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43 articlesIn total 95119 words

家門後的女人(家庭 / 生活)

天洛卡

這是一扇門。門上沒有刻畫任何圖案,甚至連最簡單的一豎一橫也沒有。它,只是一扇平實的門。門後的客飯廳也是平實非常,不講究甚麼室內設計,只是桌、椅、櫃等等基本傢俱。再深入一點兒,是睡房。曾經,那兒有一個嬰孩,天天躺在床上,接受眾人的祝福。睡房旁的主人房,有一對深愛著對方的夫妻……

詭船(黑暗 / 心靈)

天洛卡

風雨大作,雷電交加。這場暴風雨已然持續三百六十五日,豪華郵輪「愛情號」在怒海中隨著波浪或浮或沉,完全沒有靠岸的可能。

尋牛記(靈異 / 動物)

天洛卡

我在廚房的角落看見正在溶雪的牛肉塊。淡紅的血水流在工作台上或滴在地上,再悄悄溜到溝渠裡去。肉塊是啡白色的,該已雪藏半年之久,死氣沉沉的。但就是這堆毫無生命跡象的肉塊,讓我再次察覺生命的「存在」。這堆肉,是來自多少頭牛?那些牛生前會吃甚麼,糧或草?住的地方會否很逼狹,就像我住在劏房裡那樣可憐嗎?牠們會親眼目睹同伴被屠宰的過程或親耳聽見牠們的悽厲叫聲嗎?會傷心嗎?

三千年後(神話 / 末日)

天洛卡

她不討厭人類,甚至為人類著迷。他們的進步實令她驚訝。她只把「靈感」賜予其中一人,沒料到他竟會傳揚開去。經過數千多年,人類才有今日的文明。靈感女神可說是文明之母。她又怎忍心看著自己的孩子死去?但她曾看過一次。

亡者的執著(靈異 / 自我)

天洛卡

縱不是人人稱頌的大慈善家,也是個盡心盡力為家庭、為朋友付出的人。昔日一切努力都不值一哂?數十年來,從沒有人為我前來。我像是不曾存在……或許,是有太多像我這樣的人存在過,所以我才如此不起眼,可以隨時被代替、被湮沒。

井裡的綠眼睛【修訂版】(人性 / 童話改編)

天洛卡

那是一個蒼涼的小國,配有黑沉沉的天色和白皚皚一片的雪境,全國七成面積皆是鳥不生蛋的荒涼森林。國土中心點建有一座以白色大理石建成的城堡,宏偉豪華卻陰森森的。城堡裡住有這國家的統治者:國皇、繼后、大公主和小公主。

深淵(黑暗 / 人性)

天洛卡

我不再逃避,往目光源頭走去。聽不見對方逃跑的腳步聲。難道對方打算待我走近時向我施襲?我止住腳步,佇立原地,靜觀其變。不變。對方徹底融入環境當中。沒有呼吸聲,沒有體味,沒有任何能夠揚起身邊氣流的動作。彷彿沒有形體,甚至是……不存在。鬼?寒意蝕骨。

天挫(生活)

天洛卡

不知何時開始,我經常夢見自己站在頒獎台領獎的畫面——禮炮連響,彩色紙碎漫天飛舞,父母在台下喜極而泣,同學朋友們齊齊為我歡呼喝采……這才是我的真正夢想!我要成為世界單車冠軍!

那片樹林(心靈創傷 / 靈異)

天洛卡

跑呀跑。路不盡,夢無窮。湯米在一片樹林前停下腳步。是當年那片樹林嗎?他喘著粗氣,窮目細望夜月下的樹林輪廓。發現樹林前有一小屋,像極兒時居所。怎麼會在這裡?幻覺嗎?疑惑之際,忽爾有一男孩從小屋正門蹦跳步出,熟練地拐進屋旁小徑。湯米認得那張臉——根本是八歲的自己。

幾片黃(生活 / 自我)

天洛卡

她笑了,笑自己傻,笑自己依然沉浸在幻想世界當中,相信自己的人生將來一定會變得完好無缺。明知無人能斷言明天一定會更好。奈何人總需要一個努力的原因、一個繼續活下去的原因。那個原因名為「希望」。

不介意(生活)

天洛卡

若問我為何可以如此大方,可以將破壞我婚姻的人留在身邊,照顧我的兒子,耳聞目睹兒子愛她甚於愛我?因為現實。現實是我需要工作賺錢,現實是阿美是我唯一可倚靠的人,現實是我沒有介意的本錢。

自作多情(人工智能 / 執著)

天洛卡

菲臘的熱情瞬間減退大半。美琪鋼皮鋼骨,裡外不是人,卻擁有與亡妻同樣的名字,亦同樣暱稱他為「菲臘」。

愛情微說.五則(愛情)

天洛卡

愛情微小說

青年與海(人性 / 生活 / 《老人與海》)

天洛卡

為何有人會喜歡海?無邊無際,看不見盡處,看不見出路,看不見任何可以掌握在手的事物。他說自由自在,我說了無意義。出海撒網,收網回航。我用魚蝦蟹的生命換錢,正如大海用我的人生去編寫它的浩瀚故事裡的一個小橋段。

痴蓮(人性 / 心靈創傷)

天洛卡

芙兒自此在這夜池邊中無限輪迴。晝如夜,夜是夜。此人是小荷,那人是小荷,異裝同臉。池中有蓮,家中有蓮,路中有蓮,蓮上有鞋。瘋了。芙兒的世界瘋了。

魚目(靈異 / 驚悚)

天洛卡

牠仍在瞪著我。我知道自己不該為此生起恐懼,但還是不自已別過臉去。太遲。那失去神采的眼眸已然烙印在我的腦海裡,揮之不去。微濁的眼白和無焦點的黑瞳依然瞪著我。抵不住。

淨麵(生活)

天洛卡

他的臉色不大好看,正如我剛才點菜時的語氣也不禮貌。我知道兩者沒有關連,他板著臉並非因為我的不禮貌,我的不禮貌並非因為他板著臉。火在燒,水在滾,麵在翻。心在跳,耳在聽,手在動。各有前因,各有煩惱,毋須對號入座。

一路走來(生活 / 粵語)

天洛卡

遠遠望到自己間房嘅窗口冒出濃煙,然後見到火舌慢慢由室內燒到出外牆。我個腦突然空白晒,第一次感受到咩叫「一無所有」——連情緒都無埋。

1

幾個女人幾個夢(生活 / 愛情)

天洛卡

她奉上化學合成的假橙汁。假的橙色,假的果香,假的味道。假得徹底,假得光明正大,我喜歡。我細嚐它的假,正如我曾細嘗他的假。他的假滲著真,他的假偷偷摸摸地偷走我的心。我舉杯一飲而盡,盡力消化它的假和他的假。

風妖

天洛卡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我把劍招融入心內,不再依劍譜次序出招。無招勝有招,有招如無招。心念躍動,軀體緊隨。招招狠勁,如水緊密,如風靈巧。

酒鬼

天洛卡

無可否認,你是我們生命的一部分。否定你,就是否認我們生命的一部分。即使懼怕你,我們仍然希望你活得好,證明我們的生命曾經很好。

狼女

天洛卡

這短短數月的冬季是傑利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光。他全然接受小女孩的不文明舉措,為她不惜將真心愛他的安妮趕出家門,甚至在沒能外出打獵的風雪天割肉餵飼。

來自天堂的毋忘我

天洛卡

明明有很多合情合理的說法去解釋信件來歷,她偏偏選擇相信無從證明的鬼神之說。或許,真假從不重要,合乎心意的表象才是真正有意義的。

公平的太陽

天洛卡

小弟啊,小弟!我不會向你道歉。我盡力了,媽媽盡力了,爸爸盡力了。大家已然盡力了。要怪就怪責那該死的太陽吧!

血脈的枷鎖

天洛卡

似她,是最惡毒的詛咒,詛咒著我的下一代。那個詛咒,該到此為止。我們的事該由我們了結!

獨闖龍門

天洛卡

是木是龍我作主,我命由我不由天。

夜半懸案

天洛卡

萬里晴空突然刮起狂風暴雨,未乾的血漬瞬間被沖刷乾淨,彷彿沒有發生過特別事情。小徑仍然是那條不起眼的小徑,莎姐仍然是被遺下的那個。

風箏線

天洛卡

這是最感受到「自由」的時刻,也是最感受到「束縛」的時刻。她選擇為不太重要的瑣碎事情忙個不停,因為她已看不見自己的生命裡頭還有甚麼別的。有選擇,也是沒有選擇。

湮沒

天洛卡

我曾是個遊手好閒的孩子。大家罵我不珍惜自己的生命。我現在是家族的榮光、國家的驕傲、人類文明的標誌。因為我放棄自己的生命。問題不在於我如何對待自己的生命。問題在於我對待自己生命的方法是否符合大家的期望。

異蟻想【修訂版】

天洛卡

天亮,上班。擠進人山人海的車廂,心是難得的平靜。看著人們專注把玩手中的電子玩物,我更覺異常安全。畢竟,好不容易才能擺脫熟人的注意。車廂一如往常,平穩中帶輕微搖晃,教本已帶睡意的乘客更為昏昏欲睡。有些嘴饞的人不理會廣播的呼籲,繼續進食,令人側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