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替 No.4

没有名字,無所事事。

人民在写他们的历史

独裁者畏惧悼念。

这几天一直都是早上醒来刷一会儿新闻,然后在震惊中起床:如此多的事情在睡梦中发生,经历一个晚上的转发,发酵,像一阵阵热浪汹涌在电子海洋上。我有点怀疑,凌晨是不是审查员们最容易分神的时刻,所以会有很多鱼脱逃那张罪恶的监视之网。


新疆吉祥苑小区的大火,烧出了很多真相。


因为疫情封控住户大门引发的灾难已经不甚枚举。最开始武汉因为封城急症病人得不到及时的救助,这一情况不断地发生在每一个封控的城市;西安产妇得不到及时救助流产;呼和浩特母亲跳楼女儿因为没法出门在小区群里撕心裂肺的哭喊;成都在地震震感强烈时仍然封锁小区消防通道……有一段时间,网上流传火灾的急救知识,就是告诉大家,万一,万一遇到最坏的情况,还能有一些技能武装自己。


这场大火也很容易让人想到1994年的克拉玛依大火,同样是新疆,这片边远的,浸满了悲剧的土壤。那场大火共死亡325人,其中288人为中小学生。这一次吉祥苑小区有一个住户里三个孩子全部被烧死,他们的父母因为疫情管控不在家,三个小孩没有任何逃生的意识和能力。当他们依偎在一起看着侵略而入的火舌的时候,该是怎样的绝望。


而新疆本身,又是如此敏感。我没有去到过这个地方,但是也知晓这里有全国最多的安检入口,最严格的检查站,甚至是买一把菜刀都需要身份证。我不知道一个裆要做多少恶,才会防民如防贼。网上有人说,我们这三年经历的,就是新疆人民过去几十年所经历的。一个群体,迫害另一个群体到如此地步,那么多的国际调查和谴责,竟然都无法撼动丝毫。


所以新疆之火引发的,是对十条血淋淋生命的最直接的沉痛悼念,是对这三年越来越变质的疫情封控的反对,也是对这个政府,这个党派几十年来所作所为的重新发掘和认知。


是的,他们从来没有把我们当成人民。


以前,每逢节假日的时候,都会看到网上一片对“调休”的怒骂,我从没看到中国人在哪个话题上如此一致,“调休去死”,“调休滚出中国”,毫无例外,每到小长假都要来这么一遭,甚至不乏主流媒体的报告。但是吵了这么多年,有变化吗?有人在意吗?这种最直接的人民的心声,有任何价值吗?


波米在引进片那期里讲到引进国外电影的目的,最早是拯救濒危的电影市场,顺带充当鲇鱼刺激下国产电影(当然被刺激到的国产电影也只是沦为了他们的工具),然后完全成为了政治任务,他要发展一带一路,那引进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这几个国家的电影吧(甚至给他们分账片的待遇);他要限韩,他和美国交恶,也不是不引进,但引进的都是几年前的在国际市场已经不再有关注度的小成本电影(他知道也不会有人去看)。电影,如此大众化的娱乐,如此直观反映人民/观众喜好与需求的事情,甚至是我觉得已经相当人畜无害的事情,他们也不会给我们丝毫的选择。《阿凡达2》的呼声如此大,甚至成了全世界影迷的盛事,他们有一点考虑到“人民的选择”吗?


我又想起了前段时间网上讨论的“高铁要不要卖卫生巾”,很可笑对吧,2022年了我们还在争论这样的事情(甚至还能吵起来)。我在这里就不说需要被教育生理常识的男性了,就说为什么官媒在这件事情上也要采取打压和抑制的态度。是官媒厌女吗?当然是的。但有一个说法是,在高铁这样一个密闭空间,当然是要考虑到所有的紧急情况,所以卫生巾是必要的,那紧急医疗用品自然也是必要的,那自动体外除颤仪要不要呢,当然需要……你懂了吧,从卫生巾这样一个小事能牵扯到的,是整个系统的问题。他们在意的是提速,又修了多少条铁路,是乘客数量,他们真的在意坐上这趟车的每个个体吗?


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他们看起来毫无联系,但都是这个体制的产物。一方面,作为个体的正常生理和心理需求没有被这个体制纳入到考虑的框架,换言之,你们都是数字,是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燃料。另一方面,任何需求一旦被提出(无论它多么正常多么理所当然),裆的第一反应都是,你有什么目的?你的立场是什么?

这也解释了裆为什么害怕女权,我认为,女权运动者提出的,都是作为一个社会人,作为一个公民,最应当得到的自由。

调休是这样,电影是这样,卫生巾也是这样,所以我们没有出门的自由,我们的住宅可以被随意撬开,我们的个人所有物可以被随意消杀,我们的生命可以被随意献祭。

捂嘴是他们的惯常手段,在开放,信息高速流通的互联网上,捂嘴竟然是可能的;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如此强大,中国的互联网公司脸皮又比防火墙还要厚,过往那么多那么多的事情,竟然都被捂过去了。


乌鲁木齐的反抗当然不是单个民族的,当汉人和维人一起走上街头的时候,我想我们终于明白了弱者的遭遇,明白了在强权之下焉有完卵。


乌鲁木齐的官方通报还在强调“小区不是高风险地区”,“居民缺乏自救意识“,前者将人民当傻子,后者则将锅甩到了外太空。

官媒还在报道吴亦凡被判多少年的刑,还在报道世界杯,还在报道蔡英文……

所有的官媒微博几乎都开了评论精选,听说转发精选的功能也被开发出来了。

种种,种种。


我们知道他们在愚民,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愚民,但他们还是这样做了,所以我们愤怒。

周雪光在《中国国家治理的逻辑》里说,中国这一套体制因为核心是向上负责而非向下负责,所以决定了必然会出现层层加码,瞒报,勾结等等恶习。我们知道即便是死这么多人,即便经济形势已经差到这个地步,也不会有人出来负责。当官的,继续升他们的官,核酸机构,继续赚得盆满钵满。所以我们愤怒。


但是自由是一件,得到了就还不回去的事情。虽然我们从未获得过真正的民主自由,但我们至少在书本里,在电影里,在网络信息里,窥得过她的模样。

我们站起来,我们挥舞旗帜,我们迫使你正视我们的眼睛,我们需要被当成人对待,我们不是动物农场里,只会拉磨的驴和只会咕咕叫重复你们说辞的鸡。


我们的诉求很简单。

停止封控,停止无止尽的核酸检测,恢复正常生产和生活;引进疫苗,开放国门。

追究责任,疫情中欺上瞒下的官员;助纣为虐的社区工作人员;发不义之财的核酸检测机构;闭目塞听的裆领导人。

真正意义上的宪政民主。


这次这么多的抗议事件,包括富士康的工人反抗,最多的传播渠道是抖音这种短视频平台,一是软件本身使用量庞大,其次我猜测可能是视频的审查较为困难(?)。当短视频出现并作为奶头乐的得力干将的时候,大概也没有人想到,它们会成为中国公民反强权的武器。

这一点还蛮值得深思的。我们以为语言是强大的武器,但裆很早就懂得如何捂知识份子的嘴巴,互联网也最容易屏蔽敏感词。语言和思想,在这个国家成为了禁忌。我们以为视频是娱乐至死,以为工人已经沉沦,裆自己大概也是看不起工人的,却没想到就是这样直接,生猛的力量,撬开了那条紧紧缠绕的锁链。


我最近一直在想,以后的历史,会如何书写这一段。刚好三年,就像是那场“自然灾害”,可能是,我们的孙辈还在背诵“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历史教材:三年灾害的主要原因是新冠疫情爆发,裆和国家领导人错误预估了形势……也可能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21世纪初期,市民、学生自发组织的抗议活动在全国蔓延,很快形成燎原之势……

我以前没想过这样的问题,可能是总觉得60年后的裆锅和现在的裆锅不会有什么区别,但是历史的终结一点都不好玩,我们应该要想一想换一种写法的可能性,人民在写他们的历史,我们是时代的史官。


不要忘记,不要容忍,不要屈服,要反抗,要声援,要记录。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