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terhuang1
walterhuang1

Twitter: @Walter_JCHuang Web3个人主页:walter.rss3.bio

Web3 – Dalifornia游记 2022年8月

Dalifornia正在成为Web3嬉皮士的乌托邦,这里聚集着一批95后00后DAOer及Web3从业者。在此之前,这里就一直生活着一群无需线下办公,通过网络数字完成工作的数字游民,这部分人主要以程序员/码农为主,其中不乏Web3的从业者。再加上这次上海疫情封控对人心的冲击,使得web3从业者形成了一种非必要不需要呆在上海的心态,大量年轻的Web3从业者抱着愤世嫉俗的心态和对自由的向往,不约而同的聚集到了这里。他们心想即使被封控,也希望被关在山清水秀有诗和远方的地方,而不是上海这般的钢铁森林。同时,Web3行业受到较大的政策管控压力,许多创业者都在计划出国创业,该地也成为web3从业者出国创业之前在国内的最后一站。


此次瓦猫之夏Web3活动是中国DAO组织兴起的重要里程碑,活动由706空间提出,多个DAO共同组织筹备。在一个月前活动还只是一种设想,没人知道能否落地,主办们担心一张票也卖不出去。在筹备期间陆续聚集了多个DAO组织近600名成员参与到了活动的共建过程中,他们通过社群寻找资源支持、活动构想、项目方和投资人的入驻分享,促成了此次会议。有意思的是,此次会议最终迫于政策压力取消了,但小型聚会/活动和与会人员的行程均未受此影响,这也许是一种Web3特有的共识文化,社群一旦对某件事达成了共识就很难改变,即使大会活动取消,即使可能被封控在这里,也很难阻止聚集了的共识,也促成这次大型网友见面会。


抵达Dalifornia后,先后前往了几个DAO组织的根据地,和DAOer交流沟通,最明显的感受就是这里聚集了大批DAO的共建者,他们为了一些纯粹,可能还不那么切实际的构想聚集在一起,他们享受着社区化的生活方式,吃住行玩工作都在一起。最经典的生活画面来源于SeeShore,这里聚集一群躺在懒人沙发上,吃着炸鸡,喝着啤酒,一边玩着马里奥这类休闲游戏,一边讨论着如何构建DAO,如何创造DAO组织所需的生产工具和产品的人。这里有着自由轻松的氛围,有着无为而治的理想,当然也参杂着些许嬉皮士的疯狂与混乱。


随后几日开始逐步进入参加小型聚会/活动的行程,活动主要围绕DAO组织与工具、DID、数据服务和NFT等应用层产品和协议层标准展开。此外,还汇集了些许Move语言和新兴公链话题。以下总结些我的想法:

1.      DAO组织与工具。

  • DAO的注册与成立应该是无许可的,DAO章程是代码化与自动化的,规则和章程是逐步完善和丰富的。
  • 在规则和章程完善和丰富的过程中,基本无法满足所有DAO成员的建议,难免碰到DAO成员的退出。DAO组织需要不断扩展,吸纳新的符合DAO组织长远利益的成员加入。DAO组织成员需要保持开放的心态,需要提供便捷的进入DAO组织的工具和公共产品。DAO组织的NFT应是一种身份认同感的标签,而非治理的工具。
  • DAO组织的内部需要类似SBT/积分类应用来辅助管理,帮助定义成员的参与度和贡献度,创作型DAO的治理投票应该按贡献度/参与度来决定,而非NFT/Token的持有量。
  • DAO组织工作效率其实有可能优于传统企业,1)基本以工作量和贡献度定报酬,难以摸鱼,Free Rider可能被快速淘汰;2)自下而上,DAO产品开发者基本是DAO产品使用者,是从第一性需求出发的而产生的工作(如SeeDAO孵化的项目);3)基本是成员业余时间参与贡献的,与开源文化类似,DAOer不是从传统工作关系出发的。当然,共识的形成往往是艰难和缓慢的,协同和管理也是影响DAO组织发展的短板。
  • DAO组织需要协同的工具,以提供组织协同管理和工作效率。主要产品包括,论坛、SBT/积分管理和发行工具、附能型DAO入口(游戏性引流、教育类公共产品)、日程及协同管理工具等。

2.      DID

  • EVM中没有基于地址的数据库结构,只有智能合约数据结构,用户的资产是存在智能合约的记账薄中的,而不是在用户地址下的。用户在没有主动添加资产的智能合约时,无法读取到自己的资产存量。Dapp无法通过地址直接发现用户存在智能合约的资产,需要先获得资产对应智能合约的数据,才能发现用户持有的智能合约资产
  • DID项目本质上都是帮助用户建立一个基于地址的数据库,由于EVM不兼容此结构,同时EVM底层很难再添加该结构(会增加底层协议的复杂度,得不偿失),因此大部分方案都是链下的方案,有些使用中心化,有些使用去中心化的设计。DID项目也分为做统一数据库标准的(NextID);做可阅读域名和跨链地址聚合的(ENS、DAS);做去中心化的地址及身份管理协议及应用的(Unipass)。

3.      数据服务

  • 随着应用层产品的兴起,基于公链的数据清洗、数据调用和数据定制化的需求也在激增。数据服务主要为B端提供数据API,帮助B端更好的捕获链上信息,理解用户行为,最终提供更优质的产品及服务。
  • EVM架构以智能合约为导向,资产信息保留在合约中,合约的检索、清洗和分析过程涉及到节点、算法、数据库和API等不同环节,专业且繁琐。应用层产品很难自建,需要部分专业的数据服务商提供服务。

4.      NFT

  • 以游戏、娱乐类NFT为导向的项目正在增多,不过此品类产品失败率太高,难以判断。

5.      Move语言及新兴公链

  • Move语言在设计之初就注重代码作为资产的特性,同时有着便捷的可组合协同设计,该语言有利于编写更复杂的自动执行的代码和智能合约;
  • 以Move语言为基础的新公链都构建了EVM缺乏的基于地址的数据库结构,Dapp在此类新公链中的调用和检索方式与EVM不同。
  • 基于Move语言的新公链可能面临着代码和架构安全性的考验,还需要时间的验证。


总结起来看,此次活动主要以应用层和新兴生态的话题为主,主要参与者基本是近1年内,随着Web3概念火爆才进入市场的,这也许意味着区块链行业基础设施的阶段性稳定(仍然缺乏,但已有可用的了),正逐步进入大规模应用层创新的新阶段。


最后,也记录下大多数人关心的八卦,会议大面积取消,阿瑟入场,与会者写检讨。活动期间,多个会场受到了阿瑟的关注,以人群聚集为名义进行了驱散和封闭,人群离开需要逐一登记身份证及电话(即门口蹲着写检讨的画面),我们确实玩着猫捉老鼠的游戏,多次转场。其实,如果真是出于疫情管控的压力,一切也都可以理解,但我们无法判断阿瑟的真实目的和管理力度,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们也只能走为上计。也正是如此,才催生出了野草丛聚餐、湿地湖心亭路演和路边乞讨式论坛等让人难忘的新型会议形态。


在返程的飞机上写完的此篇游记,抬头发现飞机上竟播着某年在嘉兴船上举办的某会议,上三张图应个景。现在的机上娱乐系统也这么卷吗,都用上了用户画像分析和算法推荐选片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