輾轉雙柏林間的生活

長居歐洲,落腳柏林,準備前往都柏林|在聯合國下的NGO打過工,也在科技廣告新創打滾,最後莫名走近FAANG公司|目前在Google 都柏林擔任Growth Manager |喜歡在廚房裡做實驗,找到屬於自己的那份寧靜 Amateur cook|靜不下來時,最愛揪友掀桌遊 Boardgame Addict|

結果我沒有成為developer

三個月的coding bootcamp魔鬼訓練,讓我更認識了自己

「全世界都在學寫code!但是做自己喜歡的是比較重要。」,電話裡的那一端的她這樣跟我說。去年因為職場上的不順心,休息了兩個月後,拿到政府的補助,沒想太多就報名了在柏林的Spiced Academy。正式上課前有約大概一個月的時間自學,這時候我隱約知道未來百分之九十不會走上這一條路。

上課期間因為碰到疫情肆虐的十二月,見過老師同學們三次後,所有課程都改成線上,痛苦指數瞬間翻倍。看不到人,問問題必須分享螢幕和長時間的上課以及每天做不完的功課,頓時覺得有完沒完,自找麻煩啊!或許這樣的趕鴨子上架和進度賽跑的方式不適合我的學習方式,又或者這份工作和人交談的機會下降,讓我感到煩悶,更又可能是因疫情而人人都可遠距,到處都可上班成為普遍現象,並不是只有工程師專屬。薪水方面,許多人對於軟工有錯誤的迷思,在台灣和德國都聽過薪水普通甚至偏低的例子,尤其捲土重來,轉職後得從junior 開始,談判的籌碼並不高。

雖然偶而覺得我好像是班上的black sheep,為二沒有勵志轉職成為軟體工程師,但是轉念一想,並不是要成為軟工才是成功呀,條條大路通羅馬!但是如果你想挑戰快速學習寫程式,有時間和預算(在歐洲的coding bootcamp不便宜,大約6-8千歐元左右),歡迎參考我的結業心得:

1) 增進解決問題的技巧:debug 到最後,因為知道自己粗枝大葉,最常犯的就是typo的大小寫錯誤或是拼錯字,又或者是哪個npm program沒安裝到而無法跑程式。總而言之,獨立找解決方法和有效的搜尋答案很重要。

2) 技術性溝通: 或許是因為全程網課,問問題不能直接讓老師看螢幕,甚至必須在online queue 上必須先寫下一兩行敘述問題,訓練形容問題和給關鍵性的information上精確不少,不會拖泥帶水地加上雜七雜八的訊息,主動幫聽眾過濾掉不重要的資訊。

3) 實際操作:課堂上作業使用到的技術滿配合當下市場需求,Vue 和 React 都是柏林的軟工滿常見的要求。但是因為三個月說短不長,課程進度緊湊,只能學到皮毛,因此若決定走上寫code人生,那只能自己額外進修或者是從實習做起,補強學校教的基本知識。

其實在進入bootcamp的第三週我就收到谷歌的面試邀請,前前後後的面試流程和等待,遇上聖誕節假期,總共也等了八週。這期間的忐忑不安也因為有bootcamp的關係,讓我能更轉移注意力並善用了這段時間去學習了從未接觸過的一門知識。就算最終沒進入時下熱門的一個領域,我也很享受這段特別的時光。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