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轻海峡

喜歡研讀、細讀文學作品,鑽研文學翻譯,也喜歡把社會與政治當作文學作品研讀。

由個別單詞的翻譯談翻譯原則

(edited)
隨著各國交流的日益增多,翻譯的功用變得越來越重要,翻譯的問題也越來越多地受到注意,有關的討論也變得越來越有趣了。很高興看到傅瑞德發表《技術上來說,這是很多譯者都會犯的錯》一文,從個別單詞的翻译切入討論了台灣海峽兩岸翻譯的一個原則性問題。本文不揣淺陋,提出了跟傅文截然相反的觀點,一方面算是回應,另一方面是期望引發更多的討論。
怎样的翻译才是好的或适当的是一个永恒的问题,因为语言是不断变化的

傅瑞德发表的《技術上來說,這是很多譯者都會犯的錯》一文从technically这个常见的英文单词的中文(华文)翻译切入,以幽默的口吻援引他人先前发表的文章,提出了台湾海峡两岸当今翻译操作当中一个非常常见也非常重要的问题。

傅文认同一种说法,这就是,台湾人翻译technically翻译得不好(即清一色地、单调地翻译为“技術上來說”)。但傅文在展开讨论的时候没有具体举例。很遗憾。

这里所谓的遗憾是,认真思考或研习过翻译的人都知道,评价一种翻译的高低、优劣、好坏,常常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也就是要个案讨论,不可一概而论。没有实际和具体的例子很难说明或说对问题,也很难评论。

但傅瑞德显然是认为,翻译尽力以相同的中文表达方式表达(再现)英文原文同一个表达方式是不好的,是单调的,是懒惰的,暴露出译者语言文化修养或工作态度/伦理不够水准。

我的看法截然相反。

我在别处评论中文翻译、尤其是简体中文圈(主要是中国大陆翻译圈)中盛行的翻译不学无术、不懂装懂、自以为是、喜好动辄就要改进和提升原文的时候说:

非常悲催的是,太多的中国文学翻译其实根本没看懂原文却喜欢自作聪明,自充大牛,自以为比原作者还牛,动辄就要用更丰富的词汇改进原文。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美国黑人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在他著名的 “我有一个梦想” 的演说中把 “I have a dream” 重复了8次。自以为自己很牛的翻译很可能会翻译为,我有一个梦想,理想,憧憬,愿望,愿景,心愿,念想,期盼,把原来的著名演说变成垃圾。

是的。中文翻译点金成铁、把精美精致的原文变成垃圾的例子比比皆是。

为什么这么多的中文译者把人家好好的原文变成了垃圾,不但不以为耻,反而自鸣得意?

简单的答案是,这样的译者对什么是翻译还认识不清;他们不能与时俱进,还是有意无意地抱着林琴南(林纾)一个多世纪前所鼓吹的驯化外国语的理所当然,不知道他们自以为得意的创作型翻译要是拿来参加就业考试不会被联合国认可,不会被欧盟认可,不会被中国大陆或台湾外交部认可,不会被海峡两岸任何上轨道的商家或律师事务所认可,甚至不会被喜好编造的《环球时报》认可。

上述成问题的翻译思路和战略显然也是傅瑞德所秉持的,于是,我们就看到了这样的两段话:

我之前曾經舉過Apple在產品發表會上「從頭到尾一直amazing」的問題。這樣做的目的之一,可能是為了加深觀眾「產品很amazing」的腦中烙印,所以有它行銷上的目的;但這就苦了需要把它翻譯成其他語言的人:你要從頭到尾都翻成「驚人」,還是要每次換個方式講?
在英文中,確實有些字有很多意思,所以每次出現可能意義都不同;而單詞意義相對固定的中文如果照著走,就會顯得無聊、偷懶、沒變化。所以譯者該冒著挨罵的風險跟著走,還是該「自作聰明」換個口味?

傅瑞德在这里显然认为,英文原文重复使用amazing,中文翻译应当不重复,应当改换说法。我认为,这种看法显示出他没有想过或虽然想过但没有想通太多的基本问题,其中包括原文反复用amazing,人家乐得很,你作为翻译为什么要感觉苦?因为皇帝不急太监急,你要为原文文案写手的词汇不足而着急?为什么?凭什么?有什么必要?为了要显示你的文笔更高明?为了显示汉语表现方式比英语更优美?更丰富?

再说【英文中有些词確實有些字有很多意思,所以每次出現可能意義都不同】,请问,为什么中文中就不会有有些字有很多意思,所以每次出現可能意義都不同呢?因为中文是一种残废、残缺、残次的语言?或者,因为中文读者跟英文世界的读者不一样,中文读者脑筋缺根筋儿,不会从同一个词、同一个表现方式品味出不同的意义,不同的弦外之音、言外之意?

顺便说一句,古往今来古今中外,重复是一种最常用的也是最重要的修辞手法,因此也被Apple公司的文案写手使用。你认为你有什么权利可以更改人家的修辞手法?因为你觉得Apple公司雇用了一个不称职的写手,写出的文案使Apple公司在全世界面前丢人现眼了,所以你有必要在中文世界挺身而出为Apple救场补台?你不担心会有人感觉你这种心态有些幼稚可笑吗?

要说翻译苦,翻译当然是辛苦的工作,需要认真付出精力、体力、时间。但话又说回来了,这年头,干什么不辛苦?连贪官贪污(无论是在台湾海峡哪一边)都辛苦呐,要事前挖空心思,事后担惊受怕还要继续挖空心思呐。

辛苦又名用功。这世上有有用功,也有无用功。替原文作者操心词汇不足就是无用功。

退一万步讲,就算是原文明显词汇单调(比如,一个黄口小儿,或一个没多少文化的人说话),那也是原文的问题,不是你翻译的问题,你不需要咸吃萝卜淡操心。

翻译的责任是尽可能忠实地再现原文原貌,而不是替原文遮丑或补台,不是给原文锦上添花,雪中送碳,饥中送餐,渴中送茶。翻译自作多情乱送一气,把一个黄口小儿或一个没多少文化的人的话翻译得跟古罗马大演说家西塞罗演说一样华丽雄辩,或把原文有意无意的重复给修改为花样百出,那不叫好翻译,叫瞎胡闹,叫不专业。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重读郁达夫笔记(1):英语问题

岛崎藤村·日本现代抒情诗的先驱

纪尧姆·阿波利奈尔短诗一首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