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93 articlesIn total 122631 words

標籤整理說明:我在Matters的書寫

KM

我從去年12月開始加入Matters。加入的時候,完全沒想過規劃Matters人格設定。大致上屬於當時看到、閱讀哪些,或是觸發哪些想法,就寫自己所想寫的,定位不明。偶爾某些類型的文字有幸的吸引到幾位追踪者,我也會抱有歉意,因為同一類型可能隔很久才會再寫。

歡迎來到2574年:印尼的農曆與孔曆

KM

年節期間,在工作群組各個宛如簽到的賀年貼圖中,發現印尼同事傳來「新年快樂 2574年」的貼圖。當時以為寫錯年份,直到昨天看見更詳細的貼圖,才知道是指「孔子曆 2574年」。

2

Chinese New Year 或Lunar New Year?命名背後的需求

KM

今年忽然掀起小小的Lunar New Year和Chinese New Year之爭,源自背後不同的思考模式和需求。

2

公民權的界限——記18歲選舉權複決公投

KM

雖然不難想像複決公投無法超過門檻,仍然意外反對票如此之高。如果投票是民主社會裡的基本公民權,為何能投票否決他人的公民權?誰的建議應該被決策者考量?

穩定幣歸零?購買前詳閱說明(但不可能)

KM

全部都叫「穩定幣」,為何有的穩定,有的卻脆弱?

美國「羅訴韋德案」:AKA Jane Roe裡的McCorvey

KM

美國高等法院意見書曝光,打算推翻保障女性墮胎權的「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判例。「選擇派」(女性自主權)與「生命派」(胎兒生命權)雙方觀點再此引起注意。AKA Joe Roe紀錄片的主角正是Roe v. Wade判例的原告,敘述其臨終前的懺悔。

「我宣布今天開齋節」:疫情下的開齋節與台灣

KM

開齋節是以能否觀測到新月為準。在現代工業社會,觀測似乎只是形式上,畢竟前一年印好曆,公私立機關能事先安排。不過就在今年,原定5月3日的開齋節,就在5月1日晚上,東南亞多國突然宣布觀測站提前觀測到新月,提前至5月2日,而台灣亦遵從提前。(對台灣大眾社會沒有影響)

《時代革命》:一段未完結的抗爭記憶

KM

2月25日《時代革命》上映,並在兩天前於台北首映。《時代革命》不是一部講述2019年夏天的抗爭,而是關於抗爭記憶的保存。這也說明何以受訪者在片中與導演在片外反复強調「香港人」的身份記憶。

1

看奧運的你,為何不看帕運?

KM

帕運(Paralympic Games,馬來西亞和香港稱殘奧)舉辦於奧林匹克閉幕之後。相比熱鬧的奧運競技,帕運顯得冷清。

余英時著作三種:陳寅恪、方以智和朱熹

KM

雖然讀過余英時不少著作,但對其人如何,一直沒有深究,而只是從其文推其人。這三本是首先浮出腦海的著作,原本沒有特別挑選,似乎也有某些相連的關係。

1

儒家·儒枷活動推廣文:道德需要情境

KM

道德個別主義強調道德實踐不依賴道德原則。《論語》討論的一個個實踐難題,就如儒家·儒枷活動也設定場景是必要條件。

5

那些無法視為整體、也無法視為普遍性存在的人生片斷

KM

而那些能讓自己在權衡時考慮的因素,往往來自於無法被放入生活排程中,「那些無法視為整體、也無法視為普遍性存在的人生片斷」。

1

必須回應的年代:讀韓麗珠《半蝕》

KM

身處在必須回應的時代與城市,又該如何正確的回應?身為寫作者,被編輯告知必須避開敏感字眼,只能奮己之力,堅持拒絕。身為老師,學生被控告,只能堅持出席旁聽每一場庭審。第一篇寫著穴居生活的作者,此時命運已和周圍的人,乃至這座城市,相連在一起。

1

疫情下(像個外國人一樣)的台灣筆記

KM

上週末得知新增180例確診時,一度猶豫著是否有必要對居住在單日新增4000例的馬來西亞家人提及。疫情下,一些瑣碎紀事。

4

(有點遲到的)歲末紀事

KM

「跟各位見面彷彿是昨日之事,實際上已過一年。我根本記不起來自己在這一年做過什麼。」 在馬來西亞的朋友,年前發了一則訊息在群組。雖然中學畢業多年,平日也不多話,但群組內分散各國的朋友還是固定每年聚會一次,十餘年來如此。今年成了唯一例外。或許數年後回看,會成為不再相聚的第一年也未可知。

2

東南亞主權爭議:印尼與東帝汶,飛地的邊界

KM

飛地,指的是某個國家的主權土地在其他國家境內。東帝汶的Oecusse(歐庫西)即是其中一個有名的例子。無論通過海上或陸地,都需要先經過印尼海關,才能抵達本國。雖然是飛地的邊界,而不是飛地本身,才是東帝汶與印尼之間不解的主權爭議,但為了敘述方便,還是先從Oecusse成為飛地的歷史說起。

3

疫情,和無法往返的艱難

KM

換作是今年以前,10月底到11月期間,是我訂好明年過節機票的日子。一來希望是在尚過得去的價格訂下機票,但最重要的是提前請假,無論是公司或我,都能預留操作空間。這是因為我一年累積下來的特休,大半多會銷在這段時間。「根據台灣勞基法,勞工工作1年至2年,特休7日。

東南亞主權爭議:新幾內亞之間

KM

新幾內亞是世界上第二大島與,東邊是獨立國家巴布亞紐幾內亞(Papua New Guinea,下稱PNG),西邊是屬於印尼的巴布亞。印尼所屬巴布亞也稱Irian或Irian Jaya,一般譯為伊裡安。Irian 並不是單純地名,而是極為政治化的印尼語 Ikut Republik I...

4

讓愛發電第二季 | 書寫東南亞系列主權爭議

KM

東南亞主權爭議自今年八月開始的寫作系列,已經圍繞馬來西亞完成五篇,是我針對國家邊界的思考與書寫。我們對於「國家」的想像,經常在不自覺情況下,受到具體邊界的影響。例如當我們說「國家如何對待國民」,這裡的國民經常是指「在特定邊界內有關係的人」。

13

(我印象裡的)Matters訴狀及其討論事項

KM

Matters是有訴狀機制的。只要有人發起「訴狀」,並有10人附議(曾設定為5人與20人),就能對單數或複數的對象提出控訴。我在剛加入Matters不久,即注意當時的Matters判決是有延續性的,就如普通法,上一個判例可以成為下一個判例的依據,甚至無需訴狀,簡易裁示。

2

關於跑步,我的跑步習慣,以及新建立的標籤

KM

入秋以後,天氣轉涼。「疫情將在夏日趨緩」的說辭言猶在耳,如今夏天來了也走了,一切似乎已被延長。延長的,還有隨著天氣轉涼的賴床時間,早晨的瑜伽已經不知被我略去多少天。延長的,還有晚上跑步前的熱身。熱身大概是運動裡最惹人厭的部分。它不是你心裡惦記著的「運動」本人,卻又不能不做。

1

我心中的Matties:跑步者、求知者和異見者的无法

KM

趁著今天有連續好幾篇活動文,也想藉此談談對一位作者的「刻板印象」(刻板印象是活動文的用字):@无法 我和无法交集不算密切,至少不是每篇固定拍手的類型,在Matters以外更是毫無接觸(我估計他大概也會驚訝我在這個主題寫他),但要是許久不見无法的文章,也會想要搜尋名字,看看最近更新了什麼,錯過了哪些。

1

東南亞主權爭議:低調爭議的丹絨達督

KM

最後一篇圍繞馬來西亞主權爭議的文章。之後會以印度尼西亞為中心,繼續撰寫東南亞主權爭議系列。馬來西亞和印尼在婆羅州上有2,067公里領土銜接,至今仍有4區約87.7公里屬於待解決的「邊界問題」(Outstanding Boundary Problem,OBP)。

2

東南亞主權爭議:西巴丹島和未解的海權爭議

KM

經過數十年的無效談判後,馬來西亞和印尼在1998年將西巴丹島(Sipadan)和利吉丹島(Ligitan)將主權爭議帶上國際法院(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 ICJ)。2002年,ICJ將主權判予馬來西亞。

1

(我印象裡的)Matters徵文辦法變化(以及可能)

KM

去年12月,@fide 和幾位作者集資辦了我所知的第一場具有明確規則的徵文活動「走過2019」,獎金池由按讚(拍手)與贊助人承擔。徵文規則簡單,符合主題,以一篇為限。獎金除了分配給點贊數前5、贊助人指定獎、籌委選10名,以及所有參加者均可得300 LikeCoins。

3

逝去的不可逆,但人有自我和解的機會:讀吳明益《苦雨之地》

KM

我有一位朋友是吳明益的忠實讀者,每每在聊天中提及他的作品,總是贊不絕口。不過也因為屢屢如此,我反而容易先入為主的認定讚美是基於忠實。一直到最近,我才開始翻開吳明益的《苦雨之地》。《苦雨之地》由六篇中篇小說組成,共同背景是在近未來的時間裡,出現一種會將雲端資料發送給親友的電腦病毒。

如果散文是假的

KM

2012年,鍾怡雯在《聯合報》刊登過一篇小文章,提及早些年參與評審的時報文學獎散文首獎作品涉及「虛構」創作。當年,決審評委猶豫於其中兩篇作品,遂決定致電寫作者詢問內容真偽。坦誠內容虛構者被排除,另一位自認真實者則獲得首獎。鍾怡雯質疑首獎作品也是虛構的。

2

東南亞主權爭議:汶萊不可放棄的林夢,和已經放棄的汶萊

KM

本系列將收入在東南亞主權爭議標籤,預計(慢慢的)書寫東南亞各國陸地與海洋主權討論。2009年,馬來西亞和文萊簽署解決主權爭端協議,但弔詭的未公開協議內容。其實在馬來西亞反對黨挑起議題前(質疑是否有不平等交換),並沒有太多人想到要理解協議內容。

2

東南亞主權爭議:宣稱和實質主權的白礁島

KM

如果能力和時間允許,希望這個系列可以梳理出東南亞各國主權爭議。東南亞歷史上經歷不同王國勢力重疊,爾後又被不同國家分割和殖民,可以有多個現代國家聲稱自己繼承同一個古國的政治遺產。只是歷史上的追尋最早最遠的同時,判斷現代主權歸屬的手段,也可以在脫離歷史糾紛下解決。

影響我一生的N本書:一些某個時候遇到的書

KM

許多曾經偶然接觸的書本,在往後的日子裡都能串聯起來。有時想想,後續發展倒也非純粹偶然,而是隨著興趣發展延伸,增加接觸下一部作品的機會。不過最初是如何開始的呢?我無法說出必然關聯。我最早接觸到的傅柯著作是《規訓與懲罰》,當時看的是英譯本Discipline and Punish。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