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鹿斑比

想記錄那些閱讀過後有感觸的笑點與那些其實不知道也無所謂的小事,雁過可能會留影,也可能被拔毛,也可能成為某人眼底映照下的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每個人看事情的角度都不同,所以形成了各色的風景,就看看我眼底的風景吧。

隨手的溫暖

我們每天的行為,組成了我們世界的走向

昨天小鹿寫的那篇為鄰人祈禱下方,七月流火老師留言說好溫暖。

好溫暖三個字,讓小鹿好心虛....。
說真的,小鹿從不覺得自己是個有大愛的、懂事的、仁民愛物的、慈悲的人,以至於用溫暖來形容小鹿,小鹿都覺得受之有愧...。

因為有太多人做的比我好太多太多。

還記得某次下班,那天大雨,在文心路與中清路路口等待紅綠燈時,右前方路口的路燈下,有個約中年的男子,一個人沒有雨具的在大雨中,淋著雨....。
他不時喃喃自語與抖動身體,隨著紅燈的秒數,開始慢慢有人注意到那個男子,多數人都跟小鹿一樣,保持靜默等著綠燈的到來。

那是短短幾秒不到的時間,從我們因為紅燈停下,到發現那個男子,我們這一群機車騎士與那個明顯神智方面不太清醒的男子,整個場景只有三、四秒。

然後小鹿斜前方同樣騎著機車的女子動了。

她停好車從機車車廂中拿出一件沒開過的輕便雨衣,遞到那位男子手裡,等對方接下,她又回到自己機車車上,我們又成為了一個沉默的群體。

我們跟幾秒前的機車車陣彷彿一樣,又不一樣了些什麼。
我們都看了那個男子,我們也都看到了那位女子。
我們同樣淋著這場大雨,我們都在雨中,我們感受到那個唯一沒有雨衣的男子,我們聽不見他的喃喃自語,但我們看到了被送出去的雨衣。
那是一件自然而然被交付出去的雨衣。
這件事情很小很小,那只是件撐死不超過四十的拋棄式雨衣,卻讓小鹿在雨中的機車上,淚如雨下。

那是什麼感覺呢?
感動?羞愧?希望?
感動於那個女子的舉動。
羞愧自己看到別人受難的無動於衷。
最後留下對人類互助的希望。

什麼叫做善事,小鹿覺得這不是勉強自己付出超過自己能力範圍的才叫做善事,對方有需要,我們能幫就幫,沒有辦法也不用勉強,在心裡好好為對方祝福也很好。
怕的是我們明明有能力,卻因為思索;因為捨不得;因為我也幫不上什麼;因為猜測對方好吃懶做;因為靠近會有危險;因為這應該是政府的責任;因為算了啦,我也幫不上什麼忙.....。
就這樣沒看到就是不存在,事不關己便視若無睹.....。

我知道自己不是那麼會共情的個性,不是勤快主動的性格,還好至少在看到或聽到他人的作為時,還會有所觸動,還會因為觸動有所行動,還好自己還有這一點自覺,但總不能就只有這一點自覺...。

就這是一開始小鹿心虛的原因了,因為知道自己只是在做自己的本來就該做的事情,既然本來就該做到,那就沒什麼好說,我說了難免有誇耀的感覺,若是真的做了什麼值得講的也沒差,問題我還真的沒做什麼...,本分事沒做完整,還被誇獎了....,這連厚臉皮的我都覺得心虛...,只能在努力好減少心虛的時候了....。

其實我們的世界還是善良與溫暖的吧?大家覺得呢?

來一中買烤馬鈴薯順便買杯冰沙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為鄰人祈禱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