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botagelg
sabotagelg

中共体制有一种拔然脱俗的可能,共产党可以带人成神带人飞。

中国会崩溃,共产党会垮台么?中

结论在《中国会崩溃,共产党会垮台么?上》已经交待了,中篇分析反贼期盼的王师进京(美国大兵等西方倒共势力)

本来昨晚都快写好了,结果草稿突然丢了,趁还记得部分写出来吧。

误解1: 美国是正义的,西方民主力量对共产党这种红色集权与置之死地而后快

大国(政治军事地位,加拿大就不算大国)注定需要掠夺欺诈小国的资源和人力来成就自身的发展,区别是稍微文明隐晦一点还是野蛮直接一点。而且大国权利背后的资本势力往往对政策影响比普通大众聚起来的民意来的直接有效。比如美国军工力量推动军事较量,koch 兄弟从保守能源到保守主义;与其说中国资本势力影响政治不如说是权贵资本和政治交杂在一起,两方都是自己人勾兑,富如中国首富也一般通过和红二代股东或者红二代资本公司联系搭靠国级干部,难以发展政治势力。君不见一堆名流围在气功大师王林身边,指望通过王林认识愚昧迷信高官太太然后吹吹枕边风。

美国推行民主自由等普世价值,她不是正义的,她的外交政策尤其与正义搭不上边,与愚蠢却极度靠近。

在它成为带头大哥以前的外交政策,我原以恶意揣测它的外交政策是基于它是帝国队伍中的萌新,列强瓜分了地盘,所以它老老实实做生意,拉拢新势力。最近看了点美国历史才知道,不是的,它前期外交就像个没吃过什么亏的聪明小孩子和愚昧流氓打交道,除了买地没什么成果。

外交先天走歪起自于国父 华盛顿的‘孤立主义’,他在总统期满的告别中说: “要将美国建成自由进步的伟大国家,最为重要的是应该排除对某些个别国家抱永久且根深蒂固的反感,而对另一些国家则又有感情上的依附;不要与任何外国建立永久的联盟;美国独处一方,远离他国,这种地理位置允许并促使美国能推行一条独特的外交路线,使好战国家不能从美国获得好处,也不敢轻易冒险向美国挑衅。”美国人也很尊重‘祖宗之法不可废’这一原则😂,努力践行了一百多年。此后真实例子太多.....略过吧,反正花钱做好事结果留下骂名,懂得都懂,第三世界国家现在都不怎么守法,两三百年前,守法,老流氓遵守你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大家都不相信吧🤣

好,直接跳过一二战(中国历史教科书是说美国不参战却大发战争横财,真是高看了这个大傻逼😜),美国人一下子意识到成为了西方带头大哥。这七十年间,人类因为战争死亡的人数就算不按照当今人口比例来算,对比其它历史阶段,可以说是难得的和平阶段,这一点要感谢美国的付出,即使其中有它自己的利益考量。

但这七十年间外交政策也是乏善可陈,就举个跟反贼相关的例子吧。苏联解体前夕,老布什还亲赴乌克兰首都基辅,告诉满心欢喜期盼独立的乌克兰人民:

美国人不会支持那些为了将遥远的暴君换成本地的专制而争取独立的人。他们不会支援那些鼓吹建基于种族仇恨的自杀式民族主义的人。

基本上就是谴责警告乌克兰不要独立,告诉乌克兰人民,以大局为重,苏联会变好的,给戈尔巴乔夫总统时间,他会给你一个民主的苏联。老布什在晚年回忆录中解释道:

无论进程是什么,无论过程需要多长时间,无论结果是怎样,我都希望看见稳定的改变,而和平是至为重要的。我相信其中的关键是拥有政治强势的戈尔巴乔夫和行之有效的中央结构。若然他迟疑未推行与加盟共和国的新协定(即《新联盟条约》),联盟的政治瓦解会加快和动摇国家……他看来作出了这么大的妥协,可能会挑起政变──纵然并未有明确的迹象。我持续为苏联国内的暴力感到忧虑,也为我们可能被卷入纠纷感到忧虑

最后一句话 对”我们可能被卷入纠纷感到忧虑” 高度概括了美国领导作为地球上唯一一个近代组成并成长起的大国在人心谲诈的世界中的一种逃避躲避心态。没有那种‘乱世出枭雄’,挑战试探人类残忍底线的那种想法。我想正因为美国立国之初加上新教主流文化之中那种虔诚勤勉谦卑等特点,缺乏那种古文明的残忍,所以美国人内心很看重Viking ,喜欢意淫维京人那种烧杀劫掠带来的快感。

匆忙结论吧,美国根本不会付诸行动于推翻共产党,就算共党现在发疯屠杀少数民族哪怕杀纯种支人,美国也只会口头谴责加制裁,私下商量弥补共产党少杀人造成的苦难。要知道就连韩国李承晚都能拿韩国做要挟,共产党还不配要挟美国吗?

如果,假设如果,中国出现成体制的反抗军,能和共产党能掰手腕,那欧美就不得不下场了,大概率会居中调停。这样实力的反抗军可能出现吗🤣,听说海外有几十人的反抗军队,但进不去中国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