事,集結出版《疫情釀的酒》,在沒有上架網路書店的狀況下,第一個月就二刷,目前在香港、澳門也可以買到這本書。

在書店結餘不歸個人收入,同時不申請補助的情況下,仍成功開設出版社。耀威希望藉由這個與多數獨立書店不同的營運模式,提供另一條路給大家走:將自己的生存與理想分開,把悲傷的部分取出,並且保留自由,因此至今開書店之於他,也是一件開心的事情。

書粥一角

延展出一道新的風景

書粥之於長濱是一道不同的景色:它是全長濱唯一的一間書店。剛開幕後學生會進來寫功課,有時候他們看到客人們在看書,也隨手拿起書跟著讀,耀威將這件趣事放在個人臉書分享,沒想到,大家開始覺得書粥是「承載著孩子夢想長大」的空間。

或許成為孩子開始閱讀的契機,耀威表示他只是恰巧提供不一樣的風景,而且比起孩子的榜樣,更像是他們的玩伴:有時一起看漫畫,或是他們看見他手上的刺青時,也會請他拿著麥克筆,畫上圖案。閱讀只是孩子們在店裡的千萬面貌之一,他也不想在他們身上強加期待與限制。

書粥內的光景,呈現了耀威當下姿態——在繁忙且追求向上的世道,以淡然自若的姿態,經營著書粥、白日夢工場,並且專注在當下的連結與快樂,悠悠的晃蕩在自己感興趣的事物。(文/杜舜雯)

採訪後與高耀威合照

--

歡迎追蹤我們各大平台!https://bio.site/tinbp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