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chent
Vinchent

Blog : vinchent.xyz 有拍不回,自娱自乐。

人口与人

“人口”学家如果想要达成自己拯救人类的目标,就必须学会用“人”的语言,和“人”对话和交流。

当我们在说“人口”的时候,就已经不是在说“人”了。“人口”这个词,总让我联想到“牲口”。“牲口”不是“动物”,它不具备作为一种动物的丰富又特别的属性,而是一种计量单位,一种计价单位。当我们说道“牲口”的时候,下一步它不是出现在市场上,就是出现在餐桌上。

人口是理性。教育和医疗资源的分配不均和逐步升高的生活成本也是理性。我心里一直有一个矛盾,我们应该依赖社会化养老还是家庭养老?

如果我们的社会化养老体系变得足够完善,那么“养儿防老”就慢慢不再成为生育的理由之一,这样带来的结果或许是生育数量的进一步下降。

如果我们大力主张家庭养老,那么传统观念的沉疴在新生儿降临于世的第一日就刻在Ta的胸口——我的全家指望着我呢。

我个人的看法是,只有当我对孩子完全无所求的时候,我才具备了成为人父的基本心理条件,否则我就是再把自己的问题交给一个无辜的生命来解决。这是对Ta的不公,也将成为这一段关系的原罪。只有无所求,我们的关系里才可能抛弃掉父母的权威,才能放弃掉“我花了这么多钱和精力养育你,你却不……”的对价关系,也才能真正享受像和好朋友相处一样的平等的家庭关系——“忠告而善导之,不可则止”。

但是那些心怀天下的人或许不是这么想的,人不够了,所以要生——他们的降生是为了人类的繁衍,而不是因为他们值得按照他们的意愿,享受属于他们的人生。

说到底,“人口”和“人”是不一样的。那么“人口”学家如果想要达成自己拯救人类的目标,就必须学会用“人”的语言,和“人”对话和交流。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