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星

最容易生存,卻又是最難生存,平凡要不沾與極端之間取得平衡。(裝厲害)(你就不會乖乖吃起司嗎) 那麼今天想看什麼故事呢?

無神之日

當然,這並非是宗教文,希望各位別太過認真(我看看,誰敢自稱是神啊?)(你就別在外面惹事就好)
Photo by Sarah Lee on Unsplash

我的一生全是信仰,我相信一切都是有因果報應的,我相信每位神明都擁有祂的可取之處,我成為研究神學的人,有人曾說研究神明的人是無神論者,但我並非如此,反而還更加確信許多教條與傳說都是印證當初的歷史背景,某種程度上我也像是個歷史學家了,但是如此多的神明,仍然沒有出現保護我這個平凡的人。

我這次研究要到南極大陸,要上一艘科研用的深海潛水艇,因為沒有神學者敢接下這個任務,前輩接下後就問我要不要去,前輩說明我們的任務,告訴我南極深海有特殊遺物,而這個文明遺跡上的信仰者雕刻的樣子不像人,或許是外星人,他拿出一張團隊拍到的照片,奇異的石雕只有手提包大小,將照片倍率放大數倍的影像,上面的信仰者朝著一個巨大的物體崇拜,但是那個物體似乎有些被自然侵蝕掉,看不出來是什麼。

「這應該不是哪個國家的石雕師隨意刻下的試作品吧?」

「哪個國家的試作品能夠經過數千年後接著再跟數千年的海底層合而為一啊?」

被說服的我搭上專門去南極補充物資的船上,我穿著好幾層保暖效果的衣服與外套,但是在船內仍感受得到那隨時能奪去知覺的寒意,我也不知道在想什麼,跟前輩說想去船上其他地方看看。我離開房去船上廚房,被廚師塞了一瓶很烈的酒,說到甲板上要注意身體,我就先喝了一口,喔……真的好烈。

到甲板上,仍有人在上面活動,正當我想要回船艙休息時,一隻黑貓居然在甲板邊緣躺著,我趕緊過去抱走牠,然後牠「喵嗚」好幾聲看著我,像是在討食物一樣。

「你應該對魚不過敏吧?這個是從廚房拿到的,你就趕快吃一吃,等到回溫暖的陸上就快下船吧,這裡可冷死了。」

黑貓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然後又吃掉一罐魚罐頭,我又喝了一口烈酒,但牠居然跑過來打掉酒瓶,舔了好幾口,我迅速將牠抱走,貓狗不能喝酒,怕酒精中毒,我看牠等等就會拉肚子或嘔吐了。

「好了!等等你吐了我可就不管你囉!我要回船艙了,真的要吐或廁所請在不會摔出船的地方,拜拜啦貓貓。」

黑貓看著他離開後,回頭又舔了好幾口酒,然後舔完後,還用舌頭舔了舔嘴巴,滿足的躺去無人的角落,默默看著海洋。

經過一段時間,我踏上南極大地,跟著前輩進去人生第一次進來的潛水艇,根據資料來看,南極海最深深度大約是7400公尺左右,而這次的目標地點是一個因為地層移動所露出的斷層,深度5000公尺的地方,遺物在斷層露出面出現,當時在採取地形資料時有留下標記,所以前輩說這次應該是很快就能上岸了。

「雖然我們可能要住一天就是了,我們是要回程時才能順便將那個遺物挖出來,科研要做的事可多著呢!」

雖然曾看過電影或是小說演飾的潛水艇給人有種很小,坐不下多少人,但實際狀況是好上一些,除了基礎的耐深海外殼,動力區、操作室、水箱房,還有一個用餐環境,加上8個床位,意外還不錯,雖然早就有富豪擁有私人潛艇,而且還超級豪華,但沒辦法潛這麼深。

「這個潛艇可不錯呢,之前我坐過的才3人能坐!真的出現緊急事件的話我還怕人手不夠,但6個人就行了,你們兩位就先去休息吧,操縱交給我們專業的來。」

船長說完,前輩表示想用潛望鏡看看外面,操作員打開螢幕,但是看了看都是黑色,並說已經來到深度3000公尺,然後我們又參觀一下其他人員的工作,機械師表示要隨時巡邏並修理機器狀況,管線員要在線路有問題時迅速解決,醫師則說有身體不適找他,最後一位是保安人員,他說基礎上是維護船上人員秩序,但能在這裡的人都是有審核通過,精神正常的人,不用太擔心,於是他秀了秀他鍛鍊的肌肉,還說他也是這次潛水服裝的測試者,都看完後回到房間,前輩決定等等再睡,先看個書,我則是有些疲累,睡了一覺。

原本睡得挺安穩,突然一聲詭異的聲音響起,我不知道是什麼,但像是生物的吼聲,但如果真是這樣,那發出這麼大且還能穿過隔音牆的生物是什麼?我瞬間跳起來,前輩也有些緊張,於是我們去問船長那是什麼聲音。

「記得好幾年前不是說溫室效應讓這裡出現許多大型帝王蟹嗎?自那之後幾年,就有聽到這詭異的吼叫聲,當時有個隊員說是克蘇魯什麼來著的怪物,然後就退出這個地區的任務。但如果真的是怪物,我們當年的3人潛艇早就被吃掉了,放心啦放心啦!那大概是地層移動的聲音,雖然還沒對此有研究成果,但也不是很常聽到的,你們算走運的,上面的地質學家一定等等要跟我拿現場資料了。」

話題結束,我們互相聊天一陣子,知道自己已經睡很久了,原本的科研任務已經做完了,在回程了,早餐都錯過了,而前輩則是吃完又回來睡一下,我問船長他們有沒有睡,船長則很爽朗的笑說不然現在怎麼很有精神呢?

船長看了下深度,以及方位跟定位,跟操作員說下潛,正式朝我們的遺物前進,突然,到4000公尺時,操作員突然喊出緊急事件,說底下有不明物體上潛,船長聽到,馬上說急速向右迴避,然後拿出廣播向其他地方的5人說抓緊附近欄杆!果然不到5秒一個巨大的撞擊聲響起,船內天搖地動。

「打開錄影機!我們準備搭逃生艙!」

「船長!逃生艙外面有東西堵住了,無法彈射出去!」

「用探勘用鑽頭,我以我的權限允許攻擊不明物體!」

操作員按下按鈕,連隔音牆都能聽到鑽頭的運作聲,不禁讓人一時懷疑到底是要挖什麼物質才要如此強力的鑽頭,但還沒來得及想到前,巨大的吼叫聲直接傳入船內,這次比被吵醒的聲量比起來差太多,能感受到音波的震盪,連我全身的內臟都感受到了。沒來得及用手指塞住的人全部昏倒了,我發覺到的時候,沒錯,只剩我一個,我原本奢望操作員有塞住耳朵,去其他地方看其他人都昏厥了,現在……連逃出去的機會都沒有了。

外面有低沉的悶吼聲,我憑著記憶按下操作員當時按下的螢幕顯示鍵,一張巨大的面孔,尖牙利齒,充滿眼睛的大雙手抓住潛水艇,牠的上半臉充斥許多怪異的人面孔,而那些人面孔就像注意到視線一樣,每個眼睛同時看向攝影機,就像透過攝影機為媒介,直接看著我,看著我,看著我,看著我看著我看著我看著我看著我看著我看看看看看看看看看看……

「喵嗚~喵嗚。」

突然聽到貓叫,意識突然回來了,腳邊居然是當時甲板上的黑貓。

「你怎麼跑進來了?雖然我們也逃走不了……。」

「喵嗚?喵!」

黑貓轉向螢幕,看了一眼,轉眼之間突然消失不見,我還來不及對是此做出反應,然後潛水艇又天搖地動,但我看到螢幕顯示,那隻怪物被另一隻更加巨大的黑影抓住,怪物不斷掙扎,只見黑影的手使勁,怪物的身體凹陷,最後黑影將怪物身形撕裂,終於怪物的手鬆開,我也這時腳步不穩,後腦杓撞到牆壁,就昏過去。

事後我醒來時就已經在醫院治療,前輩說幸好沒撞壞腦袋,說我頭撞傷流出血,幸好船長他們醒來後立刻用最短航路將你送回陸地緊急處理,然後請直升機直接載過來醫院及時動手術。

在住院期間有幾個黑衣男子進來病房,要我對於在潛水艇上看到的事情絕口不提,並給予封口費,而我則是要那個遺物做為封口費,但是黑衣人說那個地方大面積被破壞,早已找不到遺物,我也只能收下。

在傷勢沒問題後,走出醫院,往醫院頂端拍了張照,在看有沒有拍好照片的時候,發現照片上醫院頂樓邊緣,那隻黑貓的視線是直視自己的方向,但是我再看上面時,黑貓根本不在那裡,我原地思考一下,到附近的超市買了個魚罐頭,先跟醫院的人說聲抱歉,然後將魚罐頭打開並藏在不會有人踏過的草叢。

「感謝您的幫助,雖然我一樣會繼續神學研究,不會說所有神明都一定存在,而是曾經有某個或是某種存在被稱之為神明,感謝您在我認為沒有神能救我時救助我,請收下這個簡單的禮物,我不請求回報,因為我已得到許多。」

在神學家離開後,黑貓鑽進草叢,將罐頭吃乾淨,然後在沒人注意的時候將罐頭準確無誤丟進資源回收,然後慵懶地伸懶腰,就像平凡無奇的街貓一樣躺在有太陽的地方,呼呼大睡。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