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3 Revolution

Web3 Revolution 是关于一档探索Web3领域的英文播客,通过对话,联结在Web3这场社会实验中最前沿的参与者、行动者、创新者、投资者、KOL们。你能够在小宇宙、Spotify、 Apple Podcast、RSS和其他泛用性播客客户端订阅和收听节目。本播客由Mask Network(Mask.io)赞助。

[Transcript/CN] 011 对话 Gitcoin DAO 社区贡献者:Gitcoin 的发展历史、经验教训与最新变化

(edited)
正在进行的 GR15 和之前的捐赠活动又有什么不同?作为大中华区的贡献者,如何能够更好的参与进开源社区和以太坊生态中?

导语

由 Mask Network 孵化赞助的 Web3 Revolution 是关于一档探索 Web3 领域的双语播客,通过对话,联结在 Web3 这场社会实验中最前沿的参与者、行动者、创新者、投资者、KOL们。你能够在小宇宙、Spotify、 Apple Podcast、RSS和其它泛用型播客客户端订阅和收听节目。

本次播客主题是 “大中华区的贡献者们如何通过 Gitcoin DAO 影响世界”,这期节目我们邀请到了 Gitcoin DAO 的守护者 Bob Jiang(Twitter:@bobjiang123),和社区活跃者 Jiajun(Twitter:@zengjiajun_eth)。他们眼中的 Gitcoin 是什么样的?他们和 Gitcoin 有什么样的故事?

正在进行的 GR15 和之前的捐赠活动又有什么不同?作为大中华区的贡献者,如何能够更好的参与进开源社区和以太坊生态中?如何获取“合法性”?另外,Jiajun 和 Bob 还介绍了正在进行的 Plancker DAO (普朗克社区)。

剧情分解

  • Gitcoin 的定位、愿景和使命
  • 什么是公共产品(public good)
  • 嘉宾 Jiajun、Bob 与 Gitcoin 的故事
  • 从 Gitcoin 到 Gitcoin DAO
  • 什么样的项目适合 Gitcoin?
  • 大中华以太坊生态基金

Hana:欢迎收听这一期的 Web3 Revolution。Web3 Revolution 是一档关于探索 Web3 领域的双语播客,通过对话连接 Web3 这场社会实验当中最前沿的参与者、行动者、创新者、投资者还有 KOL 们。你能够在小宇宙、Spotify、Apple Podcast 等播客客户端订阅和收听本节目。本播客由 Mask Network 赞助。这个播客以教育、分享、对话为目的,我们会尽量提供准确的行业信息,但是播客内容不作为投资建议,我是主持人 Hana

今天我们要聊到的主题是大家经常关注的 Gitcoin。我们请到了两位在 Gitcoin 社区比较活跃的OG:Bob Jiang 和 Jiajun,请 Bob 和 Jiajun 分别自我介绍一下。

Bob Jiang:大家好,我叫 Bob,是 Gitcoin 的 Steward。我大概从 2018 年开始接触 Gitcoin,那时候对 Gitcoin 有一些简单的了解。我去年加入 Gitcoin 团队,然后最近刚刚退出到 Gitcoin DAO 的团队,主要在 Gitcoin 做一些杂事。

Jiajun:大家好,我是 Jiajun,我是 Gitcoin founder Kevin 的朋友,然后我也曾经是 Gitcoin grant 的接受者。我在 GR15 推动一些针对中文区建设者的一些 grant 的赞助。

目前我们是在跟Plancker DAO(@PlanckerDao)以及Scroll(@Scroll_ZKP)合作,推出了一个专门针对中国区建设者的一个 Grant,希望可以丰富中文区建设者的生态。

Hana:谢谢两位对自己的介绍。我们能不能和大家聊一下 Gitcoin,它的定位、愿景还有使命?作为 Web3 从业者,我觉得 Gitcoin 制造出来的生态,以及开源精神是无法绕过的一个存在。能不能给大家讲讲 Gitcoin 的愿景 “Build and Fund the Open Web Together” 是如何做到的?

Bob Jiang:简单来说,现在大家认知到的 Gitcoin 就是一个捐赠平台。这可能是绝大多数人认识/了解 Gitcoin 的一个切入点。而实际上 Gitcoin 不只限于一个捐赠平台,最早它是一个项目方的赏金平台,开发者可以上来接任务。

后来 19 年的时候,Gitcoin 才做的捐赠平台。现在 Gitcoin 上除了赏金平台、捐赠平台,还可以举办黑客松(比如 ETH Shanghai 同期举办的黑客松就是在 Gitcoin 上运行的)。黑客松主要也是用了赏金平台那一部分的主要功能。另一部分是(没有完全剥离出去的) Kernal,它是一个孵化平台,但实际上它没有完全在做孵化,它类似校友圈。我参与过 Kernal 5。

Jiajun:其实就像 Bob 说的,Gitcoin 是从赏金平台起家的,它帮助一些以太坊社区的开源项目去发一些小任务给到开源社区,鼓励开源社区去参与开源项目的建设。

但是我理解后来 Gitcoin 意识到这样的这种fund分发的机制是很难规模化的,后续它慢慢转变 Gitcoin grant,也就是希望通过公共产品专款,通过大规模分发公共产品款项的方式来去丰富以太坊,去帮助不同的以太坊社区产品发展。

最近我们也看到越来越多超越以太坊社区的资金分配。比如有一些资金给乌克兰、给生命延长的研究、零知识证明相关的领域。所以现在,Gitcoin 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公共产品融资的平台了。

Hana:Jiajun 刚刚是提到了公共产品或者是公共产品,能不能解释一下,在 Gitcoin 这个平台上公共产品是什么?

Bob Jiang:在 Gitcoin 上面的公共产品最主要是开源软件。当然公共产品本身不限于开源,公共物品是从是否具有排他性以及商业性的两个维度上来看。对于公共产品来讲,其实我们身边最典型的例子有公园、国防建设等,用大家税收来做的建设。在数字公共产品里,最典型就是开源软件,还有很多公开数据分析等等。

所以 Gitcoin 最早说支持公共产品的建设,最主要还是支持在以太坊上面的各种项目开发。区块链领域中大多数的项目都是会进行开源这种形式。这也是 Gitcoin 支持和鼓励的。这是 Gitcoin 支持的公共产品的建设的一部分。

Hana:Bob 能不能举一下例子,在过去的 Grant 轮次当中,有哪些比较有影响力的公共产品的 grant?能不能给我们一些某个 grant 真正影响到这个世界的例子?

Bob Jiang:有几个项目可能大家都会比较熟知。最熟悉的应该就是 Uniswap。Uniswap 最早其实是在 Gitcoin 上发起 grant,因为最开始没有很清晰的盈利目标,其实就是做一个 DEX。

除了 Uniswap 之外,再有就是一些开发者工具,比如说 ethers.js。对于开发者工具来讲,它是非常典型的公共产品。至少目前我们看开发者工具就是为开发者服务,让开发者更好进行开发,但是它怎么盈利,怎么保证可以持续地进行下去呢?Gitcoin 就是支持这样的公共产品建设。不知道 Jiajun 有没有补充的例子。

Jiajun:我理解在教育方面,在媒体这块,其实很多媒体都有申请 Gitcoin grant。比如说最有名 Finematics,它是一个 YouTube 频道,通过一些动画简单介绍基本的 DeFi 理念,以及相关的一些区块链知识,他们也在 Gitcoin 上获得挺大的一笔支持。

然后包括 The Daily Gwei,当然他们现在已经很成熟了,但之前他们也一直有在申请 Gitcoin grant,所以不管是在软件上,还是在媒体资源上, Gitcoin 对以太坊或者开源向社区的项目都有不同角度的支持。

Hana:看起来 Gitcoin 在整个以太坊以及开源社区当中,扮演了一个像是 GoFundMe 或者传统的 NGO 所代表的角色,对吧?两位能不能介绍一下 Gitcoin 的起源?大家多多少少应该在推特上都看到过 Kevin Owocki 的一些推文,以及他写过一本书叫做《绿药丸》(Greenpilled),能不能给大家稍微介绍一下Gitcoin 发展的历史,以及你们两位是怎么一步一步了解到 Gitcoin,并且参与到 Gitcoin 的治理当中的。

Bob Jiang:我记得 Kevin Owocki 最早去创办 Gitcoin 的时候,主要就是要支持开源软件的开发。 Kevin 是一个连续创业者,之前也一直在开源社区做很多的开源软件开发,所以他意识到一个问题:对于开源软件的开发者来讲,回报非常低。大家基本上就是靠一些小的赞助,或者说在压根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靠自己的热情去做开发。而实际上,开源软件给我们整个社会带来的回报是非常大的。Kevin 在想这个问题能不能得到一些解决,所以他就成立了 Gitcoin。

像前面介绍的,Gitcoin 其实一开始就是做赏金平台。这种赏金平台其实已经是在切入解决一部分开源软件开发者的回报问题。因为你想,你做了一个开源软件上的一个小特点,然后或者解决了一个小的问题,然后回头会得到一些回报,这已经是一个开端。后来,他是又做了捐赠平台,其实就是能更好地从项目方的角度上去支持这些开源软件。

2021 年 5 月,Gitcoin DAO 成立,其实就是发代币了。当时发行 $GTC 我记得别清楚,在 18 年的时候我读过 Kevin 的一篇文章《Gitcoin is not coin》,他们不会发币。后来我跟几个朋友也聊了为什么 Gitcoin 要发币。

我们其实也看到,Gitcoin 要转向 DAO、要有治理的话,就要有 DAO 代币。这是很大一部分原因。如果能用别的方式来治理的话,我相信应该不会发代币,或者可能会再忍一忍。他是到迫不得已了才去做这个事情。

后来发代币之后就成立了 Gitcoin DAO。我记得当时 Kevin 说过他为什么要做 Gitcoin DAO:Gitcoin 作为公司,运行得还是不错的。但 Kevin 总是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作为公司要对股东负责,不能拿公司的资源去做自己各种奇奇怪怪想法的实验。所以他就在想,有没有一种方式,可以快速尝试自己那些想法,而且也能持续的运作下去。

后来拿 DAO 来做尝试。包括 Gitcoin,其实 8 月份已经把所有的资产、人,全都转到 DAO 里面了。所有原来公司的员工、品牌、资产全都转到里面来。所以这可能是 Gitcoin 发展的一个历程。我记得 Kevin 最近写了一个简单的总结,在论坛上面把整个过程又简单地梳理了一下。

Hana:你见证了 Gitcoin 从公司转移到 DAO 的历程。这整个过程之前和之后有什么区别?尤其对于在 Gitcoin 比较活跃的开发者,有没有对他们产生什么影响?

Bob Jiang:其实对于开发者没有什么影响。对于社区的参与者来讲,原来那些去接赏金任务,或者在捐赠平台进行捐赠,这些都没有影响。因为对于产品本身来讲是没有变化的,它变化的是组织的形态。这里面的变化,其实我加入 Gitcoin 的时候其实有加入 DAO,我加入的那时候有公司和 DAO 的区分,现在已经没有公司和 DAO 的区分了,全部都是 DAO。

我经历了整个过程,我没有从公司转到 DAO,但我大概看到了这中间的一些变化,比如原来公司是一个美国的公司实体,为了延续一些法律方面的事情,现在 DAO 还是有一个叫 Gitcoin Foundation 的实体成立在开曼群岛。实体从美国转移出去了,我猜测也是有税务、合规等多方面的考虑。

之前 Gitcoin 也有过一些美国的政治正确的决策,社区里面大家都觉得不太好。比如曾经有过一个波斯语的 Solidity 推广社区,在 Gitcoin 上面发起了一个 grant,后来被禁掉了。因为波斯语的话,它应该是伊朗……

Jiajun:因为美国对伊朗有制裁,所以伊朗的实体如果要通过一个美国的公司接受捐款的话,这是非常敏感的,这可能会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制裁的禁令。关于 Gitcoin 从公司转移到 DAO 的历程,其实除了比如说刚才 Bob 提到的一些关于比如说监管方面的考虑,以及 Gitcoin 为什么要发币。其实更重要的是 Kevin 是真的希望能够把这块做成一个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他之前一直称自己为是一个 “善意的独裁者”,也就是说基本上所有的东西都是需要经过它协调,链接才能把事情做成。但是 Gitcoin 从公司转到 DAO 之后,很多的日常事务以及决策已经从 Kevin 身上转移到整个真正的 DAO 的组织里了。所以这也让 Kevin 能够放下他很大的工作及注意力,去探索其他的方面。

Hana:还是说回来 DAO。Bob 要不给大家讲一下,自己在 DAO 里面工作一天的内容是怎样的?你作为一个 DAO 的,Gitcoin 守护者,和同事之间关系是怎么样的?和传统的公司有什么不同,有什么相同?

Bob Jiang:其实跟上班差不多,只不过是在家远程办公。这是最主要的两个特征,一个是在家,一个是远程。

我最早的时候是在电信行业做开发,后来转去做敏捷培训相关的工作。在京东又做了大概三年多的敏捷教练。我大概是 17 年出来做自由职业者,主要是做敏捷培训方面,我现在偶尔还是会做一些敏捷培训。Web3 这边的话,基本上投入的时间差不多一半或者更多一些。

Jiajun:你是在什么机缘巧合下从敏捷培训切入到区块链,或者说 Web3 社区?

Bob Jiang:大家可能都比较感兴趣,但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我一个朋友劝了我三次,说一定要看一下,当时他硬拉着我从一个 “先做社区” 这样的角度去切入。

所以我在国内主要会做一些开发者社区。大概 17 年底的时候,那朋友就找了我好几次,然后 18 年开始在国内做开发者社区,去做各种 meet-up、黑客松。当时做活动的时候了解到 Gitcoin,当时其实是想抄 Gitcoin 的赏金平台,甚至我们都做了一个东西,但是后来发现这是一个重运营的事情,光做好了没用。

Jiajun:这是一个重合法性(legitimacy)的东西。因为 Gitcoin 一出来就是受到以太坊基金会和 ConsenSys 的支持。以太坊基金会和 ConsenSys 已经帮 Gitcoin 接了非常多的项目,在上面它已经有很好的网络效应,其他的项目就很难再切入这个领域。

Hana:对。刚刚聊了 Bob 作为 Gitcoin DAO 成员的经历,那么 Jiajun 你作为 Gitcoin 资助的接收者,能不能讲一下你和 Gitcoin 的故事?

Jiajun:从接收 Gitcoin grant 的角度来讲,我们团队参加了以太坊上海的黑客松之后,因为进入了最终轮,所以在 Mask Network 的支持下,受邀申请了 Gitcoin GR14 的一个资助。

这个是所有人都是可以申请的。特别是在 Gitcoin GR15 之前,基本上只要是一个处在非常初期的开源项目,还没有raise fund,没有拿 VC 的钱,基本上都可以审核通过。那时候我们做的一个项目是灵魂绑定代币相关的,因为那时候 Vitalik Buterin、Glen Weyl 和 Puja Ohlhaver 的论文《Decentralized Society: Finding Web3’s Soul》 刚出,所以灵魂绑定代币这个话题非常火热。我们做了一个无需许可的灵魂代币生成和铸造的平台,类似 POAP,但它其实是灵魂绑定的。

我们在参加完黑客松之后就提交了 Gitcoin grant 的申请。提交申请的时候可以选不同的资助方,除了 Gitcoin grant,Gitcoin 本身提供的一个最大的主池子之外,其他不同的 grant 会由生态的伙伴去提供。比如 Mask Network、Polygon、A16z、Coinbase,都会给出各自的生态 grant 去支持他们想要支持的项目。在通过批准之后,我们就正式在 Gitcoin grant 平台上线了。

我记得特别清楚的是,在 Gitcoin grant 上线的第一天,就会有各种大大小小的 grant 进来,大部分的捐助都是在一美金左右的,因为 Gitcoin 本身着重捐助人数,而不是单笔的捐助金额。换句话来说,一个项目,如果接收了 100 个人每个人一美金的捐助,比起另外一个项目只有一个人捐助,但是那个人捐助了 100 美金的话,有着更多捐助人的项目能够收到更大的来自 Gitcoin 这边的配捐金额。

所以第一天我们收到了很多一块钱两块钱的捐助,很意外的是我们也收到了一些大额的捐助,像 1000 美元、2000 美元,这让我还挺意外的。

Hana:刚刚 Jiajun 提到,如果想要在 Gitcoin 上拿到捐助的话,需要是一个基于以太坊的开源项目。你能不能再说一些其他的,更加适合在 Gitcoin 上寻求资金支持的项目?怎样的程序员和项目更适合在 Gitcoin 上展示自己,或者寻求一些同僚的帮助?

Jiajun:我理解不仅是软件或项目,像一些教育方面的,比如教程、媒体、翻译…… 这些也是可以去申请 Gitcoin grant 的。

Bob Jiang:包括播客节目也可以申请。Gitcoin 会支持什么?我们前面说的公共产品的话可能理解不一定那么全面。第一,大家都可以是从这里面获利的,具有非排他性。播客也好,做教育也好,或者说开源软件也好,每个人都可以无需许可地去参与。

第二,非商业类项目,这跟前面是互斥的。你做一个付费的订阅服务,具有付费的用户群体等等,这是商业行为,就不适合在 Gitcoin 上面。

第三,能开源的那种项目。当然播客本身很多东西就是开放的,包括做教育的也是比较适合在 Gitcoin 上面去申请 grant 的。只不过当拿了超过一定限额的融资后,Gitcoin 会认为你是可以自己独立运行下去的,就没必要来申请了。

Hana:像 Bob 说到的,Gitcoin 这种价值和使命导向的,分布式开源精神为主导的社区,可能大家多多少少都听说过。1999 年一本非常有名的书《大教堂与集市》,被称为开源社区的圣经。这本书就具体勾勒出了两种不同的自由软件开发的模式:一种是大教堂的模式,就是非常典型的自上而下的,像 Google、Facebook 这样子,有一个专属的团队所掌控的这样一个模型。

其次是市集的模式,就是我们一直在聊的 Gitcoin 模式。源代码在开发过程中都在互联网上公开,供人去查看,开发者在上面继续做其他的开发。你觉得以后 Gitcoin 模式的社区会越来越多,现在有没有遇到一些阻碍,Bob 和 Jiajun 作为深度的参与者来说,觉得哪些部分是你们不满意或者效率不够高的?

Bob Jiang:从我个人的角度上来看,不是很满意的地方是做事的效率。这可能是 DAO 本身的一个特性,不能说是问题。因为本身 DAO 要做到这种去中心化,就会有一些关键性的问题或者事情,慢慢地被忽略掉。

比如 Gitcoin 里面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就是财库的多元化。如果你关注 Gitcoin 财库的话,从去年 5 月份到现在一年零三个月,财库里面依然是 99% 的 $GTC,就没有多元化过。所以就是一个问题了。

这个问题今年 2 月份有人提出来过,甚至也给了提案和建议,但是后面没有人去跟进。其实现在来看的话,如果 2 月份的时候有人去跟进,哪怕是三个月,四五月份的时候大概能去执行了。这个和现在来比的话,肯定是会有不一样的结果。回头来看的话,你说财富的多元化这个事情重要不重要?肯定是重要的,但重要的事情没有人去跟进。也跟大家的技能有关,DAO 里面这么多人,有这方面能力的,能跟他们进一步深入讨论,可能真正能跟进的人也就那么一两个。所以这方面是属于一个可以改进的问题。 

Hana:再说到如何去跟进,以及什么活谁干这个事情。这个 DAO 是怎么分配的?我记得《Bullshit Job》这本书的作者曾经提过一个 “dirty job”,“脏活累活” 的概念。在 DAO 里面这些脏活累活怎么去找人来干呢?如果这个活,肯定是所有人都不想干的,是重复性非常高,很无聊的一个事情,这个决定谁来做?

Bob Jiang:我在想什么样的叫脏活累活。我们的这些工作,可能记会议纪要这种就属于这种脏活累活吧。以具体的来举例的话,其实每一个小组的做法不一样。有个小组就是谁召集会议,谁就捎带手记了,有的小组是会征集个秘书之类的,会对他的工作按小时来算,给相应的补偿。

所以 Gitcoin 里面的话,事情基本上还都是会有人做。因为在 Gitcoin DAO 里面的话,大家是会拿薪水的。不管你是全职兼职,还是说你做了一个 DAO 里面标价的事情。你干大概需要几个小时,会有多少的一个报酬。基本上你做什么事情都会有对应的补偿,大家每件事情都能推下去,实在没人做了,那就是 leader 自己动手做的,这是我看到的。

Hana:我们现在要不要说一下 GR15 的捐赠,还有大中华区的 Plancker DAO。

Jiajun: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GR15 应该是第一次使用 Gitcoin Grant 2.0 的模式。跟 1.0 的模式最大的区别在于,之前所有入选的这些项目,可以来接受捐赠的项目,都必须严格符合 Gitcoin 自己对于公共产品和对 grant 的定义。

但是在 GR15,哪怕一个 grant 可能并不符合 Gitcoin 本身对于这些的定义,只要它符合各个生态系统伙伴,比如 a16z,比如 Mask,比如 Scroll 和 Plancker DAO 发起的大中华以太坊生态基金,那么它就可以单独去参加生态系统伙伴自己的池子,可以不从 Gitcoin 本身的池子里面去获得对应的捐赠匹配。这是我理解最核心的区别。

Bob Jiang:其实你说这个应该是在上一轮的时候就有讨论,终于在这一轮的时候开始实施了。其实相当于是把主轮次的分离。以前所有的 grant 要必须先完全符合 Gitcoin 对于 grant 的一些要求,比如说最大的红线是不允许发代币,一旦是有发代币的就参与不了。

现在就把相当于 Gitcoin 把主捐赠轮的分离出来了。以前是先必须得能进到主捐赠轮,再符合其他的生态系统捐赠轮才行。现在的话主捐赠轮和生态系统捐赠轮是并行的关系。可以进入主捐赠轮,也可以不进入,直接进入到生态系统捐赠轮。只要你的生态系统捐赠轮认为你符合我的生态系统,你就能进来。

Jiajun:对,我们这里简单解释一下主捐赠轮和生态系统轮的区别。

Hana:我的理解是生态系统捐赠轮是基于某一个比较宏大的特定主题,然后在这个主题下面会建造一个生态系统。主捐赠轮的项目比较综合,不是非常有特定主题。

Jiajun:基本上你可以理解主捐赠轮是 Gitcoin 按照自身对公共产品的定义建立的资金,专注资金匹配的职责。生态系统捐赠轮就是有不同的项目方,比如说 Polygon、Mask Network、Scroll 和普朗克 DAO,可以去设立一个属于自己的池子,去匹配可能符合自己价值观或者符合自己生态系统的一些项目。所以这次我们会把它区分开来。如果作为一个项目方,你想捐助这个项目,Gitcoin 本身其实不在乎这个东西符不符合 Gitcoin 对于公共产品的定义。我理解 GR15 跟之前所有 Gitcoin grant 比较大的差异。

Bob Jiang:我觉得确实是蛮大的差异,相当于是把捐赠轮的权限放给了这些生态系统的轮次管理者。以前这个权力基本上还是在给 Gitcoin 那边。

Jiajun:等于说我们其实这次这也算是 Gitcoin 自身的进化。作为一个公共物品融资的分配平台,它变得更去中心化了,他把决策给到了自己的生态系统合作伙伴,而不是仅仅就是所有的决策都要求可以靠你自身来做。在我的角度来看 GR15 其实是非常特别的。这次的 Gitcoin grant 出现了非常活跃、有中国背景的一些捐助者。

比如说 Mask Network(Disclaimer:也是本播客的赞助商)。Mask Network 其实已经多次捐助了 Gitcoin Grant,包括在GR 15,应该是第一次专门针对 Web3 社交这个领域去做一些捐助。

在 GR15,Mask 继续了上一轮的捐助,继续给 5 万美金的捐助到所有做 Web3 社交的项目。这一轮另外两个新的赞助商是 Scroll 和 PlanckerDAO。Scroll 和 PlanckerDAO 合作成立了大中华以太坊生态基金,用于发给有大中华地区背景的项目、开发者,以及所有针对大中华地区公共产品的项目。比如说你是专门做中文的以太坊相关知识教育的一些项目,那么你都可以接受这个大中华以太坊生态基金捐赠的匹配。

我是这个基金最初的发起者,因为我感觉从自己的经历出发,要让以太坊生态更繁荣,特别是在大中华区或者说华语区更繁荣,builder 是最重要的一个群体。而现在华语区或者说大中华地区,builder 是严重欠缺的,我们有非常多的交易员,但是没有非常多的 builder。甚至 Vitalik 之前在给以太坊融资的时候,也是专门去了上海,拿了万向的投资。但是我们看现在 Web3 的生态,中国背景的项目做得非常好的其实是非常少的。这也是一个令人非常伤心的方面。

Hana:Bob 对刚刚 Jiajun 说的这一轮的 Gitcoin 捐赠还有什么别的补充吗?

Bob Jiang:这次做的大中华区生态基金非常好,对于中文区这边,以前 Gitcoin 也有过支持,但毕竟还是缺少本地的一些人帮它落地。

所以我记得有一段时间 Gitcoin 做过两轮支持某一个地区的尝试,包括中国、日本、韩国这几个国家。那个时候有一批中文的 grant。但是好像后来一直比较普通的状态。

这次我们重新支持大中华区域,另外我们会有讲中文的人来帮助大家,能够更好地帮助以太坊社区在中文这边得到推广。

Hana:在座的两位都是非常重要的贡献者,欢迎大家去关注他们的 Twitter @bobjiang123 和 @zengjiajun_eth。非常感谢 Bob 还有 Jiajun 对于 Gitcoin 社区脉络的一些描述,也感谢两位在开源社区中做的这么多贡献。

欢迎大家关注我们的 Twitter 账号 @w3revolution_io。我们会发之前节目的 recap 和非常容易消化的行业内部的最前沿信息。也欢迎大家在 Spotify、Apple Podcast 以及小宇宙等其他播客客户端订阅我们的播客。会有更多的精彩的双语内容带给大家,谢谢大家今天收听。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