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人_WANDERER

在路上。

「多雲時晴。」

日期:2022.05.04

地點:高雄市

.

「沒想到一年過去了。」

今天在村子裡慢跑時,心裡有種說不上來的感受,暫時還不曉得可以用什麼字詞來形容,大概也只能先用「複雜」先帶過,腦海裡的BGM是胡凱兒的《多雲時晴》。

.

想起第一次來的時候,心裡在那個當下被平淡舒適的生活環境吸引,在那個瞬間,甚至忘記搬回高雄的目的其實是創業。只是走過這一年的風雨,才發現當時吸引自己的平淡舒適,好像也沒真的享受在其中。

.

有時候不太曉得走過的風雨,是不是真的走過去了,畢竟當自己相信著雨後一定會天晴的同時,也代表著心裡明白即便天晴了,仍然會有烏雲。

.

看著疫情又重新的爆發,但日常似乎沒有太多的改變,此刻看著沒什麼改變的生活,心裡卻五味雜陳著。畢竟去年的爆發,就像一場停不下來的大雨一樣,澆熄掉兩塊為了夢想準備燃起的熱情,也澆熄掉一場意外的戀情。

.

但似乎也因為這場大雨,讓困在日子裡的我們,都看見了更多的自己,然後才看見原本要走在一起的彼此,原來不適合一起。

.

慢跑時,經過村子裡的每棟房子,那些曾經一起在街巷散步經過,聊的大小事,聊的未來,還是會不斷想起,但那些聊過的,好像就跟村子裡那些破碎房子一樣,永遠停留在那裡。沒有人打算去重新建起,只能隨著時間慢慢破碎,然後被遺忘。有時候會想著,如果我不繼續在村子裡跑步,會不會就再也想不起來了。

.

「應該還是會想起吧。」

畢竟快樂跟甜味一樣,是短的,而苦是長的,也因為是長的,所以能夠被記得。這段路走得這麼風雨,這麼苦,要忘記應該蠻困難的。

.

如果腦海裡留下的記憶越多,是不是某種程度也就象徵著自己經歷過的風雨越多,人家常說錢的積蓄達到日常生活所需的某個倍數,使得金錢的使用能夠不需要有意識思考如何使用,就稱之為「財富自由」,那當記憶能夠被量化,能夠被積蓄,所謂的「記憶自由」又會是什麼樣的風景?

.

如果財務自由以後就不再需要為了錢工作,那類推到記憶自由以後,是不是代表著自己不再需要為了創造記憶,而經歷風雨?

.

大部分的人都在追逐著財務自由,於是不停地工作,那我不斷地讓自己經歷不同風雨,是不是其實在追逐的是記憶自由。

.

我應該繼續追逐嗎?還是我的存在其實是依賴著追逐而生?心裡不太曉得,腦海裡的《多雲時晴》仍然重複播放著。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