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藍天空

文字音樂創作者劇場人 閱讀音樂影視分享

【散談】 當兵這回事六

上一篇講完當兵時期奇幻的眷探事件,這一篇就該回到正題,不然被人想成:這人當兵都在混吧?

不得不說,很多時候當兵都在做「無用工」,明明有可以節省時間人力的方法,但卻必須按照規定和形式來執行,會讓人覺得浪費時間,或者有人乾脆就混時間吧,當然,日後進入社會,就會發現社會也是如此,職場也是如此。

在接到紀錄正式確定我們是「精實案」部隊後,也不用再搬遷,就在原來營地待到部隊解編。而原本在下基地期間補進來的新兵,也在確定部隊要精實之後,第一批被調遣至其他部隊,連上老兵則迎來一波退伍,百二十餘人的單位剩一百出,不變的是,我還是連上最菜。

「你會在連上菜到老吧。」參一笑著說。

「不過大我兩梯,還不是差不多。」我也反擊,畢竟同間辦公室的鄰座,生活再辛苦,也只能彼此開開玩笑相互打氣。

即使人數減少,還是有日常勤務和訓練,連上給待退老兵的「福利」依然,很多工作都轉嫁到其他阿兵哥身上。同辦公室的參四和參一最忙,參一不時要跑返台假單、跑人員移交,參四要跑裝備交接,交接前還要確認裝備數量和狀況。相形之下我的訓練課程都只是按表操課,甚至那個「課表」,也只是為了做資料而完成的擺設。

但我的戰訓業務中還是有兩項讓兇神連長極為傷腦筋的。一項是毒氣室訓練,另一項是夜行軍。雖然面臨解編,但軍人的日常戰鬥訓練可沒有停止,電話紀錄一來,要實施毒氣訓練,除了把防毒面具拿出來保養,並實施教育課程外,還要去訓練場實際進毒氣室演練一番。回想下部隊第一天,看到大部隊從毒氣室出來的慘況,自己是怎麼也不想去毒氣室演練的,於是在師父帶領下去到演訓場,沒想到在演訓場的教官室自己同梯且同新兵營還同一連的弟兄,想當然這件事就美滿的解決了,向連長報告說:我們不用去毒氣室。連長果然很開心,當晚的晚點名還真的只有點名然後解散。

可夜行軍是怎麼也逃不掉的。連上目前剩下的除了待退弟兄,剩下來的不少都是白天有事忙晚上才能排班站哨的業務士,加上連上固有守衛人力佈署,要排出夜行軍還真有些麻煩,而且隨著連上人數逐漸減少,一次出動二十多人的夜行軍海防巡查任務真的是「日顯窘迫」。後來想想,就算待退也還是軍人啊,總不能做事老挑輕鬆的做,部隊本來就是一個團體,任務還是要分攤。於是找上幾個交好的老兵,提出請他們支援走夜行軍的方法,然後他們再同我一起去說服其他待退老兵,逐漸得到個學長的同意,這消息傳到平時不見人影的電台值勤學長耳中,還主動跑來說他也要去走夜行軍,最後提交了一份幾乎由待退老兵組成的「華麗夜行軍名單」,連長看到名單後都傻眼,連問:「你確定是這些人要去走夜行軍?」我微笑點頭答:「非常確定。」

「太不可思議,怎麼辦到的?」

「因為這是一趟畢業旅行啊!」這回答讓連長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

其實滿簡單的,就是先說服幾個交情好的學長,然後請他們分頭幫忙找人,而我會負責提供這一趟行軍畢旅的消遣娛樂,包含即可拍相機還有定點的宵夜和飲料,老學長們想想,也沒多少機會再著全裝備軍裝拍照,所以來報名的人頗為踴躍,到最後是按梯數來,越靠近退伍的先去行軍。當然,帶著一幫老鳥走夜行軍的連長,態度也頗為輕鬆,因為都是老鳥很了解執行情況,一趟走下來,連長也把夜行軍當成一趟有趣的旅程。

接下來的日子,部隊人數更少,很多事物都捉襟見肘,而且業務也越來越繁重,我的軍旅奇幻旅程,接下來還只能更奇幻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