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ngju_Huang

台北人,現就讀政治大學新聞系和社會系。 盼望透過書寫感受情緒。 寫社論、寫雜記、也寫報導。

塔利班奪權,帶來什麼改變?-女權的倒退和台灣的焦慮

塔利班以強烈猛攻的方式佔領阿富汗全境,使阿富汗人民人心惶惶。這次的塔利班是否會如二十年前般令人畏懼,一切都是未知的進行式......。

「阿富汗在ㄧ夕之間的風雲變色,人們似乎都看傻了眼。」

塔利班以猛烈快速的進攻方式突破阿富汗全境,建立伊斯蘭酋長國。塔利班在3天內攻佔了11個省會,自佔領了阿富汗第二大城市坎達哈(Candahar)後士氣大漲,因此地為 的出生地。而另一方面,阿富汗政府軍因長期孱弱與軍隊結構不明朗、裙帶關係與貪腐腐敗等盛行,不僅不得民心,軍隊在遇到塔利班大舉進攻之時,士氣低迷不堪,其中有些城市甚至不經流血直接被塔利班佔領,實如兵敗如山倒。在14日,大批的阿富汗人民逃往首都喀布爾的機場,急欲逃出已被塔利班軍隊掌控之境地。而到了18日已傳出塔利班在首都喀布爾的機場周圍設置武裝檢查哨,對於逃離的民眾與美軍進行搜查。

取自cn.wsj.com

#「阿富汗女性的悲歌」

: 為何阿富汗人民如此懼怕塔利班的到來?

在二十年前,塔利班曾經在阿富汗掌權,奉行嚴格的「伊斯蘭原教旨主義」(Islamic fundamentalism),原教旨主義主張根據《可蘭經》來嚴格管理個人和社會生活。其中包括禁止女性的受教育權、工作權、自主權等基本權利,女性出門必須全身蒙面,只能露出雙眼不被允許擦指甲油、塗抹口紅等裝飾外在容貌的行為,甚至在過往曾經因當地女性沒有穿戴合乎規範的全身蒙面的布卡(Bukka),即當街被處以鞭刑示眾。基本上其概念是由男性主導女性的一切決定,且嚴格的規定使得社會上只要有人觸犯偷竊罪等極小的罪名,都必須處以當街剁手、跺腳等嚴重行刑。

這些回憶在阿富汗人民的腦海揮之不去。由阿富汗政府領導的二十年期間,女性平權漸漸抬頭,女性開始能夠受教育、出門上班、擁有財富、能夠不穿戴布卡,甚至當上警察。雖然她們的處境仍然充滿危險且不安,不過相比於塔利班執政時期,確實擁有了更多的自由與權利。在女性權益還未完全地被社會看見與接受時,塔利班就勢如破竹的攻進阿富汗,摧毀了阿富汗女性的一切成就與夢想。


今日塔利班主發言人穆賈希德(Zabihullah Mujahid)又強調,所有阿富汗人必須在伊斯蘭教法框架內生活。他表示,女性可以工作和學習,女性將在社會上非常活躍,「但要在伊斯蘭教法框架內」。其後更表示塔利班不想與國際社會為敵,將大赦前政府人員,不用害怕軍方去「敲門」。雖說如此,這番言論也引起許多疑慮,不僅人民擔憂這只是蜜月期、口頭承諾,有出爾反爾之嫌,等到真正實行權利後並不會真正做到;且同時有不少消息指出塔利班在佔領某些區域之後,強行進入房屋內拉走少女,最終使少女選擇跳樓輕生、且強制要求女性幫他們燒衣煮飯等等行為;再者,女性被賦予在伊斯蘭教法「框架內」活躍的權利,但塔利班遵從的伊斯蘭原教旨主義旨在「傳統」的精神價值,且在記者會上塔利班發言人並沒有說明「框架的範圍」,故這樣的定義確實堪憂。


同身為女性,看到生在阿富汗的女性,必須放棄現有一切權力的遭遇,有些快完成了大學學業、有些則在大公司勤奮上班...,在一瞬之間被迫付諸流水,回家服侍丈夫。讀過經歷了柬埔寨紅色高棉大屠殺的作者黃良-《他們先殺了我父親:柬埔寨女孩回憶錄》,在書中展現了紅色高棉和塔利班之間極高的相關性-同是以強硬的軍隊出身,強調紀律、以父權社會為歸依、初衷是為了掌控權力而佔領國家,皆造成了大量難民的流亡、死傷和當地女性們的恐懼與痛苦。書中畫面彷彿歷歷在目,願20年後的塔利班不再上演殘殺平民之舉。

取自端傳媒


#「美國靠不住,台灣該選哪邊?」

不只阿富汗女性權益引發台灣人民的憂慮,「美國靠不住」更是使台灣人產生極大共鳴之引發點。在二十年前,911事件的悲劇使得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視與蓋達(Al-Qaeda)組織有關的塔利班政權為恐怖份子,也因此選擇到阿富汗駐兵以訓練30萬個阿富汗政府軍以對抗美國稱之為「恐怖主義」的塔利班軍隊。沒想到二十年後政府軍不但孱弱不堪、軍心渙散,人數之多卻仍然不敵塔利班8萬軍隊,且美國在撤軍之際的倉皇與不知所措更顯示出其當年誓言維護阿富汗人民權益的諷刺不堪。


為何遠在中亞發生之事能夠引起平常不習慣關注國際事務的臺灣人的注意呢?

這無疑觸發了台灣人最敏感的神經-與中美兩大強國之間的平衡關係。「台灣人不應該抱著美國的大腿不放」、「美國和中國一樣不能相信」、「今日阿富汗,明日台灣」等等論述在一夕之間爆發,更引發了親中人士藉此大肆開打分化戰。

美國在此次阿富汗撤兵事件確實有值得批評之處,塔利班可說是以美國為首的全世界所一手塑造出來的政權,從一開始為了反蘇聯此最大目標而捐助軍事武器給塔利班軍隊,並不真正重視其建國宗旨與初衷,到在阿富汗駐兵的20年間,為了復仇而蒙蔽了雙眼。不但造成阿富汗政府的腐敗與無能,也沒有真正了解阿富汗的文化、歷史、社會背景、人民的想法,故塔利班在這20年間並沒有因此消失,反而磨刀霍霍等著美國在某一天決定撤軍,在這時大舉歸來。也就是說,美國在當時不僅急於洩九一一之恨,且一方面又想成為世界的英雄,輿論更稱作這樁事件與當時美國從越南撤軍的「西貢慘案」充滿呼應。

取自cna.news


#「台灣式躺平:該投降了?」

雖說如此,仍可理解且同理美國撤軍之堅定。美國在駐阿富汗期間花費了近一兆美元之鉅額,且造成了幾千名的美國士兵死亡,故長期以來美國一直都希望不再為了其他國家而喪失國民與巨大的花費。而美國撤軍一事迎來了許多反對聲浪,美國一樣不能相信之論述在此時的台灣大行其道。於此,因美國不可靠所以台灣兩邊都不能相信等聲稱「台灣沒救、台灣投降」之躺平主意的論述仍為荒謬與無稽之談。台灣因地理位置與政治因素,無法選擇地被夾雜在兩大國之間,在象徵極權的中共和象徵自由民主的美國之中,目前執政黨選擇親近自由民主的一方。老實說,親美是不可避免的,重要的是親近的程度該如何拿捏。

台灣投降之論述彷彿說出許多人的心聲,但其實許多人並不了解作為台灣人是如此的幸運,擁有的自由民主是其他國家所望之莫及。另一方面來說,台灣人的集體焦慮是可以理解的。因政治因素,我們必須在外交上做出極大的妥協與退讓;長期需要靠攏大國之一以維持和平,如此潛藏在人們潛意識中的屈辱感在阿富汗被「丟包」這個導火線點燃後直接爆發。但投降之論確實過於悲觀,相信台灣人的意志與團結若是能夠像在東京奧運般如此強壯,那麽未來之路仍值得挑戰。

取自端傳媒


#「未知的進行式:台灣的焦慮」

至今不確定之感仍流竄於阿富汗當中,似乎每一天都是變化。在此情況下,原本不太關注外國事務的台灣開始注意國際所發生的議題確實讓人感到欣喜。其中,塔利班與中共的關係更是台灣人所觀望的重點。中國在塔利班尚未移交政權時就以高規格的外交模式接見塔利班負責人,被許多人諷刺中共接待美國的隨便與尷尬形成對比。而以現況來看,中共和塔利班交好是極有可能形成的局面-塔利班需要中國幫助重新建設今日的阿富汗,中國需要塔利班在中亞建設上的支持與合作。此外,中共這種將當地政權的一切行為都視為當地文化一部分,加以中性亦積極描述的做法,是中國對待各式各樣第三世界國家「互不干涉內政」的外交原則的一部分,是「主權高於人權」的體現,曾經深受歡迎。

由此可見,中共若承認了塔利班政權的正當性,預期將會有更多國家跟進。於此同時,阿富汗的人權與女性權益將被默默地淡忘....。人權被認為是「國家內政」,其他國家不應干預-這樣的論述在未來發聲並不是不可能。台灣若需要全世界的人們關注,那麼我們更應將追求人權當作公民的基本精神價值,而非冷感的看待國際事務。身在獨特之地,我們應運用獨有的善良與自由權利去爭取普世人權的價值。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