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凸

公衛人,遊子,NGO新生

塔吉克的數據分析之外

(edited)

舊聞新發 Dec 2014

今天把在塔吉克負責的一個研究案的數據分析做完了.

收病人病歷的時候, 我和一個市中心的醫師確認每個鄉村診所離市區有多遠.

醫師一個村一個村形容完之後隨口說: "啊, XXX鎮你今天大概去不了喔, 那裏要騎驢子才上得去"

又有一個下雪天, 我們開車到一個小鎮診所之後, 裡面的醫生滿面倉皇地叫我們在一邊先等等, 不一會兒有個癲癇的寶寶就被媽媽和婆婆用毯子裹著抱進來.

診所裡沒有燒暖氣, 我和同事在外頭哈著白煙幫寶寶焦急. 那是個家徒四壁的診所. 醫生看起來像駝了百年孤寂一樣的憂愁.

我們等了又等, 寶寶的媽媽從房間裡走出來, 我的同事問她孩子還好嗎? 媽媽和我們道謝的時候聲音都還是顫抖的, 即便是這樣, 她看著我們說: "讓你們這麼冷還在外面等真不好意思, 如果今天不是這種狀況的話, 我一定會邀請你們到我家裡來喝茶的"

我在這個小鎮裡遇到一個住在女孩身體裡的男孩. 他把自己用男人的裝束包裹了起來, 一直安分地住在自家的小院裡. 但是他得了肺結核, 去市區的醫院求診的時候,被強迫脫了衣服照胸腔X光. 病人的裸身當下讓所有的醫生護士面面相覷, 但是最後卻把這個病人當成趣聞一件熱切地敘述給往來的陌生人如我.

我和同事跟著醫院主任去每個鄉村診所讀病歷的時候, 醫院主任硬是把我們也載去了這個病人的家裡. 主任一遍一遍又一遍的指著他對我們說, 你看呀, 他其實是個女人喔. 是個女人!

主任戲劇化的俄語在屋子裡像兵乓球一樣過來過去, 病人一直蹲在暖爐旁燒茶水, 堆滿了笑容地看著我們. 而我, 一直到回到辦公室之後同行的同事才翻譯給我聽剛剛發生了甚麼事.

這或許是我去年體會到大悲哀的事之一, 這世界上即使是純粹真誠的好人, 也會因為偏見, 因為自己理解和想像力總和有限的限制, 成為惡人和加害者.

以上. 數據分析的外一章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