はる

@usomushi

全麥吐司/辮子麵包

這是一個系列,記錄整個準備證照的過程。比較偏向上完課的心情與感想。我盡量簡短的敘述,要是覺得文長可略。

白吐司/波羅甜麵包

這是一個系列,記錄整個準備證照的過程。比較偏向上完課的心情與感想。我盡量簡短的敘述,要是覺得文長可略。

分享一小段以前未寫完的小說(下)

在那之後,我一個朋友向他告白了,當然一如既往的擺出同樣嚴肅的表情,鄭重的跟她解釋,並露出難得的微笑向她道謝。那位朋友至今還喜歡著他,不過那份喜歡最終轉為解釋成欣賞的心情會比較妥當些。挑選起今天要用的食材,我漫不經心的繞了遠路,想著為何當時他跟我道謝,道謝什麼呢?

分享一小段以前未寫的小說(中)

「緋ちゃん?」(小緋?) 「先生?」(老師?) 「どうしてここにいる。」(我什麼你會在這裡。) 「ああ、それは…掃除ですけど…」(啊…這個嗎…只是打掃環境…) 「けど?」(打掃環境…然後?) 「すみません。」(不好意思。) 「どうして謝りますか。

分享一小段以前未寫的小說(上)

太多題材想寫,但又怕輸給過去的自己。一直遲遲無法動筆。

草莓黑森林

來寫篇短文

姑且將此稱為,「余計な年」(多出來的一年)吧?

もう終わるんだ?疲れた。(已經結束了嗎?累死了。)我站在原地低語著。接著,還是挪動原本不想移動的腳步,到便利商店門口等待家人接送。將近一年前,那支已經跟了我12年的手錶,在第一次提離職的那天, 停擺了,像是某個時間就此停滯。是的,在這間公司,我提了兩次。

小說 第一篇章-3

12月12日,女大生行刺事件後第五天。吳奇根本是靠著意志力,回到他與他那個只會在他面前耍帥的愛人的家,癱軟在客廳的沙發上。這幾天他都沒回來過。桌上還擺著好像是前幾天吳源忘了丟的速食餐包裝紙。他可以想像那個人等他等到睡著,隔天又以為是上班日的,匆忙整理完跑去上班的情景。

小說 第一篇章-2

「喔...欸?校...」說得好像只是普通的交辦事項一樣...這所大學的校長行事風格果然還是很古怪的想著。他再度停好車,向站在封鎖線旁的警察表明身分後,進入現場。裡頭有一區拉起了封鎖線,看來是那名學生被行刺的地點。進一步了解後,昨晚約莫八點多,醫院打來警察局報案。

小說 第一篇章-1

希望最後的最後觀眾能幫我取名哈哈(不過真不知道要寫到什麼時後~

長頸企鵝

半夜在那邊拔蘿蔔做什麼!隔天還要上班RRR

無題

要是夢到現實認識的人,真會讓人害羞死了(掩面)想實現;卻退卻成只選擇相信,它只是「可能」。

無題

印象中那個房子是我們重新粉刷的。當然每個房間都由不同人所構成。艷紅與紫色渲染成的餘暉;淡藍伴隨著些許的白…各式的風格充斥著這棟看似雄偉,裡頭卻已不堪使用的房子。我,唯獨對一間房間擁有著特殊的情感。那是一間白與青蘋果綠的色塊組成,排列不論,線條亦富含設計感。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