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rdaily
vcrdaily

IG / @VCR.daily(https://www.instagram.com/vcr.daily/) FB / 請看VCR(https://www.facebook.com/VCR.daily/) 每周時事,深入專題。 每天歷史,迷因圖解。 請看VCR,帶你回顧。

N號房事件背後,究竟我們該關心的是什麼?

近期發生一起駭人聽聞的集體性犯罪事件,席捲了全球的頭版新聞──在這場名為「N號房」(Nth Room)的事件中,嫌疑人透過極度保障隱私的加密通訊應用Telegram,製作並分發非法拍攝的女性性剝削視頻和照片,並以「奴隸」稱呼受到虐待的女性。

韓國總統文在寅隨即向受害女性表示慰問,並下令徹查該案件。根據目前警方調查,至少有74名受害者,其中更包含16人為未成年人。通過「N號房」觀看或散佈非法視頻的人數則超過26萬人,這也讓許多女性開始思考認識的男性是否就是會員。

「N號房」事件曝光後在韓國引發公憤,短短幾天內已有超過250萬人在韓國問政平台「青瓦台國民請願」上請願,要求公開群聊參與者信息,創下了韓國歷史上請願人數之最。

究竟什麼是「N號房」?

「N號房」是一個透過Telegram運作的多個聊天群組,嫌疑人將對女性進行性威脅得來的視頻和照片,以繳交會費多寡進行分類,在每個聊天室上傳長度不一的影片。而為了躲避搜查並分類會員層級,犯罪者針對每個會員進行身分驗證,並提前建好多個聊天群,並分別命名為「1號房」、「2號房」等,因此被統稱為「N號房」。

根據韓國媒體的報導,「N號房」最初由網名為GodGod的網友於2019年初創立,以性剝削為主題的聊天群不斷的演變、擴大。近期更以一名化名為「博士」的用戶創建的一系列「博士房」最為猖獗。

在他創立的聊天群中,根據不同的性剝削程度和影片長度而有著不同的入會費。根據韓媒報導,最高等級的群組入會費約為150萬韓元(約37000新台幣)。除了支付入場費,「博士」要求成員們必須發布色情圖片、影片才能維持會員資格。

這些「奴隸」為何會落入性剝削地獄?

化名崔智秀的受害者接受《韓民族日報》的專訪,揭露性犯罪集團的邪惡陷阱,究竟「博士」如何誘騙並控制受害者,並且長達一年都沒有遭到舉報呢?

3年前,崔智秀開始在外的生活,因為無力支付南韓租房時要求的高額保證金,當時她碰巧在Twitter上看見一則徵人貼文,宣稱是促銷打工的職缺,更可以一次給薪300萬至600萬韓元(約7.5萬到15萬新台幣)並附上徵人者的Telegram帳號,有資金需求的崔智秀便申請帳號,聯絡對方。

一個名為「博士」的帳號回應了她,表示「公司是有獲得政府許可的」,並提供「促銷打工」、「贊助打工」兩個項目做選擇,且「贊助打工」以當場就給薪,但「博士」並沒有解釋「贊助打工」具體的工作內容,崔智秀以為只需要跟「配對人」見面、吃飯即可。

隨後「博士」以需要支付「定金」為由,要求她拍大頭照、提供身分證影本。崔智秀當時認為「去哪裡貸款都會被要求提供身分證影本」,因此並未察覺異樣。然而,這卻成為他跌入陷阱的第一步,讓「博士」獲得她的重要個人資訊。

崔智秀開始與名為Fox Bomb(폭스밤)的「配對人」聊天,當對方要求她提供臉部與裸體自拍,她開始感到很不對勁,但在「博士」私訊她一張存摺的照片,並謊稱「配對人匯給我160萬,發送圖片給他的話,我會立即匯這筆錢給你。」後,崔智秀犯下第二個錯誤。

崔智秀表示她隨即感到很後悔,但又心存僥倖地安慰自己,私密群組設定訊息會3秒內自動刪除。然而,Fox Bomb對她的要求卻越來越過分,在糟糕的心情和對金錢的渴望之間掙扎後,崔智秀選擇勇敢地向Fox Bomb說:「我不想再這樣做了。」此時「博士」卻打電話痛罵她:「X!趕快發影片。你不想拿錢了嗎?」

崔智秀本以為不理會就沒事了,「博士」接著卻將她社群媒體的朋友列表截圖傳送給她,並威脅稱:「我拿到妳所有朋友的聯繫方式。現在只需按發送,妳的裸照就會發送給朋友。」崔智秀覺得自己的全世界都要崩塌了,她立即離開秘密聊天室、刪除了Telegram,「我以為刪除Telegram就會脫離惡夢」。

可怕的事情發生在一個小時後,一個不知名的人向崔智秀的另一個社交媒體帳號發送消息說:「智秀小姐您的照片正在Telegram傳播,請不要再將照片發送給博士。」此時,在「博士」開設的多個Telegram聊天室中,崔智秀被稱為「Telegram中唯一的明星,博士的奴隸○○女」,數千會員觀看她的裸照,對她的身體品頭論足。崔智秀的個人資料都被公開了,她不得不逃到朋友家去住。

N號房事件背後,是什麼樣的想法催生出這樣畸形的聊天室?

韓國受到上一輩的影響,在保守的社會風氣下,又保留著儒家的傳統色彩,導致女性的地位普遍低於男性,韓國男生更常有許多「大男人情節」的想法。

在韓國男性通常在家庭中扮演經濟支柱,掌握較大的權力、不太做家事,因此在傳統的韓國社會仍然傾向女性婚後,必須擔任全職的家庭主婦。因此這些男性早已習慣媽媽替他們打理一切,不做任何的家事,結婚後也不會有要幫忙老婆做家事的自覺;就算老婆是職業婦女,下班後依然要一個人拖著疲憊的身軀,面對本該一起分擔的家務。

儘管隨著時代的變遷,年輕一輩的韓國人有些許的轉變,但社會風氣依舊是嚴重的重男輕女,更有許多男性信奉男性沙文主義,認為男性必然優於女性。以前陣子爆紅的《82年的金智英》為例,不論是從小生長在重男輕女的家庭,還是因為身為女性在學校遭到不當的指責,又或著在職場上遭遇的性別歧視、性騷擾、同工不同酬等,最終更必須為了家庭放棄自己夢想的事業,這樣的遭遇對於韓國女性,卻是如此的稀鬆平常,整個故事描繪了韓國女性長期以來遭遇的不平等對待。

而兩性如此不平等的社會氛圍,更有許多人的想法從傳統的父權漸漸演變成厭女,而這也成為對於女性的不尊重,甚至是N號房如此畸形的兩性關係的溫床。而在這次的事件中,隨著大量國民發起聯署,把矛頭指向所有觀看影片的參與者的同時,竟然也有人把錯誤指向被害女性,認為他們僅是付費觀看正當的成人內容,比起懲罰參與聊天室的成員,應該先懲罰上傳淫亂影片的女性吧。如此檢討被害者的聲音更不在少數,再次證明韓國根深蒂固的性別不平等觀念。

事件過後,身在台灣的我們應該反思什麼?

其實我們都知道不論是金智英的遭遇,甚至是N號房的性剝削事件,都不僅限於韓國,在早期華人社會裡也一直存有男尊女卑、男主外女主內的風氣,甚至早期歐美國家的女性同樣有著和男人地位懸殊的問題。

隨著時代進步,男女受教育程度逐漸縮小,女性社會地位看似逐漸提升,在各種法律面、制度面也都看似開始保障女性權益;但從實際的日常生活探究,某些行業類別、人與人之間的互動,都還是存有對女性的諸多限制、歧視,從生活中的各種細節都可以看出這個社會依舊普遍存在著對男女的刻板印象。

幾年前,《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作者林奕含選擇結束生命,全部的人也隨著這件事認識她和房思琪的故事,在那一刻好像每個人都對這個世界對於女性的壓迫感到忿忿不平,一時之間引來各界的關注。然而,過了那一股熱潮,隨著其他事件的發生,媒體也開始轉移焦點,不再有人報導林奕含,也不再有人提起房思琪扭曲的生活經歷。

許多人會說房思琪只不過是個個案,我們的社會整體來說依舊相當尊重女性。但當父權依舊深入著大眾的思想,當一個個房思琪不斷的出現時,沒有人選擇挺身而出,而是成為「27萬名趙主彬」中的一個,我們還能相信這一切都只是個案嗎?還是這個世界真的對女性有太多的不友善,每個默不作聲的人也都推波助瀾這種壓迫的人呢?

從韓國到台灣,從真人真事改寫的小說到一個一個真實存在的性剝削頻道,這些問題都顯示著社會仍須加緊腳步改善性別歧視的問題。有人會將這樣的行為貼上「女性主義」、「女權自助餐」的標籤,試圖激起兩性間的對立,這不禁讓筆者想到Emma Watson曾經說過的理念,「我們爭取的不是女權,而是希望兩性都能自由。」其實尊重女性從來就不必然厭惡男性,我們只是相信平等,希望在未來的日子,每個人、每種性別都能成為自己真正想要成為的樣子。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