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鹿斑比

想記錄那些閱讀過後有感觸的笑點與那些其實不知道也無所謂的小事,雁過可能會留影,也可能被拔毛,也可能成為某人眼底映照下的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每個人看事情的角度都不同,所以形成了各色的風景,就看看我眼底的風景吧。

閒聊忠孝不兩全

我的話應該也是帶著親人跑掉吧~

本來要聊別的...,但昨晚小鹿囫圇重看了金庸的射鵰英雄傳....

突然有點不吐不快....

以前重點都放在黃蓉與郭靖時,還沒想太多,現在重看,卻突然憐惜楊康....。
楊康,或者說完顏康,他認為自己是金人有什麼錯呢?完顏洪烈因為想要得到包惜弱設計害了楊鐵心等人是他的錯,但在對待楊康身上,是盡了一個父親的愛的....。
對此,完顏康生在金國,長在金國,他認為自己是金人,認為完顏洪烈是他父親有什麼錯呢?

以前有些作品,會描寫在陰錯陽差下,父母是所謂的正派,子女卻被魔教扶養,在接下來的情節中,常常會出現父母或是父母養大的義子與親生孩子對立的情節,每次看到都覺得很.....。

這種忠孝不能兩全時,我們應該怎麼做?

這是什麼草啊?

孟子有告訴我們他的答案~

桃應問曰:「舜為天子,皋陶為士,瞽瞍殺人,則如之何?」
孟子曰:「執之而已矣。」
「然則舜不禁與?」
曰:「夫舜惡得而禁之?夫有所受之也。」
「然則舜如之何?」
曰:「舜視棄天下,猶棄敝蹝也。竊負而逃,遵海濱而處,終身訢然,樂而忘天下。」

有天孟子的弟子桃應問老師說:「老師老師,舜是天子的時候,皋陶(這人個性正直不徇私)當司法官,如果這時瞽瞍(舜他爸)殺了人,舜會怎麼做呢?」
孟子回答說:「抓起來該怎樣就怎樣。」
桃應再問:「舜不阻止就看他爸被抓嗎?」
孟子再回答:「舜怎麼能阻止呢?法律依據天理人情,他爸殺人被抓是依據著法律的。」
桃應繼續追問:「那舜就看著他爸被抓?不做些什麼嗎?」
孟子最後回答自己的學生說:「舜會放棄自己的天下,就像丟棄一雙破鞋那樣。私下揹著自己的父親逃走,逃到海邊居住,終生跟父親過著快樂的日子,忘掉做過天子的事情。」

對小鹿來說,這才是一個人應有的表現,家人犯錯不能包庇,但要我看他去死我也做不到,以前還能這樣跑掉,現在大概很難...。
就算有地方讓我隱世獨居...,我也沒那個生活技能照顧好自己與家人....。
所以只能勸對方自首,然後為他作好贖罪後的一切準備,陪著他回歸社會,讓他知道,我依舊愛他而不放棄,這是小鹿的解決之道,那種說孩子是魔教就殺了對方證明自己的正義....,實在是接受不了啊....。

關於孟子猜測的舜的處理方式,如果大家是舜,自己的父親殺了人,又會怎麼做呢?

這是狗尾巴草還是芒草啊?還是什麼草呢?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閒聊家人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