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手媽咪婷婷
射手媽咪婷婷

射手座,全職媽咪/斜槓寫作者/新性感雜誌共同創辦人 喜愛音樂、電影,更熱愛閱讀,資訊焦慮症患者 臉書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83298701145 方格子:https://vocus.cc/user/5d4b0ef1fd89780001fc7e91

關於博愛座,或許我們該加強的不是道德教育

作家李昂抱怨搭捷運被拒絕讓座。

上週五下午約莫三點鐘左右,我帶著孩子大包小包地抵達桃園高鐵站,不料預計搭乘的對號座車票售罄,於是只能購買自由座去月台排隊碰碰運氣。

看著一班班高鐵列車進站,幾乎每個自由座車廂都是全滿,我心中一沉告訴女兒:「等一下應該不會有座位了,我們要先站著,等有人下車才可能有位置坐。」

很幸運地,輪到我們要搭乘的高鐵進站,我們排第二個順位進入車廂,恰巧映入眼簾的是第一排的兩個博愛座。

女兒:「媽咪,這裡有兩個博愛座耶!」

我:「我們真的很幸運,看看後面上來的人都只能站著了。」

但是,受惠於博愛座的我,還是一如既往主張廢除博愛座。

為什麼呢?其實博愛座正確來說是「優先座」的概念,並非是特定人士專屬的座位。

曾經在高鐵上親眼看到有長者把坐在博愛座的年輕人叫起來,即使我身為旁觀者都感到非常不舒服,畢竟沒有人喜歡被強迫讓位,也會對於自己提早入座卻因為他人的因素被剝奪座位而感到心理不平衡。

確實,我們每個人都必須要培養同理心,但前提還是必須要建立在「尊重個人意願」之上。

比如,我自己帶著孩子搭乘北捷、高捷、台鐵、輕軌等,都遇過不少沒有被讓位的經驗,但我總是告訴孩子:「我們比較晚上車,座位已經被坐滿了,我們就先忍耐站一下吧!」

曾經有過一次經驗是孩子在台鐵上嚷嚷自己腳好酸想要坐著,但當時車廂內非常擁擠,也確實沒有人有讓位的意願,我只能不斷安撫孩子的情緒,並且告訴她先上車就先坐的道理,況且即便有人讓座也難以穿越人群擠抵達座位,不如就定位站穩並抓緊扶手來得重要。

關於隱形的需求,其實我認為不見得一定要身體不舒服才會需要座位。

比如我也很同情學生每天早起上課又補習的疲累、上班族壓力爆表想要在座位上閉目養神的需求,因為這些我都親身經歷過,也完全能體會通勤時間擁有座位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

我曾經讓位給一位看起來就有運動習慣的長者,他告訴我:「妳坐妳坐,妳們上班族真的很累,我身體很好,真的不需要讓給我,謝謝!」

我當時聽了真的好感動,沒想到上班族體力透支的辛苦有人能懂。

我想,每個因為不被讓座而感到憤怒或委屈的人,都是因為覺得自己比別人更加需要座位。

換個角度思考,現實並非是每個人都不願意讓座,我們應該去看見那些主動給予我們善意的人,而非去責怪那些不願意把原有權益讓出來的人,或許就不會那麼糾結了吧?

現行的交通法規顯示未提供對號座之大眾運輸工具應設置供身心障礙者及老弱婦孺優先乘坐之博愛座,其比率不低於總座位數百分之十五。

我想原本建立這個法規的起心動念都是良善的,但經過社會上這麼多次的紛紛擾擾,證明了每個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們都很辛苦也很需要座位,或許我們應該加強的並非是道德教育,而是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技巧,最重要的是面對被拒絕還能保有平常心。

相關新聞:李昂再問蔣萬安!「三白眼女」徹底激怒她 還原「博愛座被拒」經過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婷駐妳心人生相談室

射手媽咪婷婷

許多朋友們都說跟婷婷聊天很有療癒效果,不是因為我多會安慰人也不是我有什麼特殊的技巧,大概是我擁有異於常人的樂觀,總是能讓原本抱有煩惱的人瞬間感到豁然開朗,歡迎大家把問題發送給我,我將會在這裡以匿名的方式回覆,若是沒有特別的來信,我就會以分享日常生活中大大小小的經驗與觀點為主,目前圍爐文章預設為全部公開,有必要會手動設定限時上鎖。 點以下聯絡我: https://t.me/tingting1123

01.1k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