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藍天空

文字音樂創作者劇場人 閱讀音樂影視分享

【散談】 當兵這回事十七

上一篇寫到因為上頭下命令,連隊要配合戰備任務,因此選了一個小山丘挖了一個能掩蔽一整台大卡車的洞。

有這個電話紀錄,也完成了紀錄要求的事,然後洞就這樣留著…

那麼土呢? 一部分堆在洞的周圍加高,一部分就運到林子深處四處堆放。

隨著人數越來越少,封閉的房舍越來越多,剩下的官加兵剩下二十位左右,我們營長也收到調令,就等著和剩餘人一起結束這營區時離開。這時又來了一個電話紀錄,要把營區附近範圍作整理和盤查,看看有沒有散落的軍品或軍備,整理好後要移交,廢棄軍區除了無法遷移的建物,啥都不能留下。

好吧,總之等待解編的時間內有些事情做也是好的,那片樹林其實被踩出一條小路,以前每晚總會有一台小蜜蜂等在那,後來人數越來越少,小蜜蜂就留了一張名片,說有需要打電話他再來。但那條小路還在,大家對這條小路還是很有情感和回憶的。

其實,金門小蜜蜂會跑的營區都是固定的,而兵力的裁減,被裁減掉的營區那些小蜜蜂就少了一些收入,連我固定去市場買菜的攤位,阿姨都很不捨,因為他們也都服務固定營區,對於可預見的收入減少,很早就哀鴻無數遍。

我們就這麼笑鬧著,由小蜜蜂路往林子的深處擴散兵力搜查。不久,就開始有人喊出:「哇! 找到了…」於是紛紛有些小物件被找到,有些二級廠的維修物料,有些阿兵哥的基本配備,鋼盔、水壺、S腰帶…等。小物件都被聚集在那個掩護凹洞裡,就小半天,就聚集成一個小堆。

大家吃過午飯,休息之後再繼續搜尋,沒想到再往深處搜尋之時,突然有人大喊:「找到大東西啦,快過來幫忙。」一群人聞訊連忙趕過去,所有人都發出讚嘆聲,心裡不約而同地想:「這怎麼可能?」

就是可能啊,而且就在眼前,大家看著這半埋在土裡的物件,像考古隊一樣的謹慎挖掘,十幾人花了兩個多小時,終於挖掘出來,將物件抬到連集合場,是一個大卡車後斗。

「哇靠,怎麼還能藏這麼大一個東西在林子裡?」大家嘖嘖稱奇,面對眼前挖出來這個龐然大物,連長也跑過來看看發生何事,結果一樣傻眼。

「怎麼辦? 這怎麼報銷或移交?」終於有人問出口。

「不知道,這…真的不知道耶…」連長依然傻眼陷入長長思考。等他腦海終於迸出一個念頭,那恍然大悟的神情,就像是個惡作劇促狹的小青年。「來個人,趕快去把老ㄟ找來!」

這位老ㄟ,就是我們營裡的營士官長,在當時金門地區已經是服役期間最長最資深的「頂級士官長」,不要說之前營長,就連師長也對我們營士官長敬重有加,而士官長與我們這些小兵相處非常融洽,總要我們直接叫他「老ㄟ」(台語發音),這也沒錯啦,因為整個營區他確實最老。我們老ㄟ很傳奇,總說自己是士官,級別有差所以不能與軍官同桌(其實是討厭那些當官的有官架子),但老ㄟ也很少上飯桌,在廚房準備好菜餚時,總能見到老ㄟ端著一個飯碗,直接跑到廚房,要吃第一個,更要吃熱騰騰的飯菜,不管菜色好壞,能吃而且能吃飽他就歡天喜地。老ㄟ也會在重要時刻幫連隊賣老臉,比方廚房說沒米,要兩米還有好幾天,老ㄟ就不知從何單位調來幾包白米;二級廠缺物料,老ㄟ就跟二級士一起去洽公,甚麼物料都輕鬆入手;甚至當時基地訓練時,我們要架設野戰廚房,但缺少燃油,老ㄟ打了幾通電話,人家還主動送到連上來。所以這種事,真的只有老ㄟ出馬才能解決。

果然老ㄟ一來,看了一直哈哈大笑,還連甩了好幾句髒話後,「好啦,我來處理。」

「怎麼還能在林子裡埋這樣的東西啊?」大家總愛圍著老ㄟ,有人問了這問題。

老ㄟ的表情看似一切了然於心,「在部隊啊,發生什麼事都有可能的,只要你兵當得夠久就知道…」老ㄟ拍拍這位發問的阿兵哥。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