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藍天空

文字音樂創作者劇場人 閱讀音樂影視分享

沐浴聖光 片刻也好

我是一個無神論的人,也沒有宗教信仰,但我相信人間有良善的力量。

和長期投身社工工作與研究的老妹閒聊,總愛談到一些身心殘障的問題和政策。提及學妹去年送走了十七歲的兒子,當年他兒子出生就出現問題,搶救過程中,醫生曾問他們夫妻:「要不要全力救?」那時候已經知道即使救活,也可能不會是個活潑正常的孩子,他們還是不願放棄,後來這孩子連坐都無法坐著,幾乎只能躺著過日子,一年十數次進出急診室,收過數不清的病危通知,這樣度過十七年。學妹後來坦言,如果沒有健保,我絕對沒能力養這個孩子,但也因為有健保,這個孩子這樣受盡折磨活了十七年,真的不知道怎麼去形容那種矛盾。我們只能安慰他們夫妻,這大概就是債還完了,當作緣分到此為止。

最近有一個宗教基金會備受討論。坦白說,自己寧願捐款給喜憨兒、給伊甸基金會、創世基金會,去照顧弱勢人群,但未曾分毫捐給這個基金會,連資源回收都不給! 並不是抵制,也相信其中大部分都是良善且願意付出的人,但我向來相信,一個機構越壯大組織越複雜,也越有漏洞讓人鑽營。況且資源太集中於一個慈善單位,其他弱勢團體就難以受到有愛心民眾眼光的關注,社會資源應該被平均分配,所以不同的團體關注不同的弱勢族群,雖然能量有限,但也因此每一分毫都會被珍惜。若一個慈善單位太壯大,就像一個黑洞般的,會把大眾願意投入的有限資源大部分吸走,但他們服務的族群範疇也可能沒有擴張,那麼可能某些沒被該單位關注的族群就被犧牲了。所以,個人只是基於資源平均分配的原因不捐給該機構而已。

有兩支印象深刻的影片,要說台灣是個良善包容的社會,其實我們都知道還能更好,大家都可以更加把勁。

當然之前有文章也聊過宗教音樂,個人滿喜歡各種宗教音樂,而這其中最大宗就是天主教或基督教的聖歌,從古典音樂時代,很多作曲家就為宗教寫作過無數聖歌,大家最常有的印象就是教堂裡的聖歌合唱團。當然時代轉變,現代人對科學的信仰要比宗教更甚,宗教要有所同進,就必須更貼近這時代的人,從《修女也瘋狂》兩集把流行歌曲轉化成聖歌,或聖歌流行歌曲化,都開啟一個新的里程碑,提供了聖歌一個新思維,把各種流行音樂元素放進來,只要內容是堅定信仰就是聖歌。 所以,無論甚麼信仰,這些歌曲對人都有著正面鼓舞,彷若沐浴在你所珍視的聖光裡,片刻也好,足以滌洗心靈。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