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洛卡
天洛卡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E5%A4%A9%E6%B4%9B%E5%8D%A1-1844883209067528 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tinokapencilbox/

獸(寓言 / 文明)

路經樓盤展銷廳,十多名地產代理一擁而上,如狼似虎。獸不曾見過人類大暴走,極為驚恐,落荒而逃。跑跑跑,獸筋疲力竭,昏倒於小巷盡處。

獸走在林間,見樵夫屍體。好奇。穿樵夫衣物,化成男人,走向城市。

累。獸坐在路邊稍息。

路人丟他幾個硬幣。

獸困惑,不解此舉用意。

問路人。

路人要他看看自己模樣。

獸來到商場玻璃幕牆前打量倒影。

紅底黃格襯衣顯舊,啞色、略起毛粒、鈕扣半鬆半墜。黑色厚褲韌中帶柔,保暖防寒,方便活動,亦減少樵夫被樹枝或荊棘刺傷的機會。

獸認為這套衣衫很不錯。

路人失笑,笑他傻:「人靠衣裝,佛靠金裝。」

獸似乎明白了甚麼。殺路人,取其衣物,仿其髮飾。

獸以才俊姿態走在路上。

旁人或瞄或望或忘我打量他身上華衣美服。鑲鑽金錶,筆挺西裝,發亮皮鞋。許是身家半億的富人,許是跨國企業管理層,許是坐擁大量美女名車豪宅的人生嬴家。

路經樓盤展銷廳,十多名地產代理一擁而上,如狼似虎。獸不曾見過人類大暴走,極為驚恐,落荒而逃。跑跑跑,獸筋疲力竭,昏倒於小巷盡處。

醒來,彷如隔世。燈紅酒綠,綠女紅男。眩目光影,魅惑眾生。

年輕女郎眉頭帶醉,眉尾帶笑,池中辣舞。背心托酥胸,熱褲襯長腿,豔抹示豪放。狂蜂浪蝶縈繞圍轉,奉酒遞菸,如奴如僕,只求女郎媚眼一瞥。

女郎目光對上獸。純粹的慾望。興起之際,女郎要獸帶上保險套。獸拒絕,認為繁衍後代,天經地義。

女郎失笑:「一夜夫妻毋需百夜恩。」

獸似乎明白了甚麼。殺女郎,穿其衣,仿其妝。依據個人物品到其住處,以女郎身份活在城裡,成為一名地產代理。

獸模仿同事招攬潛在買家,或哄或騙或追趕。獸擅長跑,尾追一輛名貴跑車至豪宅。年邁車主驚訝詫異,招呼其入宅用餐。

 

獸大喜,享佳餚,品美酒,細聽老翁道今昔、緬亡妻。

 

獸不解——找別個不就可以了?

老翁泣:「百世修得同船渡,千世修得共枕眠。」

獸不懂緣份卻同情老翁,罩上其妻衣物,化身其妻,侍其左右。老翁善待獸,執手教字,把臂外遊,同吃同眠,同憂同喜。

時光飛逝,老翁離世。獸迷惘,不知何去何從。欲重回林間,奈何難忘老翁教誨:「走路要穿鞋,受欺要隱忍,吃肉先煮熟。」

獸謹遵。

 

日復日,年復年,獸對老翁的愛意被歲月沖擦殆盡。

 

為何穿鞋?為何隱忍?為何煮肉?不明白。

 

習慣?道德?本能?想知道。

 

街角拐處,年輕小伙撲出突襲,搶錢割喉逃跑。

 

卧地望天,忽爾忘掉人間何物。

 

毋須穿鞋!毋須隱忍!毋須煮肉!

褪下衣衫,重現獸身。

赤腳狂奔,殘殺分屍,生吞血肉。

獸的行為,獸的自覺,獸的本質。

假裝不了,扭轉不了,馴化不了。

仰天長嘯。

路人驚恐,高呼尖叫——殺人的獸!恐怖的獸!該死的獸!

獸蔑笑——顛倒是非的人!不求真相的人!假裝文明的人!

 

離開文明城市,重回原始林間。

 

本性再現,無拘無束,自由自在。

 

獸,從來是獸,不會因為文明而變成高尚的人。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