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Version
看看Version

既无故土,也不分南北。

芬兰与瑞典加入北约:为什么?有何影响?

芬兰和瑞典的成员资格对北约来说仍然具有政治上的象征意义,同时也深刻地改变了欧洲的地缘政治格局。
撰稿 | 小新

5月18日,芬兰和瑞典同时正式向北约递交入盟申请。此前,芬兰国会以188票赞成,8票反对通过了这一议案。而长期持有和平主义与反北约立场的瑞典执政党社会民主党在5月15日的特别会议上也做出决定支持该国加入北约的决定。

芬兰化与永久中立

芬兰与瑞典此前长期奉行军事上不结盟的外交政策。

1947年,随着《巴黎和平条约》(Traité de Paris)的签订,苏芬战争及继续战争正式结束。发动战争的苏联在两次战争中阵亡共计30余万人,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芬兰也面临着来自苏联持续的巨大压力。因此,1948年,两国签订《芬苏友好合作互助协定》(The Agreement of Friendship, Cooperation, and Mutual Assistance of 1948)。

在该条约的影响下,尽管并未加入北约和华约组织,芬兰实际上持续维持了亲苏联的外交政策。与苏联关系亲密的乌尔霍·凯科宁(Urho Kaleva Kekkonen)长期执政,更使得苏联不断对芬兰政治施加重大影响。这种现象被称为「芬兰化」(Suomettuminen)。

伴随苏联解体和冷战结束,芬兰摆脱了来自苏联的压力,进而快速倒向西方。1994年,芬兰成为北约的「和平伙伴关系」并于1995年加入欧盟。但芬兰仍然维持了与俄罗斯的友好关系。

瑞典一直是一个地区性的军事强国。但因为拿破仑战争,瑞典于1809年被迫割让芬兰地区给俄罗斯帝国。同年瑞典爆发了政变,使得瑞典成为一个君主立宪国家。其后瑞典确立了永久中立的外交政策。瑞典在两次世界大战中均维持了至少表面上的中立。

冷战结束后,瑞典放弃了军事中立原则。1995年,瑞典加入欧盟,并且更积极地参加了北约的军事活动。

骤升的支持率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使得两国民众对于俄罗斯的警惕心骤升。芬兰国防信息规划委员会5月18日的民意调查显示,三分之二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支持芬兰加入北约,而就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前,仅有28%的芬兰人支持这一点。

芬兰外长佩卡·哈维斯托(Pekka Olavi Haavisto)向《外交政策》杂志解释,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所展现出的动员能力、战争意志以及俄罗斯「对使用包括核武器在内的非常规武器的宽松言论」改变了芬兰人的对俄罗斯的看法。正如芬兰总理桑娜·马林(Sanna Mirella Marin)所说,「俄罗斯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邻居」。

瑞典国内的民意更加复杂,瑞典维持近200年的中立传统使得支持加入北约的民众在战后仅上升至六成左右。许多民众指出,瑞典已和北约有着深度合作,加入北约只能使其完全放弃其中立原则而带来的利处不多。但是,哈佛大学国际关系教授斯蒂芬·沃尔特(Stephen M. Walt)分析,正如芬兰一样,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改变了瑞典政府对俄罗斯愿意「使用暴力」和「承担巨大风险」的评估,使他们认为俄罗斯有能力也有意愿发动战争。

更重要的是,当芬兰加入北约以后,在军事上合作密切的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国家中,将只剩下瑞典未处于北约的集体防御体系中。瑞典在国防上将面临极大的不稳定性和危险。因此,当芬兰正式宣布申请加入北约以后,瑞典执政党社会民主党在特别会议中改变其长久以来的立场,决定申请加入北约。瑞典国会的七个政党中,仅有左翼党和绿党仍然反对加入北约。值得注意的是,瑞典左翼党尽管反对加入北约,但它们支持提高瑞典的军备水平。

5月4日,芬兰士兵与美国、英国等国的士兵一同参加军事演习,© Getty

北约没有正式的入盟流程。根据《北大西洋公约》第十条,北约可以一致邀请任何其他有能力推进本条约原则并为北大西洋地区安全作出贡献的欧洲国家。依据惯例,当一国正式提出入盟申请时,北约将在成员国组成的北大西洋理事会会议上评估该申请。

根据1995年的《北约扩大研究》,评估标准包括基于市场经济的有效民主政治制度;公平对待少数群体;致力于和平解决冲突;为北约做出军事贡献的能力和意愿;以及文官对军队的控制。鉴于两国与北约的关系已经十分紧密且同为欧盟成员国,观察家普遍预计这一评估将很快完成。

当评估完成后,北约将与加入国家进行入盟谈判。谈判结束后,若候选国正式发函表示愿意接受入盟所需承担的义务,北约将与它签订议定书。成员国将批准该议定书,随后该议定书存放于华盛顿,标志着候选国正式加入北约。考虑到部分程序需经各国议会批准,该过程可能长达一年甚至数年。

土耳其总统声称土耳其反对两国的申请,但由于美国在北约中的影响力,观察家普遍表示土耳其的反对更多是希望在入盟会谈中获取更多的谈判筹码。

两国加入将为北约带来什么

加入北约将意味着遵守最著名的集体防卫义务以及向北约提供经费的义务,除此之外还将带来一些基于北约防御计划的法律或安全义务。同时,加入北约意味着将部队置于北约的联合指挥之下。

从地缘政治上来讲,加入北约将加强北欧对波罗的海的战略控制,这是俄罗斯通往圣彼得堡及其飞地加里宁格勒的海上通道。芬兰与俄罗斯共享1300公里的国境线。而芬兰、瑞典和冰岛一样,处于北大西洋和北极海域形成的三角地带的中心,俄罗斯从北部的科拉半岛向那里投射军事力量。两国的加入将使得北约能够有效钳制俄罗斯对任意北约成员国的进攻。

芬兰仍维持1.2万名常备士兵,同时该国每年有2万人服兵役,因此芬兰可在战争爆发30天内动员28万人参战。同时,该国拥有欧洲最大的后备军。瑞典拥有5万名常备军,同时瑞典本身是武器制造和生产大国。两国加入北约后,除了防卫自身外,还有能力协防其他成员国,有效降低美国、英国、法国等国的军备负担。此外,军事分析家已指出,芬兰入盟还将显著提升北约的情报分析能力。

世界已经变了

俄罗斯反对两国加入北约的计划。普京在与芬兰总统的通话中指芬兰没有安全威胁,加入北约是一个「错误」。普京已经宣布,如果他们加入,将采取 「军事、技术」应对措施。北约担心,俄罗斯可能会在加里宁格勒飞地部署核武器或更多高超音速导弹。

由于加入程序完成以前,候选国将不受共同防卫条款的保护,美国已宣布「有信心找到方法来解决任何一个国家对从申请加入北约到正式加入北约之间的时间段可能存在的任何担忧。」英国在5月11日则向两国提供了书面的安全保证。

尽管总体上两国舆论倾向于加入北约,但内部仍对具体细节有所分歧。《卫报》访问了三名来自瑞典和芬兰的普通人,他们对此意见不一。

来自赫尔辛基的教师米卡尔·维尔亚宁(Mikael Viljanen)指「我觉得我代表许多芬兰人说,我们是在两害相权取其轻。我从来都不是北约的粉丝,但普京让我们别无选择。他破坏了这种信任,并清楚地表明,俄罗斯不仅冷酷无情,而且其政权的狂热的民族主义冒险也是非常不可预测的。……但是,我们是否应该像丹麦一样尽可能地关注美国的利益?或者与爱沙尼亚和波罗的海建立更紧密的联系?还是尝试像以前一样担当类似的和平调解人角色?」

来自奥卢的莱夫·瓦伊萨宁(Leif Väisänen)说,「自芬兰独立以来,俄罗斯一直在抱怨并发出威胁。有时我们认为俄罗斯应该闭嘴,洗个桑拿,喝杯啤酒,放松一下。但我认为我国不应该有北约基地。芬兰必须声明它将继续作为北约内部的防御性国家,因为我们不想像英国、美国和其他国家那样卷入战争。」

来自哥德堡的玛丽亚(Maria)则说,「如果其他北约国家之一做一些愚蠢的事情,我不想负责。与土耳其这样的国家建立如此密切的军事关系将是可怕的。」

两国加入北约更多聚焦在获取安全保障之上。芬兰已声明对在该国领土上部署核武器和永久性军事基地持保留态度。但芬兰和瑞典的成员资格对北约来说仍然具有政治上的象征意义,同时也深刻地改变了欧洲的地缘政治格局。普京在入侵乌克兰之前谈到了重新绘制全球安全架构,这或许已经实现,只是未必按照他的计划而行。

无论如何,世界已经变了。

(责任编辑:新不莱梅)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