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連天

在台英屬港人,斜槓工作營生。自命意識分子,醒了不願裝睡。喜探索新事物,也選擇性懷舊。

時代革命與台港矛盾

《時代革命》目前不可能在香港上映,台灣是少數讓影片公映的國家,自然是美事一椿。民進黨政府今次也頗高調地為該片宣傳,在社交媒體多次鼓勵台灣人入場觀看。只是勢想不到,當官方追捧《時代革命》,也籍此重申「撐港」的意願時,台灣民間卻有不一樣的反應。
時代革命

近日事忙很少出文,但數還是要找的:2月初我撰文推斷普丁不會真打烏克蘭,燈了!錯就要認,但也要檢討得失,我錯在高估普丁的理性,或低估他所面對的政治困境(令他鋌而走險孤注一擲)。

60年前的壬寅年出現令人類有可能滅絕的古巴導彈危機,歷史不會重演但卻押韻。戰情發展至今,一切都變得難以預測。本來我不認為習近平會武統台灣(至少今年不會),但俄烏一戰令他有混水摸魚的衝動,一切還看兩大陣營(英美歐vs中俄)對陣的後續發展。

戰事暫且不論,本文想談的是台港矛盾,先由周冠威的紀錄片《時代革命》說起。

《時代革命》目前不可能在香港上映,台灣是少數讓影片公映的國家,自然是美事一椿。民進黨政府今次也頗高調地為該片宣傳,在社交媒體多次鼓勵台灣人入場觀看。上圖為我在台北看到的廣告燈箱。

只是勢想不到,當官方追捧《時代革命》,也籍此重申「撐港」的意願時,台灣民間卻有不一樣的反應。

首先是有台灣人看完電影後認為19年香港人的反送中運動只是一場失敗的革命,犧牲了不少抗爭者卻改變不了政府。然後有人發現《時代革命》的台灣發行團隊背後竟有「韓粉」,而其臉書專頁竟然鳴謝國民黨青年團的支持,引起台獨派的強烈不滿,甚至怪罪香港「手足」(年輕抗爭者)。

不旋踵火頭燒到那些在台港人組織,因為它們近日批評民進黨政府的撐港政策口惠而實不至,沒有幫助香港手足入籍,令他們未能為台灣作出貢獻(包括參政!)。這種冒犯言論令獨派質疑這些台港組織是否在協助中共進行滲透活動,網上已有不少言論一竹篙打一船人,把移台港人都看成「滯台支」。

作為一名在台港人,目睹以上種種,我心情複雜忐忑,想說幾點個人想法:

  • 先表明個人立場:我是香港人不是中國人,我親綠營,反中共,反國民黨,反統派,不認為台灣屬於中國,堅持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
  • 以國際觀以言,時代革命並不失敗。在全球化的今天,一場對抗政權的革命是否成功,不能單看在本土上的得失,還得看國際上得到的回應。比如烏克蘭在戰場上未算打勝仗,但已在國際上贏盡支持,也令俄羅斯受盡天下圍堵的苦頭。
  • 時代革命的核心理念除了Be Water,還有「攬炒」(If we burn, you burn with us.)。促成攬炒並不單靠勇武派,而是和勇合一。19年勇武派感召「和理非」,雙方放下前嫌,共同打國際線,令美國立下《香港人權及民主法》,制裁中港殘暴官員。一場時代革命喚醒了西方國家,知道中國絕不可信且死性不改,因此開始與中國脫鈎,也陸續為香港人開出救生艇。中國今日走上窮途末路,只能與俄羅斯朋比為奸,時代革命是其中一個引爆點(tipping point)。
  • 我跟兩類在台港人割席:其一是大中華膠或統派,其二是以幫助香港手足為名,以攻擊民進黨及搞分化為實的支那共諜。在台香港手足在徬徨無助、六神無主之際,不慎被以上兩類人利用的機會不低。
  • 在面對中國的軍事威脅及大量第五縱隊(國民黨、民眾黨、藍媒、五毛…)的滲透下,我完全明白何以台獨派對疑似「變節」的在台港人感到厭惡、憤怒,甚至遷怒所有香港人。但台灣綠營普遍講道理且富同理心(不像那些野蠻民族),香港手足應多花時間向他們表明自己親綠的初心不變,也要多表示理解台灣人的難處。
  • 台灣並非香港手足長久安身立命之地,19年在危急關頭逃亡過來無可厚非,但現在該考慮移民英、美、加、澳及歐洲等地。以台灣目前的處境,提供政治庇護或立難民法皆不可取。就算是正常移民審批,台灣當局也應投放更多資源做更精準的政治背景審查,嚴防共諜入侵。
  • 民進黨政府大可不必再高呼撐港,政治上有些事只能做不能說。對待香港手足,能做多少就做多少,愛莫能助就不妨跟他們清楚說明。台灣沒有欠香港人甚麼,我對民進黨政府所做的只有心存感激,只希望台港獨派永遠友好。

我不想被代表,故此撰文明志,被罵也甘心。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