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米线
番茄米线

哲学、政治、经济、历史...... Medium英文号:Tomato Ricenoodles

星星之火:中国革命左翼的线下组织,存在!

哪怕只有一点微弱的火光,也足以烧穿黑暗!

注:本文非我原创,是从别处转载的,已征得原作者同意。

以下为原文:

今天我非常荣幸地参加了FFPS(斗争中的菲律宾人民之友)-海岸萨利什领地(CST)支部的第一次大会,这标志着该支部的正式成立和组织化。

而真正让我感到震惊与惊喜的是,我们收到了FFPS-中国支部的祝贺信。

据悉,该支部成立于2022年,比CST支部要早两年。

由于中国支部是一个地下组织(当然是了),该信件通过了一系列复杂的手段才被送到了CST支部,这里是该信的中文和英文版:

我们不知道中国支部在哪个省,不知道他们有多少人,不知道任何他们的组织情况。

当我看到这封信时,我惊喜地难以复加,我反复向我们新上任的支部主席确认了,中国支部并不在香港、台湾、澳门,他们就在中国大陆。

他们就在习近平治下的中国大陆,在那个没有言论自由、没有结社自由、没有思想自由的政治荒漠中顽强地生根、发芽。

你们敢想象吗,这样一个左翼革命组织,每天要警惕中国国安部和网络安全部无处不在的监视,要躲过一切可能的危险,要将所有组织活动保持在地下,还要与在海外的支部和总部经常联系。

疫情以来,中国网上出现了大量的左翼青年,但我时常听到他们这样讲:

“中国铁拳太强了,去线下就是送死。”

“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线上宣传。”

“我们现在除了在线上聊天之外还能做什么呢?”

甚至还出现了“线上派”和实践派的冲突,在2022年末(正是FFPS-中国支部成立的时候),甚至有一群网络上的左派公开宣称现在不应该去线下实践,线下实践甚至被他们污名化,而线上的活动才是现在对左翼运动最有效的。

这种悲观主义、投降主义、逃跑主义的情绪,在中国政府的“铁拳”下大肆发展。

甚至很多左翼青年认为在中国发展线下组织是绝对不可能的,或者至少也要等到习近平下台后。

而事实证明,他们的线上组织也没起到他们宣称的教育、宣传效果,反而成了犬儒分子逃避现实的虚拟空间,或者发展成了在网络上互相攻击的披着红皮的“女拳”。

在这种情况下,许多不想在网上虚度光阴、自我感动的青年只得妥协,甚至选择了社民主义(与中国政府合作)、工团主义(只为工人争取极其有限的利益而不攻击体制)等绥靖主义路线,然而在中国政府强大的政治压力下,这两种路线所取得的成果也几乎等于零。

而FFPS-中国支部的存在,向全中国的进步人士宣称,在现在的中国大陆,建立线下的、进步的、革命的组织不仅是可行的,而且是已经做到了的。

哪怕这个组织还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影响力,他们甚至还不如自媒体平台的大博主。

但是,他们的存在,就好比是一个四面不透气的铁屋,锈蚀了一角:

哪怕只有一点微弱的火光,也足以烧穿黑暗!

伟大的中国人民、菲律宾人民和海岸萨利什人民的斗争万岁!

另外,这里有一篇中国支部的文章:

斗争中的菲律宾人民之友-中国支部:在拉恩同志和巴龚·滔同志牺牲的巨大悲痛中庆祝菲律宾民族民主阵线成立五十周年!

斗争中的菲律宾人民之友(FFPS)简介:

FFPS是菲律宾全国民主阵线的一部分,主要发展的是在海外团结支持菲律宾人民斗争运动的非菲律宾人。他们与以马列毛主义为纲领的菲律宾共产党和菲律宾新人民军坚定地站在一起。

FFPS组织遍布多个国家,并且积极地与当地的其他进步组织联合,共同推进当地和菲律宾人民反帝反压迫的斗争。

下面是番茄米线本人写的:

最后要说的一点是,在中国这样的政治高压环境下,建立线下组织无疑是非常安全和危险的。FFPS-中国支部的建立是毫无疑问是在菲律宾全国民主阵线已经成熟的斗争经验的领导下的。如果没有别人的帮助,建立线下组织依然要三思而后行,要谨慎、谨慎、再谨慎!

这都需要成熟和丰富的社会经验,所以我本人非常不建议学生群体自己建立组织,最好要与社会上的群体联合。

但是对待困难我们不应该消极逃避,我们应当为我们自己和身边的人、以及广大受压迫的人民探索出一条生存之路。

因为,屋子不扫不净,敌人不打不倒!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