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71 articlesIn total 51224 words

窮了誰?海鮮吃不吃的起,與我無關?

Ryan

記得兩年前寫過一篇,何謂貧窮?我的觀點是,貧窮是沒有選擇的,也無法承受更多的風險,犯錯。這幾天沸沸揚揚討論到底該吃不吃海鮮,中國統戰論點、楊丞琳本人個性難搞等。綜藝節目總要設計些橋段,讓來賓講點中聽的,你覺得矯揉造作,他們還覺得感人肺腑,誰不是苦過來的?

《二訪女僕店》

Ryan

過年前說好要跟大學同學約喝咖啡聊天,沒想到她說想去逛女僕店,想起之前星文介紹我去的店,那就走吧!女僕店的店員情緒勞動密度非常高,不管來什麼樣的客人,都能好好地招呼、讓對方有被療癒的感覺,想想可以跟可愛妹子聊天不覺得很開心嘛?是說餐點就還過得去,畢竟大部分到店消費的,不是喜愛御宅文...

《性剝削與情慾工作者》

Ryan

昨天晚上報名了酒與妹仔的日常主講的講座,主講是筠筠跟川川,除了分享酒店工作內容外,滿多印象深刻的點,就僅存的記憶一點心得分享: 1.酒店公關不是靠美若天仙的外表,而是交際跟手腕—很多人以為酒店從業人員(以下簡稱公關),每個都超正身材超好,其實只要能夠好好與客人聊天,基本上外貌條件...

監獄裡 關了我們這一代的人_《時代革命》觀後心得

Ryan

70年前,台灣經歷了228、黨國集權統治,我們有幸等到了真普選。而香港就在3年前,經歷著前所未有的暴行、凌虐、私刑。看這部片前我做了很多心裡建設,告訴自己,如果真的想哭就哭吧,因為這是人間地獄。導演也許為了避免觸發《逃犯條例》,做了很多遮掩,許多片段也淡化過,若要深入了解前因後果,可參考梁啟智的《香港第一課》。

學習延伸與進程

Ryan

來回顧一下,當初愛上人像是因為看到了Ed的作品,想說這位阿北也太強,作品呈現一種淫蕩又愉悅的氣氛,model的自信與融入,不斷給予情緒跟表情,很多人羨慕他以此維生,尤其調色的部份呈現強烈風格。期許可以拍出這種作品,從模仿學習開始吧。去年四月報名了第一場人像拍攝教學,遇到超厲害的m...

第一次走進女僕店 其實我很緊張

Ryan

最近為了做攝影的拍攝前準備,想找點女僕裝作為參考資料,走到店門口時候猶豫了下,裝潢很可愛,菜單價格也不貴,正準備走進去時,一對中年夫婦走過,男的網餐廳店裡望了望,落下一句話「裡面都宅男啊」,頓時讓我縮手,但想想不行,還是得去取材,看著牆上寫到:進入前請按門鈴,按下門鈴,表演開始了。

無知的歧視

Ryan

看完龍龍跟老K的事件,想起早上跟我哥的談話,許多人對於身份、性向、種族一直停留在不可思議的刻板印象中,甚至認為這只是玩笑,不是羞辱。早上起床閒聊時,我哥問起我為什麼要學印尼文,是不是想娶個外籍配偶,我馬上回應這是個歧視你應該道歉,而他卻笑笑地說我只是覺得取外籍配偶想像那畫面滿有趣的。

《採訪的準備》

Ryan

相較板上一堆先進跟經驗豐富的大哥美女們,簡直班門弄斧,而這陣子做了些訪談有些小心得,當成閒散的嘀咕吧,寫這篇的目的是,不要再罵記者是北七了,事前準備跟調查還有許許多多的鳥事,你覺得沒什麼的話,就當笑話看吧。首先要先接到案子(廢話),或是自發性啟動專案,像我這三年一直在進行的訪談計...

《三體 對於自卑的嘲諷》

Ryan

花了不少時間啃完這部中國作家的大作,分為三部曲,從地球走到宇宙,雖然當中許多的物理學假設我無法考究跟查證,但當中許多隱喻我覺得很有趣。當人類鎖在地球時,可曾想過宇宙之外有其他文明入侵地球,且科技與武器遠高於人類所想,當我們還在茹毛飲血的時期,對方開著戰鬥機殺向村落,我們卻對敵人毫無頭緒。

開放式關係的實踐與反思 我到底愛的是誰?

Ryan

訪談Doreen 對於性別與身體自我認同,最大的壓力卻來自於母親,天氣炎熱穿著細肩帶背心或是bratop,母親就會唸她「是想穿給誰看」「穿這樣是要勾引誰」,而這也是D早早選擇搬出去住的原因之一,無法跟家人好好相處,每次訪談的開頭,我總喜歡請對方自我介紹,而D是第一位跟我說好難自我...

奧運慶典下的國族情懷

Ryan

奧運要結束了很想寫這個題目,前幾天大家陷入一種集體慰藉高潮,實在不想掃興,這是慶典的功能與目的,想起三國志策略遊戲,士氣不夠高就花錢辦酒席,一樣的。前兩週台灣島上陷入一種有如紅葉少棒般的狂信狀態,「台灣」成了關鍵字,中華台北則是借殼上市明不正言不順的玩意兒,奧運會歌重新填了詞,旋...

開放式關係會不會失戀?

Ryan

看到鄭家純的事件,想起之前採訪過幾位開放式關係的受訪者,旁人聽起來不可思議的伴侶關係,對他們來說,親密關係的建立不一定是一對一,也許是三到四人構成的網絡;若一開始就把一對一關係設為唯一解,那就無法理解當事人的無奈。親密關係的實踐與認可若要每個人都賦予同樣的價值觀,這在看待關係上反...

【捐款與捐物】

Ryan

這陣子一直在處理捐物跟大部分的線上捐款,做募款部門也有段時間,來講講最近的感想: 1.衝動型捐款 一般社會大眾最常做的事情,看到狗狗小孩好可憐捐一下,冰桶挑戰隔年漸凍人協會捐款馬上掉下來,這種一窩蜂的方式短期真的很亮眼,但這個話題能夠燒多久?

疫情下的抱怨與攻訐

Ryan

這陣子看了些新聞跟即時通信傳遞的訊息,覺得真假訊息亂竄的狀況越來越嚴重,開「美玉姨」我猜大概來不及,所謂的情緒宣洩暴漲,先前缺口罩時候哀號一片,現在換成疫苗,這樣大聲嚷嚷到底幫了誰,不管買不買得到,做好個人防疫控管不才是最有效的嗎?就算打了疫苗也頂多降低重症機率,並不代表完全免疫...

人像攝影的性別角力與信任感

Ryan

我發現我在寫這段話的時候好彆扭,人像攝影的性別權力觀察,因為我當下也深陷其中,在彼此建立的規則跟默契中形成彼此都同意的解構跟使用,但這個共識的客體只存在我跟model還有攝影指導老師之間,我並不能阻止其他人用不同的動機去參與人像攝影。可以很清楚知道在場有人的拍攝角度跟構圖,並不純...

如果異男說我要幹死你,那反過來女生可不可以幹死對方??

Ryan

待在非營利倡議組織的S,擔任倡議以及招募的工作,認為公司的環境是性別友善的,例如公司的主管階層,就會刻意將職員的性別比例保持五五分,而在婦女節或是母親節,更會舉辦女性影展,或女性賦權的體驗活動,例如全公司的人嘗試畫指甲畫Henna,員工也可以請生理假。

追尋,到底是追尋想像中的愛情?

Ryan

R是一位按摩師,對於親密關係保持著距離,會稱為伴侶為床伴,但並不覺得需要以交媾作為情慾抒發的方式,擁抱、撫摸與交談,看到喜歡的對象就會嘗試邀約對方,以按摩為名義,希望能夠進一步發展關係。可能是小時候遭受父親毆打的經驗,缺乏了年長男性的依賴親密感,在找尋對象時,曾經就找過年長的男性...

繩縛初體驗 用麻繩進行對話的親密關係

Ryan

上個月收到朋友來訊息,問我要不要去聽音樂祭,當天還有繩縛的體驗課程,想說沒參加過也想一探究竟,便報名了課程,音樂祭一群年輕人衝撞搖擺、喝掛喧鬧已司空見慣,時間來到晚間10點,依著當初報名報名的順序進入房間內,一群人男男女女席地而坐,老師開口講起繩縛互動的基本觀念,安全。

自我審查? 生理女陷入父權凝視的困境

Ryan

就讀心理諮商系的X,覺得女性常常會要求做「受害者想像」,「妳怎麼會覺得他在看」「妳長這樣確定對方會對妳有意圖嗎」,X覺得無法接受,好像女性得符合某些條件才是有吸引力的。說到性騷擾的經驗,曾跑去修中文系的課,就發現某個男同學直盯著X看,一節課、兩節課,過了一週,那男孩才走到X附近的...

生理性與性別流動的觀察

Ryan

P是一位護理系的學生,高中時讀女校的關係,成長過程中接觸異性戀男性的機率,與同年齡的女生來說少很多,再加上專業學科的學習過程,「生理性別」被化約成醫療觀點,因為要學習如何做生理評估、翻身、注射以及術後監測等,護理師的工作會把女性跟男性視為「個案」,因此覺得性別對P來說是少被討論的。

身體操作與自我展演

Ryan

這次的受訪者L,年僅20歲,對於性別議題涉略相當早,穿著白色馬甲、短版外套與迷你裙,及膝長靴,散發著強烈的氣勢,若這身打扮去夜店毫無違和;說明了來意,簡單寒暄自我介紹後,開啟了這次的訪談。約在一間她喜歡的咖啡廳,跟老闆熟識,依稀記得老闆稱她為戰鬥服妹,熟門熟路地走進店家,挑了個喜歡的位子便坐下,毫不扭捏。

學測作文試寫《如果我有一座新冰箱》

Ryan

從醃漬到風乾,人類開始食用肉類與蔬菜,在無法獲得生鮮保存技術前,這是當時最好的手段,延伸各種保存技術,直到冰箱的發明出現,我們可以獲得各種食物,包含生魚片這種容易腐敗的食材。舊冰箱,總是塞滿各種長輩不知道在哪買到,用紅白塑膠袋隨意包著的醬菜、從端午放到中秋的肉粽、上個禮拜還沒喝...

《Hail Satan》無神論的撒旦信徒

Ryan

這是一部討論以撒旦作為名稱,實際上講求人性與自主,反宗教壓迫的紀錄片,裡面的人雖然自稱satanism,卻不是那種吃人肉、血祭等詭異的邪教,當然不會有人認為自己的信仰是邪教XD,而是透過反思跟建立反派角色來強調批判性,首先的命題就是質疑美國到底是不是個基督教立國的國家?

《納人說》正在消失的文化

Ryan

最近看到的紀錄片,短短不到50分鐘,簡短地描述了摩梭人的生活,摩梭人位於雲南一帶,有自己的語言與文化,習俗,印象深刻的是當中提到「走婚」,片中說道,摩梭人的婚姻是種誓約,兒子在娘家生活,父親則在原生家庭,雖然沒有住在一起,但他們還是有夫妻的默契。

窮途末路該怎麼求生

Ryan

單親媽媽殺了兩個孩子,兩方不同的看法,一說她可憐到了極點這社會根本沒接住她,另一則說這人自甘墮落還拖著孩子去死。這邊先不談社福會怎麼做,畢竟討論串落落長,我想聊的是,何謂「貧窮」?整天把沒錢掛嘴邊,好手好腳不事生產,這是大部分對於貧窮人的樣貌描述,也許真有部份人不想努力,平庸的人...

我的善心就該每一分都被用盡?

Ryan

看了朋友在版上討論到,有民眾認為她捐的錢,就該每一毛都花在服務對象上,底下留言還有幫腔說,辦公室的水電費用跟社工會先花掉部份捐款,「剩下」才會落到服務對象。接下來以我的理解稍微解釋下名詞: 專款專用— 你的捐款會落入特定專案,不能挪用到其他地方,例如妳捐了兒童營養午餐專案,就不會用在社區照顧或是老人安養。

《the social delimma》_被操控的人際網絡

Ryan

找了影片來看,當初會警覺到facebook的牆面訊息真實度,是因為有次看到篇有趣的新聞,發現某個熟識的朋友也按了讚,便想跟她討論下新聞內容,她卻回我:我沒按讚也沒看過那新聞。好的,這下我知道除了廣告推播之外,facebook不斷在塞訊息給大家,這是一種互動實驗,也造就我對於數位廣告一直抱持觀望的態度。

嘗試展現自我的女性,到底是誰想要的樣子?

Ryan

這次的受訪者R,簡約帶點撫媚,語調輕柔,初次見面會以為是哪戶人家的名門閨秀,實際認識下來,才發現所謂氣質與價值觀,能夠塑成某種樣貌,雖然以大眾的觀點來說,可能會是個討人喜歡的樣子,但就實際訪談下來,發現還是有許多矛盾跟掙扎。高中時候為了離開初戀的傷心地,隻身到日本念語言學校,唸完...

議題圈中的自己人 無法體認受害者心情的他者

Ryan

最近在跟婦權運動者聊這幾天發生的新聞事件,包含高雄女學生誘拐、丁允恭渣男劈腿等等,想說也來關心下,便回說Chris Evan有裸照流出,男性也有可能是受害者,但被給了個軟釘子,說「男性習慣於爭奪話語權,這是壞習慣」,好的,其實我有點錯愕,被貼標籤了(?

不要再鼓勵了,思覺失調的孤獨之路

Ryan

最近終於找個機會跟家裡人談談自己,維持兩年的看診狀況,也分享了每天服藥,跟陷入鬱期該怎麼做,但得到了幾個回應,就像Goffman談到標籤化與解離時,常提到的「那個」,擔心我會不會哪天跑去自殺、要不要出去走走,或是搬到鄉下地方去住,不要急著找工作等等… 好像生病了,就看起來更脆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