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45 articlesIn total 38367 words

最近看什麼:《媽的多重宇宙》|廢影評

沈廢年

《媽的多重宇宙》就像稜鏡,折射出不同的自己。如辛波絲卡在〈種種可能〉一詩中,運用「我偏愛⋯⋯」的句式來表現自己。《媽》提到人生中每做出一個選擇,便分岔出一個宇宙。然而,在無盡的可能中,我們究竟活成了什麼樣的自己?這是劇情中的主角Evelyn要回答的。

最近看什麼:《尋人啟弒》|廢影評

沈廢年

集結每周粉專上的短評。這周是:《尋人啟弒》

《月影》—— 思念成影,思念著你|廢影評

沈廢年

《月影》改編自吉本芭娜娜的同名小說。透明而魔幻的敘事,講述遭逢親人驟逝的主角們,嘗試在「月影」與亡者再相見。氛圍與配樂搭配得很好,讓故事很好地從日常過渡到魔幻的「月影」。可惜的是,故事過於碎片化,流於驚奇而薄弱。

廢年週記:煮飯、電影、日本|沈廢年

沈廢年

大約就是對近日抓出三個關鍵字的,人生的回顧。

廢年週記:spotify回顧、《Solamin》、綠黃色社會|沈廢年

沈廢年

大約就是對近日抓出三個關鍵字的,人生的回顧。(誤刪,重發)

最近看什麼:《總編的復仇》|廢影評

沈廢年

拍出《聽說桐島退社了》的吉田大八,再次交出了一部錯綜故事線但條理分明的作品。片名看起來是復仇,實際上是出版業大亂鬥,由一線影星飾演的各個角色,捍衛著各自的出版理念,沒有人是絕對正確的,也因此整部電影充滿樂趣。

女性影展紀錄:《魂斷美少年》、《天亮前的戀愛故事》⋯⋯|廢影評

沈廢年

不知道是不是有參加選片指南的關係,這次看的都蠻喜歡。今年的副標「幻形共生IMPURE」,中文聽起來玄,如果從英文直譯就是「不純」。呼應著社會本來就是由不同性向,不同個性的人雜揉而成的。深一點地說,或許如古老哲學所想像的,我們的世界不過是理型的瑕疵品。或者「純粹」可能從來只存在於虛構的作品,而現實中的人們是醜陋而美麗的。⋯⋯

最近看什麼:《沙丘》——少年將成為神話

沈廢年

開場時一片漆黑,古怪的聲響飛快掠過,字幕寫著:「夢是來自意識深處的訊息」,是的,一場浩大的幻夢就要開始了。《沙丘》將遙遠的未來拍攝得如詩如畫,殘酷而典雅。只使用了小說第一集上半,卻也預告了往後故事的精彩。《沙丘》或許是「年度最強打書廣告」也說不定。

看一下Netflix吧!:《原鑽》|廢影評

沈廢年

觀看《原鑽》的過程令人膽戰心驚。亞當山德勒帶來暴亂,躁動而窩囊的演出,跟喜劇時的他相比,儼然是人格分裂。緊張、刁鑽的剪輯,讓人不免隨著電影起伏。這是渾蛋的故事,也是令人省思的人間異話。

看一下Netflix吧!:《喪屍未逝》、《歪小子史考特》|廢影評

沈廢年

看一下Netflix吧!系列文會討論在Netflix上看的電影。這篇有《喪屍未逝》、《歪小子史考特》

廢影評murmur:金馬奇幻閒談

沈廢年

將2021金馬奇幻的觀影經驗紀錄一下。這次總計看了六部片:恍惚聽見你愛我、血色巴塞隆納、早安甜心歐嗨喲、超越無限兩分鐘、七寶奇謀、冰血暴。

廢影評|最近看什麼:《游牧人生》(Nomad Land)

沈廢年

《游牧人生》描繪了資本社會下,以車為屋的游牧生活。它並不苦情,要求憐憫。正因如此讓人不帶偏倚,真正地理解他們。他們往往不是選擇了游牧生活,而是游牧生活是他們唯一的生存方式。

廢影評murmur:旅行與電影--三部重新讓人看見的電影

沈廢年

看見,是旅行最初的目的,也是最終的抵達。文中列舉了三部電影《囧媽的極地任務》、《星際救援》、《柏林蒼穹下》(或譯《慾望之翼》)來討論旅行,討論看見。

廢影評|《用甜酒漱口》—— 平淡的美好是可貴的

沈廢年

開場的畫面是穿上鞋子的腳,出門而後復歸。這一去一回的過程僅在幾秒之間,但我們知道一天的日子過去了。而《用甜酒漱口》正是以日子為最小單位,日記本般、平淡而美麗的電影。我們看著主角佳子上下班,時而獨酌,時而做夢幻想。為了新換的床雀躍,為了要丟掉的椅子悲傷。

廢影評|最近看什麼:《喬瑟與虎與魚群》

沈廢年

《喬瑟與虎與魚群》BONES身為日本拔尖的動畫公司,將作畫處理得盡善盡美。不過看完時有點失望,回過頭來想,可能是抱錯期待來看了。去年看了《喬瑟與虎與魚群》小說集,喜愛其中美好而淒然的愛情。不論以前的真人電影,或這次的動畫,都是根據其中的短篇〈喬瑟與虎與魚群〉改編的。

廢影評|最近看什麼:《靈魂急轉彎》

沈廢年

《靈魂急轉彎》雖然結尾有點畫蛇添足,但非常驚喜的一部電影。《靈魂急轉彎》就像是西方的《地獄哪有那麼high》混和了《柏林蒼穹下》(或譯《慾望之翼》)。劇情中所談論的不是天堂、地獄,而是前世與來生(劇中是投胎先修班與做古進修班)。將生前、死後的未知世界,以抽象、藝術的形式呈現。

廢影評|最近看什麼:《親愛的房客》

沈廢年

親愛的房客每次莫子儀講話我都好想哭,真的是哭慘了。劇情其實蠻吊人胃口的,不是平淡的文藝片。劇情藉由不同時空的交錯,讓人好奇事實的真相。讓人倍感煎熬的是,每個角色都秉著好心去做事,卻讓結果越來越壞。是部很好的片,不論莫子儀那穿透影幕的情緒、種種精緻的細節刻劃、角色間複雜的心結。

心得|書:《棄貓:關於父親我想說的是》—— 一切都是相連的|沈廢年

沈廢年

鍾愛的攝影師川內倫子曾說:「我想拍下的是,人與人之間共擁的相通意識。」不知道是不是同為日本人的關係,村上春樹在《棄貓》中,也恰好藉由追憶父親,述說著類似的議題。就像後記中,村上稱讚台灣插畫家高妍(受日方邀稿)的插圖:「令人不可思議的懷念。」。

廢影評|最近看什麼:《同學麥娜絲》、《妄想代理人》

沈廢年

《同學麥娜絲》「人生一直在尋找答案,但答案會不會是一片混沌。」 黃信堯取材自自己的紀錄片《唬爛三小》,濃縮成罐頭、電風、添仔、閉結四名「你娘」來「靠北」去的前中年男子。他們的年齡不上不下,成就也不上不下。在搖搖晃晃的人生路上,不奢求更多,只求安穩地喝著茶叼著牌。

廢影評|最近看什麼:《85年的夏天》、《孤味》

沈廢年

《85年的夏天》很美,美得很悲哀。該從何說起呢?可能要從凝視說起。關於愛戀,恆久不變的凝視。不論是《燃燒女子的畫像》彼此悄生情慾的凝視,還是約翰.柏格說的「戀人的目光就是一切。」。對於主角來說,他只想再看一眼,一眼就好,因為沒有他的世界,就像末日。

廢影評|最近看什麼:《綠洲》、《怵目驚魂 28 天》(Donnie Darko)

沈廢年

《綠洲》寫著「綠洲」的畫布上,充滿了樹影——不明所以的開場鏡頭,發展出了無從想像的故事。「不忍直視」應該是這部片第一個想法,不是拍得糟,而是在那畫面中充滿了悲苦。角色的行為好像可以稱為惡人,也無法稱之為惡。李滄東始終保持著模糊的道德界線,在那貼近演員的手持鏡頭中。

廢影評|最近看什麼:《消失的情人節》、《神力女超人1984》

沈廢年

《消失的情人節》「火車出軌它還是火車,不會變成飛機。」 一直到他下片,得獎又上片的這禮拜才看了它。這是個無論何時,都適合看的電影。難過的時候可以看看其中歡樂,開心的時候,它提醒著悲傷是猝不及防的。看完的時候,覺得沒什麼好說的,就是「好看」。

廢年週記02:《紫羅蘭永恆花園》、失敗、十年

沈廢年

by Nika_Akin最近聽的歌:傷心欲絕〈台北流浪指南〉 雖然是第二篇,但是跟第一篇隔了兩周,連假真是個可怕的東西呢。隔了很久,所以應該有很多東西可以寫吧。結果貴人多忘事(自己就是自己最大的貴人阿),費了一些勁才能將記憶找回來。礙於假日人很多的關係,這兩個禮拜沒怎麼看電影呢,...

廢影評|上周看什麼:《裝幀人生》

沈廢年

本來覺得紀錄片選對題材,就會好看。不過相較最近看的《寺山修司:明日在何方》,《裝幀人生》更好些。(兩部選材都很好) 是沖著沒看到《拂曉》的補償心態去看的,兩部的導演為廣瀨奈奈子(曾任是枝裕和助導)。整部片主要聚焦在日本裝幀大師菊地信義身上,穿插描繪了裝幀的製程,和作品展示。

廢年週記01:店鋪、《喬瑟與虎與魚群》、《裝幀人生》

沈廢年

by Nika Akin一邊打一邊聽的專輯:《浪潮上岸》橘子海 雖然不是上周看的,但想先引述《我媽的寶就是我》中的一段作為這系列的開頭:「寫作是為了確定、為了辯證、為了探問而存在的,而不想寫的時刻,才是人生中真正的至福時刻。」雖然還不確定不想寫是不是比較快樂,但對我而言,寫作是辨明自我的手段。

廢影評|北影簡評(一):《記得雨,不記得你》、《一日談》、《鳥是海與樹的孩子》

沈廢年

台北電影節,目前寫好的三部作品《記得雨,不記得你》、《一日談》、《鳥是海與樹的孩子》(左至右)《記得雨,不記得你》《記得雨,不記得你》是一個愛情故事,卻也不僅於此。開場是漂亮而詩意的空景,搭配對白:「以前喜歡你眼睛的顏色,初次見面的時候」「一半是湖水般沉靜的顏色」「另一半是絕望的...

廢影評|寫在影展之前——未竟的片單

沈廢年

《夜半鐘聲》劇照總覺得自己對於電影的熱愛,還是有一段距離。不過身為一個不太資深的影迷,好像可以隨口扯些影展的心得了。雖然不是影癡,加減也看過柏格曼、楊德昌、庫柏力克。喜歡電影嗎?也不見得能很肯定地說出口,不過如果是看電影的話,大概就可以肯定地說出來「是的,我喜歡看電影。

廢影評|上周看什麼:《靠譜歌王》(Yesterday)

沈廢年

《靠譜歌王》討論音樂,討論愛情,也討論選擇。全球大停電後,失去披頭四,也失去諸多音樂與創作。主角傑克是唯一記得還彈奏出來的,因此,他成了巨星,卻也讓他的生活充斥謊言,就像坐上紙製的船。從開頭看到他離開女主經紀人,邁向巨星之路。以為會是萬年有效的愛情與麵包,就像《樂來越愛你》,因夢想而相戀,也因夢想而分開。

就當我在自言自語ㄅ——略談《Going my home》

沈廢年

《Going my home》海報廢了大概兩個禮拜多,一個字也沒寫,只是癱懶地在家廢著。兩個禮拜前,有寫好一篇上周看什麼,也沒上傳。其實最近忽然地有點遲疑,對於自己所做的事,對於所書寫的形式、內容感到遲疑。自己是不是有需要改變的地方呢?一直沒寫長評,會不會是根本不想寫呢?

關於社交距離:《賣場華爾滋》

沈廢年

TIME最近刊出了一篇文章,列舉了十部關於社交距離的電影。(清單在最後) 很不巧,我要嘛沒看過,要嘛不太記得劇情了。經過我前思後想,出現了《賣場華爾滋》這部電影。《賣場華爾滋》的原名In the Aisles,在走道間,故事就發生在大賣場的走道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