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打工人评论

草根观点,透过现象看本质

哪个出卖社区的华人如此恶劣,陈冠希和黄颐铭都出来谴责?

今时今日在纽约唐人街,出卖社区的华人似乎觉得自己能只手遮天。

华人会歧视华人吗?当然会。历史上不乏这种歧视自己族裔的华人,出卖自己族裔的利益,向外族侵略者示好:“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为了向侵略者证明自己的忠诚,这些人对内压迫起自己族裔来更狠更卖力,对外则自居为本族裔代表,让其他族裔更觉得华人贱。这种人之让人不齿,理应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今时今日在纽约唐人街,这种人却似乎觉得自己能只手遮天。

诸立山和诸宝承父子是唐人街最大的业主,在最繁华的坚尼路和包厘街一带拥有多处物业,还经营银行、餐馆和酒店。儿子诸宝承更是美国华人博物馆的董事会联合主席和总经理。诸家父子多年来靠着收租和赚取商铺的利润(他们的合约往往让他们向商户抽取一定百分比的利润),已跻身“疯狂有钱”的那批高等华人了,而博物馆又让他们在赚钱之余享有“文化代表”之名,可谓名利双收。

不过,他们的成功是建立在出卖社区的基础之上的。首先是纽约市政府拟在唐人街建新监狱的计划。该计划拟在唐人街花几十亿美元建全国最高的监狱,遭到社区一致的谴责和反对。于是,白思豪市长想出贿赂这一招,打着“投资社区”的名堂给美国华人博物馆(Museum of Chinese in America,简称MOCA)拨了3500万美元换取它对监狱计划的支持,顺理成章地声称他关心唐人街并得到社区支持。博物馆呢,当然不敢明说它喜欢监狱,面对社区的质疑时就辩称反对也没有用,干脆在里面拿点好处得了。

唐人街新监狱计划渲染图,右边是拟建的新监狱。

其次,诸宝承在今年年初疫情有所缓解时逼迁了美国东岸最大的中餐馆金丰大酒楼,让180名工人失去了工作。在唐人街,金丰一直以来有着地标性的意义,众多社团搞庆祝活动和新年派对都选在那里,而国内外游客光临唐人街时都会选择到那里用餐,可以说是起到社区中心和经济中心的作用。诸氏家族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早在二十年前他们就逼迁了金丰旁边的另一家大酒楼,并在其址上盖了一幢豪华酒店。所以,当诸宝承在报纸上声称“没有人比他更关心金丰”时,他的虚伪和嚣张只能更激起人们的愤慨。如今,金丰只能选择在一个小得多的铺位重新开张,不但多数工人不能回去工作,酒楼本身也失去了之前在社区所拥有的重要功能。

金丰大酒楼曾是美国东岸最大的中餐馆,是纽约唐人街重要的经济和社区中心。

再者,白思豪市长今年把唐人街的一部分纳入他偏袒地产商的【苏豪区(SoHo)土改方案】。该方案打着建造“可负担住房”的幌子允许地产商大建豪华高楼,让方案包括范围内的地产升值,导致周边地区的地税和租金上涨,使低收入家庭和小商户更难在社区维生。不出所料,该方案包括了诸氏家族的多处物业。白思豪市长声称该方案促进“种族平等”,却没说他帮的是有色族裔当中的哪些人,伤害的又是哪些人!

【苏豪区土改方案】渲染图,表明诸氏家族的物业将受益。

自从三月份诸氏家族逼迁金丰大酒楼开始,金丰工人便联合社区民众发起抵制诸氏家族生意的号召,有老有少地在博物馆门前拉开了纠察线,要求诸氏家族重开金丰的大餐堂,并要求博物馆退还3500万美元。可是他们得到的回应却是博物馆方的侮辱:博物馆馆长姚南薰对媒体宣称老人们出来示威是“收了钱”的,还说收钱示威是“华人的潮流”。显然,这些“高等华人”自己见利忘义,就以为所有华人都跟他们一样!而为了对付年轻人,博物馆甚至派出的一名老白男经理对年轻女性示威者进行性骚扰。通过调查,人们发现博物馆内部一直鼓励性别歧视的行为,仅仅今年就有两起性骚扰案件。这个自称“保存华人历史和文化”的博物馆竟如此实行种族和性别歧视,令人震惊。

金丰工人和社区民众在美国华人博物馆门前进行持续的抗议。

不过,抵制博物馆和诸氏家族生意的行动得到了社区的广泛支持。行动的主办方保护华埠和下东城联盟发起请愿书联署,敦促现任和继任市长和市议员保护社区,具体要求包括取消监狱计划并用资源来救市、要求诸氏家族重开金丰餐堂、为小商户减租减地税和通过社区计划阻止豪华高楼兴建等,开展三个月以来已获得超过8000个签名,并得到各级民选官员如联邦众议员纳德勒(Jerry Nadler)和马洛尼(Carolyn Maloney)的支持。畅销回忆录《初来乍到》(Fresh Off the Boat)的作者、导演和电视节目主持人黄颐铭在经过社区的纠察线并了解到抗争的诉求之后,更是在社交媒体上倾力为请愿书进行推广

黄颐铭于2008年经济危机失去工作后开始做脱口秀和经营餐馆。其回忆录《初来乍到》被拍成热门电视剧。作为网络大V,黄也经常关心唐人街。

诸宝承终于按奈不住了,恼羞成怒地攻击黄颐铭,质问说他邀请了黄颐铭参加他的婚礼,而这就是黄的回报?对于这种可笑的攻击,黄毫无保留地进行反击,公开揭露了诸宝承出卖社区的计划,说他本有意和诸合作开餐馆,但得悉诸有计划抬高地产价值和推倒唐人街的街区之后便退出了合作。

黄颐铭在Instagram上揭露诸宝承的丑态:“你以为我参加了你的婚礼,就不能批评你了吗?”

诸宝承的丑态在网络上引起更大的声讨,就连香港知名演员陈冠希也公开表态,谴责诸宝承这种出卖社区的人。

陈冠希谴责诸宝承:“Cao这些吃自己人并从中得益的人”。

至此,社区各阶层团结在一起,让这种出卖和歧视自己族裔的华人无处可逃,重新做回过街老鼠!

社区反逼迁和歧视的运动还在继续。欲支持和参与,请:

  1. 签署社区请愿书保护唐人街和下东城:bit.ly/stopdisplacement
  2. 捐款支持失去工作的金丰工人,让他们能够继续参与保护社区的行动:bit.ly/jingfongworkers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美国社会的怪现象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