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兒

人類的悲歡並不相通,正好那我就想說什麼說什麼了。

中招

兩年半以後,第一次恢復出國出差,人生第一次做了PCR test。第一次的結果,就是positive。

這兩個星期發生了很多事,我終於踏出日本,到了南洋出差。

回程前夜,發現自己得了COVID。發燒剛起,昏昏沉沉的第一天,安倍被刺。

一切都可以來得那麼突然,也都可以意外,卻不意外。關於人生的感慨,可以一再抒發。

世界的參差亦不斷展現,失語成了所有內向者的共鳴。情緒激昂慷慨陳詞的,從厭惡裡生出了羨慕,至少還有這樣的生氣。

過於勞累,依然一直強迫工作。不知道是愛,是強迫症,是空虛,是傻,還是什麼。停不下來的操心,完全自驅的責任心,看不下去不完美的工作,接手的攤子越來越大,深深覺得人與人的溝通,交互工作的方式,都是那麼的差強人意。許多人,都只是甩手掌櫃,不會思考自己的工作對別人的影響,我努力連結,疲於奔命,卻明明才是那個最討厭人類的人。

是否這個世界真的,只是做好最棒的自己就夠了,只要對自己說,沒有後悔也沒有遺憾,就夠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