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藍天空

文字音樂創作者劇場人 閱讀音樂影視分享

【散談】 當兵這回事十一

當時電話總機就像這樣...

一個精實部隊,兵只退不補,人員越來越少的情況下,業務士接任越來越多業務是必然的事。當我的第一位師父道兄退伍後,我的第二位師父,役期也所剩無多,除了儘快帶我熟悉業務外,還有各種業務交接和換印信的事宜。

可在部隊讓我代理過一些事務,這也是至今難以理解,就是進入總機。總機就在營區裡一座隱密小山丘隧道深處,夏天感覺涼爽,冬天一到就潮濕陰冷,整個隧道都濕漉漉的。而總機就是一台電信交互傳輸機,很古早的那種,有許多插孔,例如門衛有事情要報告戰情,電話就要先經過總機,由總機把門衛電話線接到戰情。但我自己真的不清楚為何會輪到我進總機,但身為通訊兵,上面要我去,也就去試試囉。

身為大夜班總機,除了要背好總機的規則(總機也會被電話查哨),還要對傳進來的電話做出相應反應,比方說旅部來電話要下電話紀錄,就要轉到戰情室。說真的一個營的電話量並不多,況且是大夜班,電話其實少的可憐,所以大部分時間都在讀書聽音樂。最奇特的一個狀況是,後來似乎成為深夜聊天室,真的不誇張,有幾個其他單位的長官會搖電話來找我聊天,甚至師長也聊過天,自己想不出原因,有一天問了某位聊天的長官,他回答說:你的聲音好聽啊,而且很善於傾聽。原來…還有一種抒發慰藉是藉由聲音。

而且很奇怪的是,我到哪,哪就是宵夜聚會場。以前在連辦公室,就有人愛聚在哪那兒宵夜,現在來到總機室,還是老有人愛跑來總機,借地方聚餐。但我的總機生涯沒有持續太久,就交接出了總機,畢竟其他業務在身。

身為行政士之後,每天都要和伙房兵一起上菜市場買菜(其實行政就是去付錢)。當時金門號稱十萬軍人,金門的整體經濟有一大部分都來自於軍人的生活需求和娛樂消費,實施精實案之後,很多菜販都哀嘆收入減少。

反正後來就跟伙房兵們相熟,但我沒想到,當他們要返台休假時,竟要我去當業務代理人。而這還不是單純掛名代理,是真的要進廚房工作。一般的家庭煮食難不倒我,但要做大鍋菜還是一時間不知所措了。第一回代理時,要炸雞塊,結果我一整籃的雞塊都一次倒進油鍋裡,結果油溢出來險些釀災害,後來才學到要分批放。連飯都是大鍋煮,煮到幾乎熟了才放進大飯鍋裡悶到全熟。反正一切都是很新鮮的體驗,這期間還做了一道涼拌三絲,就將雞肉絲、黃瓜絲和紅蘿蔔絲加上糖醋醬油涼拌,涼拌這件事是簡單,但大量的食材弄成絲是比較耗時間的,但沒想到這道菜大受歡迎,連長官半夜想下個酒都問我有沒有剩下的涼拌三絲。只能說下回再多做些,給長官留一點。

有了這樣的廚房經歷,也讓我學會如何用大鍋煮多人份飯菜,我的兵役之旅,還真的做了不少想像不到的事。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