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ngju_Huang
tingju_Huang

台北人,現就讀政治大學新聞系和社會系。 盼望透過書寫感受情緒。

六、《北一女「擺攤陪聊」為何引起極大的爭議?》

北一女中在園遊會「擺攤陪聊」事件,引起社會輿論與爭議,只因容易引發「錯誤想像」?為何建中同樣也有擺攤陪聊攤位,就沒有這樣的質疑?不只取名的問題,社會的厭女文化更是彰顯其中。

(2021.1.4)

*「前言-北一女學生『自我物化』?」

前陣子北一女設置擺攤陪聊攤販事件,引發出許多爭議。而這次要來聊聊為何
「在園遊會上擺攤陪聊」會引起如此大的風波,建中之前有辦過類似的活動,
為何就不會引起人們的議論呢?先簡述此事件-北一女園遊會上以「五分鐘三
十元」的「學姊陪聊」的形式擺攤收費。而此「擺攤陪聊」被許多人指責說北
一女學生是在「自我物化」。什麼是「物化」呢?

物化(Objectification)的定義是:「把人當成沒有感覺、沒有意見、沒有人權 的玩物或工具」。許多人會說北一女學生設置攤位「陪聊」是在「自我物 化」,因為其本身已經把女性給物化了。這聽起來有點繞口,但其實道理很簡 單-北一女學生運用自己的學問、知識、涵養、智慧與他人進行收費的聊天, 對我來說,其實有點像職業上「顧問」的身份-一樣是運用自己的所學與知識 去「告訴」他人該怎麼行事,只是北一女學生在園遊會上的「陪聊」是純粹與 顧客的「聊天」。

那為什麼會說「說北一女學生自我物化的人本身就已經物化了女性」呢?因為
他們把「北一女學生陪聊」此事件直接聯想到女性陪酒的文化脈絡下,直接把
女性角色聯想成「提供性慾」的工具、忽視女性擁有的內涵、創意、底蘊、知
識,而直觀地把女性與「外貌」、「身材」結合。就像是許多女性在特定領域
達到高成就時,許多媒體會把此標題冠上「正妹」、「辣妹」等等極度關注其
容貌與身材的表面條件,而不是真正地關注其在領域上達成的「成就」為何。
「收費陪聊是很『情色』的事嗎?」

再者,以「陪聊」來說,其實「收費陪聊」此模式已不是第一次出現。「股神 巴菲特也曾在拍賣會上出售競標自己的午餐時間,得標價可以高達 300 萬美 元,得標者享有與巴菲特一起吃飯,在餐桌上諮詢、談論的機會。這樣看來, 我們的會已經很習慣看到男性透過知識與經驗來分享、賺取財富,那女性為何 不能也以此能力對話,而就只能被以她的「外貌、身體與年紀」評斷?」(此 段擷取自獨立評論-「【投書】女性就是被物化?北一女學生的聊天擺攤 vs.巴 菲特的午餐」)故從上述經驗可明顯得知,收費陪聊在男性經驗中是再普遍不 過的是,是擁有高學問、高權勢的男性運用其知識、涵養與他人進行「聊 天」,而若是女性也發展出「陪聊」模式,則就會使人們把「陪聊」直接聯想 到女性的「身體」-運用女性的身體賺錢?。難道北一女學生不需要運用其 「腦袋中的東西」就能隨隨便便跟顧客聊上十分鐘,甚至是女性不能因為其擁 有的知識內涵受人矚目,而只能以其「姣好的身材與外貌」取勝嗎?她們的出 發點,難道就必須因為「身體」、「性別」會造成某些想像與影響,而必須放 棄自己用腦袋賺錢的自主性嗎?有一個疑問: 別人為何只能用「情慾的需求」 看待她們?

*「父權社會下的女體聯想」

北一女擺攤收費陪聊事件之所以引起許多爭議,主要原因無不是這個「父權社 會」結構下的刻板印象,不只男性,某些女性也會以父權的角度來觀看此一事 件,畢竟「父權社會」是整個社會所共創、建立而成的,不會由單一一種族群 就能夠達成的。不是說男性在這個性平意識逐漸抬頭的社會下沒有一絲改變, 男性確實有慢慢地視女性為「有意識、有個人思想、有主見、應被尊重」的一 個人,但仍然無法脫離「把女性所做的事情第一時間直接聯想到其外貌與身體 而不是其本身的知識」此無形的框架。且此事件也延伸出許多男性以開玩笑的 方式對擺攤陪聊的北一女學生說:「誒?你們有提供性服務嗎?」、「這是做 黑的吧?」,以此種看似「無傷大雅」的玩笑,其實已構成性騷擾,且再再地 呈現某些男性「直接地視女性為情慾需求的工具」的物化情形。性平權歷史上 有句名言:「色情是理論,強暴是實踐」(Pornography is the theory and rape is the practice, Robin Morgan, 1974)。也就是說,「情色在腦裡,哪天就會付諸實 行。」

*「總結-消除刻板印象」

其實關於女性方面的議題我一直非常關心且努力進行自身實踐,同時我也對撰
寫此類議題很感興趣。坦白來說,早期的我確實有些許的被這個父權社會下的
觀點潛移默化,往往以「男性」的觀點與視角評論其他女性「穿得怎麼樣」、
「該如何舉止才得體」、「不抽煙不喝酒才是『世俗眼中』的『乖』女生」等
等可怕的扭曲觀念,現在回顧以往的想法,實在羞愧不已。

自從我慢慢地開始關注女性議題之後,漸漸擁有愈趨豐富的自我意識,了解到
「如何穿衣完全是個人自由」,更不是穿多穿少就代表你在這個父權社會主流
觀點中的「壞」女孩或「乖」女孩;也不再把女性的成就直接聯想到「女
體」。北一女學生在擺攤收費陪聊是一件值得嘉許的賺錢模式,在高中時就能
學會「用說話賺錢」-就像顧問、律師一樣,培養口語表達、溝通能力是一件
再正常不過的事。在這裡我要對那些說北一女學生「自我物化」的人們說:只
要心態正確,想法就會正確。且部分男性容易因為女性太過「會說話」、太過
「聰明」、太過「有想法」會挑戰他們原本擁有的男性地位權威,而刻意地詆
毀、羞辱她們-以「身體與容貌」的表面進行攻擊,只會顯現出對自身的沒自
信進而惱羞成怒而已。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