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鹿斑比
小鹿斑比

想記錄那些閱讀過後有感觸的笑點與那些其實不知道也無所謂的小事,雁過可能會留影,也可能被拔毛,也可能成為某人眼底映照下的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每個人看事情的角度都不同,所以形成了各色的風景,就看看我眼底的風景吧。

女友

"她"的身分大公開!一切的真相都清楚了!(不恐怖喔,不用怕唷~)

「我來找你了,我來找你了,我出發來找你了,我要找到你了。」

手機裡傳來熟悉又陌生的女聲,奇怪,我認識她嗎?為什麼這聲音我好像在哪聽過?還不只一次?
現在的情勢不容許我多思考什麼,我按掉通話,用我多年與人聊天的手速,飛快編輯好報案內容與女神租屋處地址,然後發送給當地警局的報案手機號碼。
做完這件事,我放鬆了一點,感謝女神的品味,還好她衣櫃選的是用滑軌的滑門,我一邊讚美女神的遠見,一邊偷偷把櫃門滑開一條縫,觀察外面的情形...。

手機又再度震動起來.....,又是想要按掉變成接起....,我緩緩將手機拿到耳邊,短暫的電波干擾聲後,同一個女聲響起:「我來找你了,我到社區門口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的恐懼中帶著一縷心虛,我立刻按掉通話,這次我注意到,手機上顯示來電者的備註,上面居然是"女友"?!
腦海中突然閃過一絲畫面,還沒等我想清楚,手機再度震動,我顫顫巍巍不由自主地按下通話,同一個女聲響起:
「我來找你了,我到13樓了。」

快速切斷後,我不知自己該如何是好,這絕對不是人,難道鬼月到鬼都會跑出來找人聊天?可是為什麼是找我?莫非我不受女人歡迎,但是受女鬼歡迎?為什麼我的手機上,對這個來電的備註會是女友?我有女友了?我內心忽然不由自主的感到歡欣,問題我的女友是誰?沒想通關聯,手機又震動了起來,我認命似的接起電話,手機那端傳來同一個女聲:「我來找你了,我到門口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感受到強烈的恐懼,我飛快拉開櫃門,將手機往外丟到床上,在"碰"一聲拉上櫃門。

聲響引起衛浴中房東的注意,他走出浴室,發現在床上有隻手機,還沒等他搜索房間,手機再度震動起來,他拿起手機,同樣是不受控制的接通,但他不像我,他馬上切掉通話,因為沒有接通,所以女聲沒有響起,但....,門口傳來敲門聲....。

房東看向房門,他左手拿著我的手機,右手緩緩拿起自己之前準備好的剁骨刀,慢慢靠近房門,房間很小,也不過就是兩三步的距離,還沒等房東從門上的門鏡觀察門外是誰在敲門,手機再度震動,這次不用接通,那個女聲的聲音主動響起:

「我是你的女友,我在你背後。」

手持紫羅蘭的貝爾特·莫里索,愛德華·馬奈的畫

我雙手死死摀住自己的嘴,就在剛剛,當手機響起的時候,我的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個女子纖細的身影,她有著一頭烏溜溜的長髮,長到小腿以下,實際有多長我沒辦法說,因為她的身子只有顯示出小腿肚以上.......,以頭頂的高度來說,這女子約莫167左右,身材凹凸有致,腰很細...,因為肚子上有一個大洞.....,所以真的很細.....。
這絕對是鬼啊!

房東被聲音嚇到,一轉身看到"她"卻很快鎮靜下來。
房東冷笑一聲:"我女友,我女友都在防腐液裡泡著呢!你雖然臉蛋長的不錯,但身體有缺損,要做我女友,你不夠格!"
女鬼沒說話,但我知道"她"被房東的話惹怒,別問我為什麼知道,你看到"她"的頭髮一縷一縷在身後升起的樣子也會知道。
"她"沒多說什麼,"她"的頭髮像是一條條滑溜粗勇的黑蛇,昂起身子攻擊房東。
而房東...果然惡人膽大嗎?他也在慌亂兩秒後,開始用剁骨刀擊砍黑髮,甚至撕咬......。
我看著眼前一片凌亂,想著警察怎麼還不來.....,我真的好怕,眼前的家具與牆壁,不是被黑髮抽飛,就是被剁刀砍傷.....,我真的很怕他們傷害到衣櫃,我在裡面啊!嗚嗚嗚嗚.......。

怕什麼就來什麼,房東砍斷了其中一縷頭髮蛇,又被幾綑髮蛇捆起再度撞上牆壁,牆壁在數次撞擊下,已經有了裂痕,這次更是直接撞破了牆,因為他們主要在門與床中間打鬥,所以在門對面衣櫃中的我,透過牆的大洞,我看了一幅不可思議的景象......。
牆的對面,有一個皺巴巴的,比一般嬰兒還小的.....嬰屍?雖然皺巴巴的,但又可以感覺到,它體內是有水份並飽滿的,它抱著一隻毛茸茸比一般蜘蛛更大隻的蜘蛛,或者說被蜘蛛抱著,總之應該是恐怖的景象,卻又透著一絲溫馨。

因為牆被撞破,櫃門也被撞動到滑了更大一條縫,這讓房東看到了在衣櫃的我,房東還來不及出聲,那隻大蜘蛛就因為好奇爬了過來,連同那個怪嬰。
房東被引開注意力,隨即又是一條髮蛇打來,房東只能繼續砍殺髮蛇,而非衝過來殺我滅口。

還好,警察伯伯們還是靠得住的,在黑髮已經把房東勒住脖子舉起,房東也已經用剁刀把"她"的頭髮弄禿大半後,警察終於破門而入。
當數個警察湧入房間,喝斥房內的人與非人舉起手來不准動後,"她"的黑髮鬆開了房東,房東碰一聲掉在被抽得殘破不堪還帶著刀痕的地板上,"她"恨恨地撫摸自己少掉好幾縷的黑髮,冷冷的對房東說:「之前說我是你的小寶貝,實際見面原來是個到處把妹的渣男,這次我收拾不了你,等明年鬼門開,我再來跟你算這筆帳!」
"她"說完這句話,就消失在房間內,此時有個警察從浴室中抱著女神出來,跟同事說在裡面找到被迷昏的被害者,警察兵分三路,幾位警察送女神去醫院,幾位警察押著房東與他準備的刀械群跟迷藥包去警局,反正房東看起來只是皮肉傷,做完筆錄在去醫院也可以,最後的兩個警察準備去房東的住家搜索,他們懷疑這不是房東的第一次犯案。

而那個間接救我一命的蜘蛛與嬰孩,之前髮蛇與房東打動時,他們兩個睜大眼看著打鬥現場,還揮著手腳模仿,等到警察進來,他們就默默趁沒人注意,從牆的破洞處溜走,在那瞬間,我彷彿還看到嬰孩手中拿著一塊牆的碎塊?

梵谷的向日葵

房東被押走後,我把櫃門推開,跟留下來的兩個警察說明我是報案人,並拿回手機給他們看通話紀錄,警察聽我說明經過,又看了女神傳給我,要我來換燈泡與蓮蓬頭的對話紀錄,與玫瑰花、氣球等的購買紀錄,才勉為其難地相信我只是剛好遇上了,躲起來報警,這件事跟我沒關係,警察留下手機當作證物,要我記得去警察做筆錄也留了我的資料,這才讓我離開。

我騎車到了大廟,先請廟祝幫我收驚,我不敢回到一個人的租屋處,先騎車去找朋友小美,跟她說今晚的經過。
小美聽完思索了一陣子,跟我說:
「你記不記得,在你瘋狂追求你現在這個女神之前,差不多是今年過年那時候,你突然跟我們說你有女友了,還說暫時不公開,因為關係不太穩定,有時候夢不到......。」
我還沒說話,小美又接著說:
「我覺得今晚那個打電話給你的"她",就是那個女友.....,鬼門開了,信號好了,"她"就來找你了....。」

這是小明與第一任女友的開始,也是小明與第一任女友的結束....。


後記:
@Flora異想 阿姐啊~我有幫小明安排另一位女友了,只是女友認錯人,所以他們奔現以後馬上就分手啦~
@午月 寶寶、毛毛與牆都有出現救小明喔~寶寶們好棒,牆.....嗯.....,又碎了呢~
最後小明還是沒有女朋友,讓我們期待他後續在笑話中的表現!
又是平靜的一天,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