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藍天空

文字音樂創作者劇場人 閱讀音樂影視分享

【散談】 當兵這回事九

很多人都覺得抽到外島簽很「衰」,雖然剛踏上金門港口時確實有這樣的感覺,那時是因為半夜搭乘金門輪風浪甚大,一整個人暈吐至無力所致。但不出幾日,便習慣這清新空氣與單純生活。

雖然我的部隊生活其實也不單純,事情總像做不完,所以很少有機會正常跟部隊。當然不少人都認為這等「福利」還不好,其實啊,有利必有弊,福禍總相倚,沒到終局,誰能料判是福非福?

上一回說到A型流感在部隊流行,很多阿兵哥染病倒下。可這並不是我們遇上的唯一一次,後來看到新聞報導,知道台灣正流行著豬隻的口蹄疫,每天看到的都是一大堆染病豬隻被撲殺的新聞,只要發病的豬隻,無論死活,甚至整個養殖場都撲殺,肉價上漲民眾少有豬肉吃,但豬肉還能進口,這事情還不算太大,只是原本能出口的優質肉品和加工品完全被禁,少賺了出口外匯不說,原本一些中小型養殖場,也因災損過重面臨倒閉,當時政府也明令這些中小型養殖戶關場補助或者輔導轉型。

我們在金門,一般來說都是冷凍豬肉居多,連冷凍豬肉也成珍稀之物,只能在菜單中多用雞肉,最麻煩的還是每個月的官兵加菜,加菜金根本不夠用,光要餵飽阿兵哥不算大問題,但要上頭主官感覺菜色能過得去還真難。不過,當時只是覺得少了一樣東西可吃,生活上也沒差多少。直到幾年後,那場唯一的同學會才知道,當時的撲殺動用大批國軍人力協助,舉凡本科和動物有關的阿兵哥都被調動了,我那些在本島當兵的同學,支援撲殺勤務異常辛苦,而且死活都撲殺,心理負擔的壓力也很大,他們聽我說在金門啥感覺都沒有,個個都感嘆:沒想到外島反而比較閒散舒適。我只能說:難道同學們沒聽過天高皇帝遠的道理?

同學們這才了然,所有人認為的好,也未必真的好,大家所認知的不好,也非全無可取。

後來又聊起夜行軍,我們的夜行軍是走半個大金門海防線,按時間走到凌晨時分,必然會走到定點稍事休息,這時必然或商請小蜜蜂送去宵夜,那時的宵夜固定是炒泡麵和飲料。這被同學聽了,又是一陣感嘆。

雖然個人很能適應金門生活,可很顯然,在部隊裡處理人際關係這件事,不是人人都同我這樣幸運,屢遇貴人協助。

有一天輔導長突然改變課目,所有出營的差事全部禁止,原來是某個連有人逃兵,上級指示要加強對阿兵哥的輔導。但上課這件事大家都頗為歡樂,畢竟我們「輔仔」是個很搞笑的長官,他知道部隊兵員間相處頗融洽,所以這輔導課上的頗為寫意。大家會興奮是因為,晚上要出動全連所有能出動人力去追捕逃兵。

大隊人馬在林海岸邊排成一長列,連長說:大家就這樣,從海岸往陸地直線搜索,不要放過蛛絲馬跡! 大夥是一個勁的往陸地走去,遇障礙也不遲疑地越過,直至沒入草叢。

嘿嘿嘿…重點就是沒入草叢! 之後呢? 之後就是快速行動,你看不見我,我看不見你,每個小團隊各自帶開,我們這組人馬還認真搜索好一陣子才真正「消失」。但能消失哪去呢? 就邊走邊看,走到哪能躲起來休息就是哪了。

海邊風大,即使有草叢或樹林,那陣陣襲來的風仍然令人感覺冷。我們組遍尋著可以避風之處,四處搜尋之後,終於選定一處佔地頗廣的老墳,沒錯,那個老墳真的能避風,大家對著墓碑合十低語,請求墓主讓我們暫時歇息後,大家便在此處歇下直至天明,天明後才趕回營裡。再隔一天,就聽說逃兵被抓到了,他躲在一處廢棄小屋,餓了就跑人田裡摘瓜果吃,最後大概也是受不了了才跑出來「被找到」。阿兵哥總是說,在金門逃兵是不是傻,島就這麼大要逃去哪? 難不成要走海路? 不管結果如何,甚麼原由造成逃兵,之後會遭受怎樣的懲處,我們倒是無事且愉快的在野外度過一晚,美其名多了個「抓逃兵」的經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