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如西
黎如西

谢绝跨省抓捕。

7.14日记随想 与民众谈话有感。

法国国庆。

他们或多或少是自己世界观的牺牲品。例子俯拾即是。显然,我不能提任何抽象的问题,这样做,只会得到更加空洞的回答。那些概念,他们很少接触,更不要说思考。

我必须从他们的叙述中推测他们的观点,这有着一定风险。总的来说,他们的理论资源过于单薄:要么完全不需要理论,要么接受了某种通俗版本的解释。这种解释有着千百年的历史,是你能够想到的各种搪塞孩子的说法。他们得不到别的东西,只能继续说服自己。他们苦于发展的同时,苦于不发展,在受苦中继续庸俗的当下主义。

哪天若有所得了,他们就会自发地批评仇恨周最新宣传的某种影子。他们不清楚自己支持着什么,反对着什么:他们几乎不断地,支持取消一种自己并不明白的东西,但最终将损害的,是他们自身。我实在无法想象,在没有现代化的人的情况下,如何推进现代化。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