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鹿斑比
小鹿斑比

想記錄那些閱讀過後有感觸的笑點與那些其實不知道也無所謂的小事,雁過可能會留影,也可能被拔毛,也可能成為某人眼底映照下的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每個人看事情的角度都不同,所以形成了各色的風景,就看看我眼底的風景吧。

在武俠世界租了半個月院子

是的,野人阿貓小鹿三人組,正式租下這個院子半個月啦~來看看我們是如何理性和平租下院子的吧~

此時的武俠世界,天氣已經轉涼入秋。
阿貓被我打發出去買午餐,野人也在廂房研究如何短暫打破次元壁回到原來的世界。
擺弄著手下的石塊,我默默地思考招喚毛毛打破空間壁離開的可能性,若真的沒有其他方法,其實並不想這樣做,畢竟有再度跑到其他世界的機率...。
況且...,要誘使毛毛跑過來,勢必要說出@午月 前陣子勾搭上其他女神的事情....,這有點出賣朋友....,為了讓我們回家讓謬思喪偶....,代價有點大。
重新將石塊收回袋中,開始思索別的辦法。

起身從房內走出,推開鉤窗,坐在窗檻的美人靠上,看著庭院。
這個南風館果然比一般民居雅致許多,庭院中有個微型園林,湖石做山,幽曲小徑,樹木扶疏,種有不少花卉,甚至還有一個小池塘,內有不少殘荷,偶爾可見錦鯉游過的景象,這環境連一般小官吏住的都好。
轉頭觀察屋內欄杆、柵格、梁架的用料,在走出耳房從正房出去,看了看院落四周,這屋子沒有設計走廊,而是用廓屋代替增加住的空間,往大門走,大門處只有屋門沒有烏頭門,這屋子應該跟當官的無關,至少名面上屋主不是官員。

整體來說這就是一個四合院,房間不少,木料也不錯,木頭也都有做雕飾,主屋旁的耳房被當成書房,裡面書卷與文房四寶,該有的家具一應具全,甚至有香爐伴著臥榻,不少房間也是這樣,家具齊全還有瓷瓶也掛了畫,窗戶不只有窗花還用了窗紗,有的房內還放了琴,這南風館依靠的人應該有錢但沒有十分有權。

居住其中是閒適且愜意的,焚香、讀書、烹茶、彈琴,若我不是女性....,在這多待一陣子也無訪,問題我是女性.....,而在過去半個月...,我經期差不多就要到了....。
一開始以為只是陪阿貓去野人那一下...,我在怎麼會預防意外情形,也不會想到要在芥子袋中帶衛生棉啊(摔)!

春芳號的府城花杯,這是孔廟喔

暫且不想這些事情,拿起癢癢粉與狼牙棒前往關押六人組的西廂走去.....。
一個可愛溫柔的小鹿能對六個大男人做什麼呢?
不過就是想讓他們癢一下,在幫他們抓抓癢罷了~

拿下一個他們口中的襪子,就灌進一份讓他們好幾天都只能沙啞小聲說話的藥劑,六個人都灌完後,一個一個輪流拉出庭院,依次灑完粉抓完癢,經過一陣鬼哭狼嚎的溝通後,六人組友好的告訴我一些資訊,包含屋主的背景原來是這個中下縣(戶數不滿千但超過五百戶)縣令的外甥,而六人組中領頭吊梢眉的相好則是本縣縣主簿,吊梢眉荷包內的情書就是寫給縣主簿的,會開南風館也是因為;縣主簿想要一個跟吊梢眉約會的地方,開個南風館一方面滿足兩人約會的需求,一方面也可以增加收入,縣主簿便跟想做生意的縣令外甥合夥,縣令外甥買下這間庭院,縣主簿裝修並負責經營,誰知....,南風館還沒開成,小倌們還沒找好,吊梢眉先招惹來我們三個,現在人也被我們抓了~

弄清楚前因後果,並掌握吊梢眉想找我們報復的原因,其實是因為胸毛濃也是他的相好,他就是想幫自己的情人報仇,也就是說,吊梢眉他一人腳踏兩條船.....,得知這件事情,我看了看吊梢眉的長相,在看看他的身材...,我不懂他們的愛好.....。
抓住六人組分別的把柄,仗著灌過藥,這次把六人組關在廂房時,就沒有堵住他們的嘴,只有綁住手腳,關上門,這才經過庭院走去東廂房看野人研究的進度。

一進房,就看到野人在那呢喃著什麼:玫瑰女王的貞節、梅林的頭皮屑、尼采的腳皮、蘇格拉底的口水與柏拉圖的吻......,聽著這些內容...,我默默關上了門,並壓抑自己想打人的心情......。

再度回到正房旁,用來當書房的耳房,鋪好紙,拿出封印了筆仙的盒子,開始與筆仙談判,最終我答應在事成回到精靈森林後,解開筆仙身上的封印,而筆仙需要消耗自己的力量與精靈世界的精靈女王溝通,詢問返回精靈世界的方法。
放手讓筆仙去操作後,我再度來到東箱房,麻煩野人放下研究先去西廂房將六人組;一個一個牽去屏風後的尿盆解放,此時阿貓也帶著分榮(小餐館)的夥計回來了,請夥計將餐盒放在倒座房,約好一個時辰後,再將餐盒放在大門外,夥計會自行拿回店裡後,我又拿了兩個錢給夥計,跟他打聽口碑好經營雇傭工生意的牙人。
打聽完我跟阿貓提著餐盒去正房,看她買了啥吃得回來,其實叫分榮外送;或是看有沒有叫賣的攤販直接買也行,只是我們三人剛來不久,還不熟悉,才請阿貓去找間順眼的小餐館,直接看有什麼菜,買了以後再讓店家派人用餐盒裝好菜送來。
到了正房,我一邊收集桌面,一邊看阿貓從餐盒中拿出一隻熟雞、一疊各色蒸捲兒、一盤肉包、一碗我要的玉糝羹與五香烤麩,還有給六人組安排的幾十個胡餅。

安平古堡

吃過午飯,我拿著一籃胡餅去關著六人組的西廂房,六人組已經知道他們每個人各自的把柄,都掌握在我手裡了,也清楚證據不只在我手裡,還會存在另一個安全的地方,對我已經喪失抵抗的能力,我將他們手腳的帶子一一用菜刀割斷,跟他們說吃完這些胡餅就放他們走,畢竟我可是講究禮貌的小鹿,做不出讓人餓著肚子離開這種事情的!畢竟他們身上值錢的東西都在我手上,就當他們出錢買胡餅啦~

我從芥子袋裡拿出一袋物品,打開給吊梢眉看,吊梢眉一看驚訝非常,那是一袋顏色純淨的琉璃珠,我讓吊梢眉確認了內容物,跟他商量,用這一袋東西跟他換南風館晚一個月開幕,反正他們小倌也還沒完全教好,我們三人跟他租這個南方館半個月並不礙事,順便跟他說不用擔心秘密會外流,我們三個最晚半個月就會離開此縣,只要他答應,這一袋就是給他去搞定他情人縣主簿與縣令外甥用的。
談好交易,拿出紙筆寫明契約,讓吊梢眉簽名蓋章後,我才知道原來吊梢眉的名字是:張陽。
......看著吊梢眉的名字,再看了看他一身駝黃的褲子搭配棗紅的長衫,頭上戴著烏色帽,帽子上簪著大朵絹花....,嗯...,果真張揚.....。

談好條件,送他們六人離開時,還多從芥子袋中拿出一壇一公升裝的金門高粱給吊梢眉張揚,主要是讓他看到我是怎樣從一個小小扁扁的袋中,幾乎無中生有般拿出這一公升的酒,一方面是安撫一方面也是要讓他知道,我們三個的手段神異,能平安送我們離開最好,絕不能再度得罪。

看著六人組離去,阿貓問我怎麼會隨身準備一袋玻璃珠子?
我笑了笑,回答:上次跟你去魔法森林,那座森林有個很特別的生物叫翡綠羊,翡綠羊有個特色,只要牠便秘,就會大出一顆一顆,顏色飽和又純淨的便便,而那些便便.....很像玻璃珠...,而且因為翡綠羊習慣挑芳香類的植物吃,所以牠們的便便,天生帶著花草香......,正確的講法,每一顆便便的香味都不一樣,有些偏花香,有些偏木質調,有些偏果香.....。
阿貓臉色大變的接著問:所以剛剛那個吊梢眉開心地又聞又摸又磨的那袋玻璃珠.....。
我笑了笑:對,就是翡綠羊的便便球,收集時我還特別挑便秘快一個月的那種撿,相信非常入味!

看著作噁的阿貓,我一邊往書房走去,一邊想:得罪了小鹿還想走,我也是會記仇的~

億載金城

回到書房,筆仙已經完成跟精靈女王的溝通。
上次臭鼬已經將武俠世界的座標帶回給女王,女王雖然知道座標,但需要我們找出世界壁容易被突破的地點,並最好先跟這個世界的管理者達成共識,由它幫我們開門,再由精靈女王那邊引導我們回去。

聽完這個方案,我需要在思想後面的路要怎麼走,將筆仙收回封印盒中,轉身準備跟野人與阿貓討論....。
晚上是吃雜菜羹好?還是吃酪麵?或是來點胡餅?還是乾脆上街吃,街上選擇多~
反正都要去牙人那一趟了,這半個月刷馬桶打掃總不能靠我們三個,需要請幾個幫工的才行。

走向箱房,我思索著跟管理者溝通這件事....。


嗯....沒錯,結果寫了那麼久,才剛介紹完背景,為什麼會遇到事件的原因完~全~都沒有提到呢~

......這個故事應該可以用短篇小說的篇幅寫完的吧?沒問題的吧?
工作幾乎都還沒做...這是需要加班的一天...,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