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yz

【脆思脆嚼】“我活过来了!”2022年3月12日

【脆思脆嚼】系列将是脆开始写作的新篇章,思即思考,嚼即瞎谈、甚至是念叨。脆就是我,大家好。

今天是2022年3月12日,嚯,我小学在大家都说自己有喜欢的人时候,我想了想说了个名字,他的生日就是今天。

我今天的其中之一的任务是写一条文案,到底什么是文案呢?我不太清楚,我知道我在废话,但我不介意。因为完成任务的快感才是我在意的。

今天开始的一整年,我将每个月都会分享我的所思所见所闻。

首先来说,我是一个社科人,我爱人类学、社会学。我爱思辨、爱质疑、爱反思。当年室友都在考研,我想着,那好吧,我也考个?于是打开了武大的官网,将研究生的专业down了一份在excel里面,一条一条删除,包括不感兴趣的、不知道的、完全不会考虑的,哟嚯!删光了。于是我就陪着室友每天去图书馆,她们复习考研,我睡觉。但想想还是挺开心的。当时的我感觉,嗯!我准备好了,我要工作,我要赚钱。

毕业之后,我顺理成章进入了一个央企。等等,你不会也被这个央企的头衔给迷了眼吧!不过也没关系,我当时就是。反正也没什么人生追求,也不知道想做什么,有这个机会就干呗。

直到去那个单位报道的那一天,晴天霹雳都无法形容我真实的心境吧。落寞、恐惧、窒息。因为要住那,那个HR要我报道当天就留下,需要开始办公了,我是周四报的道,她要我周五还干一天。重点是,那个钢丝床还是她向其他房间借的,那个床板背面是蜘蛛给我织的背景布,她抬起板子猛地放手,那个灰飞的满房子都是,我说了句:“睡这?”她说:“对呀。”我沉默了,我家人也沉默了,还好我父母给我说了句:“要不下周再来报道吧,我们东西也都没准备好,让她下周带点行李过来。”那经理具体什么样子我不记得了,但是总算同意了。转身我父母吵着要给我买家具。我当时特别失落,甚至想哭。她们要给我很好的床、柜子,我都摇头。在那破旧的家具城,我没有一点心思挑选家具,就只提了一个要求:“要最便宜的。”我心理太清楚,这破地方,我一分钱都不想花!后面买了个印着大花大朵的红布还有棉床头的乡气四溢的床。我也不能计较那么多是不是,毕竟只要比天然非人工的蜘蛛布好,对吧。

后面的故事我不太想回忆了,因为我觉得那段岁月我不快乐。苦闷的日子不是曼德琳,低配版都不能算,用手拿都先脏,所以暂罢吧。

Anyway,我选择了辞职。全心全意投入考研,我知道,这是我热爱的专业。

后来的一整年,我扪心自问,我确实有想杀死自己的时刻,不想学习的时刻。我现在想一想,为什么有两整个月一眼书都不愿看。我觉得自己是一个需要张弛有度的人,如果一段时间非常紧张,那一定要给我基本时间一致的放松期我才能恢复。除此之外,我觉得是自己对自己的诋毁、贬低和训斥,我不知道大家是怎么样的,但是我从小到大不想学习的时候,想玩的时候,知道已经把时间拖得必须得熬夜的时候,我都会好后悔好恨自己,我现在一想,搞半天其实只是父母、老师、甚至社会对自己的预期,我接受了,并以此规训我自己。但我身体是排斥的,我不喜欢的东西、不感兴趣的东西就他妈做不到坚持啊。人的毅力是会被耗尽的,不能靠着一口气拼完整个漫长的马拉松吧。

可能要让你们失望了,因为我整个考研除开那两个月,我都快乐的像一只小鸟。我每次从地铁站骑车到图书馆的路上,我都会丢手(不扶龙头)、站在踏板上唱:“像风一样自由!”哈哈哈。我学着自己热爱的学科,每天都和不同的精神祖先打着照面,混了个脸熟,更重要的是,我不断在审视自己、反思自己,我热爱深度思考的感觉,我喜欢活在自己的泡泡里,但这也不妨碍我喜欢和一些人深度交谈、分享。

想想那段时间我不仅学了人类学、英语、政治还有心理学、文学和哲学。我觉得无比快乐与充实。对悲事同情,对善事感恩,当风再吹过,阳光洒过,天空和白云再浮现,我还是会停下脚步去感受 ,嘴角自动上扬,眼里布满天空和白云,体会这一切的安宁与静谧。我活过来了。

我写到这有点不想写下去了,也许对于一个不常用文字记录的人来说,这个是我当下的极限,我也不想逼自己,因为我太清楚我此刻从心流里已经出来了,特别清醒,但清醒让我丧失了快乐。等4月12号我们接着扯。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