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七
洪七

自由撰稿 / 獨立書店推廣 / 身心靈、宗教研究 / 日本小說、日劇、日影愛好者 / 業餘文字創作者 個人網站:https://7hung.com/

lifelog / 枯榮 (2021年最後一篇日記)

植物本來就是這樣榮枯與共的生物,無論你多麼細心照料,在某個時間點他還是會邁向死亡。

2021.12.30

被負面情緒侵襲的一年

這是今年的最後一篇日記。

今年對我來說真的是起伏很大的一年,夏季之後,像是踩進流沙一樣,身心狀況不斷往下滑,想要掙扎卻又感到很無力,明知該振作卻振作不起來。

悲傷的情緒一直充滿內心,時常處在想哭的狀態。10月開始,自殺的畫面不斷在腦中浮現,雖然我一直覺得這只是情緒不好時會出現的念頭。到了12月,甚至開始害怕過聖誕節,明明這是我以前最愛的日子。在路上看到華麗的燈飾,幸福的人群,我都會心悸。最誇張的一次,是某日在逛誠品書店時,眼前畫面竟然開始失焦,四周人群突然龐大起來,像是潮水一樣向我湧過來。我開始冒冷汗、覺得呼吸困難。沒想到逛個書店,竟會如此恐慌。這是人生中很難得的經驗。

為了處理自己的情緒問題,讀了很多相關的書籍。在《自殺與靈魂》一書裡提到,即便我們生活過得很好,我們還是要處理內心關於死亡的議題。如果我們內在沒有經歷過死亡的體驗,那麼等到有一天我們真的面臨了死亡的議題時,我們會恐懼不知所措。同時,潛意識沒有經歷過死亡意象的話,現實中我們也容易採取比較激烈的手段來處理內心遭遇的困境。

想想,我生活中的確很少處理相關的議題。無論是現實生活,或是我內心的夢境,我面對生離死別的議題都很淡然處理。表面上,我抱持的態度是:別離就是人生的無常,是難以避免的無可奈何。但實際上,我可能只是意識上用很超然的態度來自我催眠,但實際上我對於別離都是採取逃避的態度。

我的弱心臟、玻璃心都是這樣來的吧。唉唉。

植物給我的死亡體驗

想想,我今年真正有感受到生命脆弱、並開始學習接受離別,是從照顧植物開始。

今年四、五月的時候,朋友要到中南部遠行,託我去他的工作室照顧花草一個禮拜,每天都得幫植物澆花。

當時我真的是很認真的照顧花草,每日澆花時都會跟植物說說話。但其中有一株植物,被叮囑兩、三天澆一次就好,沒想到這株植物竟然開始枯萎,整個身軀萎縮起來。我趕緊的替他澆水,他也很努力的撐著,隔天枯萎無力的莖竟然又從癱著的狀態開始挺起身軀來。我感受到生命的強韌。

幾個月後再次去工作室拜訪朋友時,發現那株植物不見了,但我也沒敢多問。但其實這段時間照顧植物的經驗,讓我體會到一點,就是植物本來就是這樣榮枯與共的生物,無論你多麼細心照料,在某個時間點他還是會邁向死亡。

你必須接受他會死這件事,你才能真心的照顧他。你不能把他當成是不朽、可以陪伴你久遠的存在,否則與之相處時,你會患得患失。

替生命的枯榮拍張照

12月,由於情緒太低弱,我需要找一些能做的事來做,好讓生活能繼續維持下去,所以我決定來拍攝花朵。這一個決定,也部分源自於幫朋友照顧工作室花草的經驗,我覺得生活空間有一點植物才不會死氣沉沉。

於是我開始學習一些插花的基本知識,開始去花店挑選花朵,並替這些花兒架設簡易的攝影棚,幫他們拍照。我不僅希望照下他們亮麗的一面,他們枯萎將死的一面也要照下。這是他們生命的過程,每個階段的生命都有他們美好的地方。

同時,在插花的過程中我深刻體會到,這些花朵植物本來就是被剪下來的,所以在我插花擺飾的同時,早就注定他們在這一兩個禮拜內就會跟我說再見了。我必須要學會更看得開,接受他們最後的美麗與枯亡。

讀過榮格、碰過身心靈的,大概都聽過類似的概念,就是每一件事情的發生都是有意義的。我在最脆弱的12月開始接觸植物,不知道是不是老天要藉此讓我學會什麼?

我還在努力,儘管厭世的心情還是不時充塞於心。


個人網站:洪七與源太太的書房
Noise Cash:7hung
Liker Social:洪七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