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轻海峡

喜歡研讀、細讀文學作品,鑽研文學翻譯,也喜歡把社會與政治當作文學作品研讀。

Matters上的文學寫作試驗(第五彈)

(edited)

王婆賣瓜自賣自誇是可笑的,但進行科學試驗,試驗取得了效果或成功,向眾人報告這樣的消息算不得王婆賣瓜——眾所周知,科學試驗的成果必須跟社會分享才有意義。

這裡所謂的科學試驗就是我仍在持續進行的Matters上的文學寫作試驗。我的試驗的主要目的包括嘗試在這個網路時代通過網路的互動性打開寫手的寫作思路(打開腦迴路堵塞,即英文世界所謂的writer's block),蒐集現成的、免費的、新鲜生猛的寫作素材,也包括試驗我的文字會對試驗對象產生什麼影響(會引起試驗對象什麼反應)。

作為一個從事科學研究的人,我在設計和進行試驗之前當然對被試對像有我的預估,並根據預估提出假說。科學試驗就是試驗假說。我的試驗假說是:Burgermeister是一個不學無術還喜歡吹牛(包括動輒自吹泡妞和滑雪)的人,因此受到批評會方寸大亂,會加倍地胡說八道自找難堪,從而會給有志於描寫學渣的寫手提供生靈活現的寫作素材。

我現在要報告的是,我的科研試驗已經證實我的假說是成立的,Burgermeister(後來更名“反賊觀察家”,现更名“Deadman”即英语中的死人)果然方寸大亂,猶如熱鍋上的螞蟻不知如何是好。他完全拿不出有效的應對或反批評,只能對批評者訴諸低劣的謾罵(包括問候批評者的媽)和騷擾——我这些日子得到的Matters通知95%以上是來自他通過關聯發送的騷擾。

在我拉黑他使他不直接在我網頁下留言騷擾之後,他便把他毫無章法可言的騷擾戰役擴大到不相干的旁觀者那裡,導致Matters寫手金梨(JinlyWong)也感到困擾。學問和人品跟他一樣低劣的@红色怒火一兵 在受到我的嚴肅批評之後也是跟他一樣的表現。

說到這裡,我要對金梨(JinlyWong)提出一個嚴肅認真的學術性批評,這就是,她在試圖跟“紅色怒火一兵”溝通,試圖安撫绥靖他的時候對他說,“希望你明白, 發言低級,不代表你低人一等”,我認為這話会造成误导,是錯的,而且是大錯,是一個小說寫手或任何一個嚴肅的寫手不應當犯的低級錯誤。

我們都應當清楚,我們平時所說的低級的人,低劣的人就是談吐和發言低级和卑劣的人;一個人破衣爛衫,家徒四壁,照樣可以令我們肅然起敬(古希臘一個大哲學家就一身襤褸,住在一個木桶裡,但國王都尊敬他,然而他居然不肯買國王的賬,不但回绝國王要给他的救濟,而且還要國王别擋住他的陽光)。但一個人談吐低劣,言辭下流,為專制獨裁辯護或唱讚歌,那樣的人即使衣着光鲜而且像馬雲一樣富可敵國,也是一個低劣的人,低級的人,下流的人,是一個眾人都可以鄙視的人。

“紅色怒火一兵”接下來的表現顯示了我上述的陳述和判斷並不是我自以為是。在金梨試圖好言好语安撫綏靖他之後,他發出的回應是:

“对,接下来我会把炮口对准@JinlyWong(金梨) ,深入分析为什么你会喜欢这个小布尔乔亚的文章。可以说,正是这种岁月静好的小资产阶级思想为@津轻海峡 这种不学无术的衣冠禽兽提供了无限生长的沃土,说到底,还是思想的问题。究竟是@JinlyWong 这种高高在上不切实际的小布尔乔亚能代表中国的现当代文化思想,还是草根劳动者所展现出来的大众文化通俗文化能代表中国的现当代文化潮流,这是一个必须解答的问题。”

各位Matters上的寫手朋友們要注意了,我們這裡終於來了黨代表,要指導各位如何寫作,如何思想了。怪不得我們先前一直寫得那麼辛苦,原來是一直沒找到偉大光榮正確的黨,沒有正確的思想。諸位,我们如今苦盡甘來,現在是放聲高歌《唱支山歌給黨聽》表示感恩的時候了。

順便說一句,這一次的文學寫作試驗主要是以我發球為主,但我這不是要秀我的辯才或寫作才能,而是在繼續刺激和試驗Burgermeister(後來更名“反賊觀察家”,现更名“Deadman”),看看他除了騷擾和問候我媽之外還有什麼奇妙和奇葩招法,我還可以從他那裡榨出什麼剩餘價值來。

我真心認為,对我和其他有志於描寫人品和學問皆下流者的寫手来说,這種科學試驗的結果值得的期待。

--------------------------

津轻海峡(回覆自称在外留学学德语、可以随便玩醉酒的波兰姑娘的伙们)

哎,您真不简单,还会一句英文No means no。真有你的呐。问您呀,您是从哪本书上学到或看到【亲爱的】一词不能用来讽刺,用了就是性骚扰或者干脆是性侵?您这套清奇的思路是从您所谓的喝醉了酒很好玩的波兰妞哪里学到的嘛?

哎,我还是想问,您的喝醉了酒很好玩的波兰妞是您的意淫想象产物吧?就您这种糊涂又无聊的人,谁会跟您交往哪?跟您交往的人一定是下三滥的人。您连词语的基本用法都不知道,连人家讽刺性地称呼您【亲爱的】,您都要如此当真,简直要提出正式的法律诉讼,跟您这这样的人交往,不是太恶心了嘛?。

亲爱的,我对您用【亲爱的】,包括这里的【您】就是故意逗您玩呐。您要是感觉浑身不舒服就对了,说明我用词用对了,产生了我预期的、期望的效果,亲爱的。

Deadman@Burguermeister

老色狼又出动了哈?

津轻海峡

亲爱的,我一直在看你的热闹呐,看你如热锅上的蚂蚁四处乱窜,好玩呐。您又公开意淫了,意淫了外国妞不算,又意淫到我妈这里了。真有你的呀。你好玩死了,亲爱的。

我写完了这个回应发现,你已经把刚才反复问候我妈的留言删除了,改成了现在的这个。啊呀呀,你是个低劣的胆小鬼耶,怎么这么敢说不敢当呐。

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我真不敢跟我妈说你,怕说了之后,她准会笑死。我只有一个妈,我可不想让她活活笑死。

我要再次说,你假如是在德国,一定是以留学的名义,花着你爹娘的好银子,在那里瞎胡混,跟一帮最下三滥的人混。你丢死人了呀,亲爱的。

Deadman

嗯,明白了。你每天就是这么和你母亲说话的。干得好啊干得好。

行,我不和傻X色情狂对话。

津轻海峡

亲爱的,是的,我跟我母亲/我妈整天就是这么说话,也会跟她说笑话。但你的笑话我不敢跟她说。不是怕伤了她的玻璃心,而是怕她会笑死。你真的是太可笑了。我太佩服你啦。一个人怎么会如此惊人地可笑,可笑得惊人,惊人得要死。你太厉害鸟。

哎,【伙们】是你的马甲嘛?怪不得跟你一样无耻又无能,四处招摇,都自吹能玩外国姑娘,自称学的是德语,但居然完全不能解释德语是怎么回事。看是两块牌子,但给人感觉就是一个鸟人,绝对是活宝,丢人现眼,好玩死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Matters上的文學寫作試驗(第四彈)

Matters上的文學寫作試驗(第三彈)

Matters上的文學寫作試驗(第二彈)

2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