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如西

谢绝跨省抓捕。

火车见闻

我已经学会和人攀谈了。

火车是一种奇异的空间,旅客关系也是一种奇特的关系。我们知道,莫泊桑的《羊脂球》就有所描述,钱钟书《围城》亦然。

但我的大学历史老师告诉我,真实的历史比故事更有张力。经过疫情期间的自闭后,我体会到,真实的人远比虚拟的人有意思。

我觉得自己快学会和人攀谈了。

我攀谈的对象是一位初中老师和她的学生,还有两个去福建打工的青年。这里我就记录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老师谈着谈着注意到青年手上套着皮筋手链。

——她笑道:这在学校是要没收的。

——青年心领神会,笑了笑

——“为什么?”我不太能理解。

——青年解释说“那是早恋的意思。”

——我不理解。

——青年又说:“扎头发嘛。”他看我不理解,继续说,“你知道,男生是不能留长发的,有这个就是早恋。”

——“啊,那也不能没收吧。”我说。

——“没收过很多了。”老师说。

——我还是觉得不理解。“皮筋就是早恋吗,就要没收吗?”

——“emmmm是的,相当于,定情信物,你懂的吧。”青年说。

——我当时还是不理解,这是什么道理。


离开以后,我又想了想,好像有能够理解了。禁止就是禁止,象征性的东西,当然要禁止。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