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ffsa

喜歡白日夢,喜歡海邊,喜歡文字紀錄,喜歡喜歡。 討厭指甲刮黑板。

以為那雙眼睛會跟著我好久


我是船上過去幾日以來唯一的潛水客,日燦風徐讓我一直處在白日夢的狀態裡。我知道將迎來另一位潛水夥伴,但如此慵懶的天氣,我只想好好蜷在自己天地裡。

他看起來是個溫柔的人,用屬於自己的方式照顧身旁的每個人,因為那樣的氣質,讓我忍不住多留意了幾眼。原本沒有想要打交道,不過想著幾日下來,總會打到照面,於是主動攀談。

聊得越深,越發現他迷人的地方,在某個時刻突然意識到自己對他的強烈情緒。

在他身邊我看到自己的另一面,而那時的我甚至想過繼續留在那裡,在那裡有個我們的家。後來我們快樂過,或者說,是我快樂過。我戀著他所有一切,卻不願接受他的壞;我試圖在他低潮時講理,可忘記我就是他低潮的原因;我嘗試讓我們在同一條線上生活,不過總是引起更多爭吵。相處越久,齟齬陡增。我站在一個更高的位置去處理我們之間的不愉快,而他給我的愛也因此被磨得所剩無幾。



人有沒有一個時候是清楚明白自己已經用盡全力,而且不可能再有更多力氣了?當時我用盡全力愛,而他用盡全力離開,我們都好用力好用力,但是不是用力過頭,我們都再也沒有力氣多為對方做一點什麼,明明我們都很愛對方,明明都很愛對方的。

後來的他牽著誰,抱著誰,給了誰更多的承諾,都已與我無關,我努力在他離開時不哭求,不讓他為難,但是仍在學著如何釋放囚在遺憾裡的自己。我明白我們在錯開之後,兩條線往相反的方向去,再不相交,再無法倒退。

他曾想過要給我個家,而我知道他已經烙在我的生命裡。我真的以為,那雙眼睛會跟著我一輩子。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