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uel

斯里蘭卡的荊棘之路

斯里蘭卡,一個座落於南亞次大陸東南方的明媚之島,往昔以迷人的紅茶香與熱情的南洋民俗風情聞名於世,如今再度躍上國際新聞頭條,卻是因為國家破產、總統出逃等等事件。種種看似魔幻寫實的事件甚囂塵上,原本平靜的印度洋小島在2022年的七月迎來了獨立建國後最大的危機。

透過包圍進入公家機關的民眾(圖取自網路)
一步錯,步步錯的破產之路

內戰

至於斯里蘭卡為何會走到今天這一步?原因族繁不及備載,也並非突生變故,而是循序漸進,且問題結構盤根錯節。把目光放遠,內戰遠因其實可以追溯回斯里蘭卡自殖民時期就開始的種族問題。當時身為殖民者的英國人為了更方便的管理殖民地,採用族群分化政策,藉由挑撥多數族群僧伽羅人與少數族群坦米爾人,使斯里蘭卡人民彼此仇視與對立,殖民母國便只需要在其中一邊施些好處、放點利益,便可以引發激烈撕殺,如此一來就不用多花心力在整治殖民地人民的身上。然而,隨著殖民的結束,不列顛人帶走了他們的槍與驕傲,卻不只留下了午茶與西裝,更將殖民所帶來的族群問題深埋在斯里蘭卡的土壤裡,仇恨的種子漸漸生長成參天巨木,族群衝突的陰影就此籠罩著斯里蘭卡的上方。脫離殖民獨立後,教育制度的歧視使得身為少數的坦米爾人需要考上好大學的難度遠超僧伽羅人、官方公然打壓坦米爾地區的宗教活動與媒體等等…使得本來就是弱勢的坦米爾人失去與人公平競爭的機會,種種不平等的惡果最終爆發成為1983年7月23日開始的斯里蘭卡內戰。


內戰的雙方分別是代表僧伽羅人的斯里蘭卡政府軍與代表代表坦米爾人的坦米爾猛虎組織,坦方希望成立一個坦米爾國家,復興自己的政治、宗教與文化,解放受壓迫的同胞。透過不斷攻城掠地,對斯里蘭卡官方發起挑戰,猛虎組織多採取極端暴力手段,透過屠殺、種族清洗與暴動來逐步擴大坦米爾人的生活範圍,而政府則是給予猛虎組織空中打擊與切斷補給與金援,試圖壓縮坦米爾人在精神與身體上的生存空間;在這樣一來一回的四十年間,將近10萬的斯里蘭卡人因為內戰失去生命,比起被子彈與砲彈奪走的性命,愈發嚴重的問題反映在種族對立並未隨著政府軍剿滅猛虎組織的領袖隨之結束。對立分化的社會氛圍從2009年政府宣佈內戰結束後日益發酵,成為如今斯里蘭卡社會繞不開的問題。斯里蘭卡是一個高度依賴旅遊產業的國家,國家收入有很大一部分來自觀光客的貢獻。不過,因為種族問題尚未完全解決,不滿的情緒無處宣洩,導致炸彈攻擊事件在斯國仍時有耳聞,面對隨時有可能再度擦槍走火與不知何時可能遭遇天外飛來橫禍的事實,使得國際旅客對於到斯里蘭卡旅遊望而卻步。


貸款

殖民式經濟結構在健康程度上本來就存疑,加上斯國歷任政府沒有謹慎的財政政策:不是廣發債券,就是大手筆的向外國舉債,在這樣的經年累月下,斯國早已債台高築,在疫情前每年都已要勉強償還到達能力上限的利息,遑論還得面臨疫情的嚴峻考驗。雖然斯國向他國舉債早已不是什麼大新聞;然而,這幾年借款幅度與還款能力受到疫情影響而不成正比,若國內經濟成長能夠跟上外債借貸的速度,可能還不會構成問題,正正因為斯國近年來產業產值出現斷層,外匯存底無法趕上外債借貸的速度,所以才導致斯里蘭卡的經濟體系變得更為脆弱。斯里蘭卡高度依賴中、印兩國,甚至在2022年初可預見債務問題時,基於政治利益考量,不是選擇向國際貨幣基金會尋求幫助,而是轉而向中國求援,中國當然也很樂意向斯國借出更多他們償還不起的資金,斯國也為此在2017年,將南部深水港漢班托塔(Hambantota port)租借給中國99年,以彌補財政赤字。在這一連串失敗的舉債政策中,斯里蘭卡除了需要償還天價的利息之外,也因為還款能力不足,進一步失去了某些國家利益(E.g.港口、領地)。


錯誤的政策

2009年,斯國政府成功剿滅叛軍,長達四十年的斯里蘭卡內戰終於迎來結尾,能無後顧之憂的全力發展經濟。斯國長年以農業與觀光產業作為立國之基,然而受到疫情與極端氣候影響,使得斯國原本引以為傲的產業逐步邁向下坡。因為疫情的關係,斯里蘭卡約莫在2020年起,採取封鎖國境的政策,導致觀光產業生意慘淡,單單觀光業的產值僅一年便縮減了近90億美金;同時,受制於邊境封鎖政策,民眾怕錯過國境開放期限會無法回國,使得原本在國外工作並將錢匯回國內的工作人口匆匆返國,此政策也直接促使斯里蘭卡失去兩大主要收入來源,重挫斯國經濟。在農業方面,斯里蘭卡在領導人的帶領下,選擇拓展狹小的國內市場,而非第一級產業最賺錢的「國外市場」,斯國國民年收標準就擺在那,就算提升產品品質,擴大內需也有一定程度的限制,或甚至說,跟原本相比根本擴大不了多少。2021年,斯里蘭卡政府開始禁止化學肥料的進口,倡導有機栽種,期盼跟上世界潮流;不曾想,這樣的政策實在是過於理想,流於服務西方主流價值所採取的行動,在實際執行層面缺乏謹慎考慮,導致許多農民不滿,農地的營養本來就有限,不施肥的後果就是產能下降,此政策在眾多農民的抗議下才慢慢鬆綁。就這樣,斯里蘭卡錯失了獨立並且成功平定內戰後短短幾年最佳的黃金起飛期,後續政府一連串的錯誤借貸政策更近一步將斯里蘭卡推向破產的深淵。

破產,狂歡

今年四月初開始,斯里蘭卡官方宣布無力償還外債,五月達到債務違約觸發條件,因此斯里蘭卡的法幣在國際市場上的信任程度高速下跌,使斯國在國際市場借貸困難,連帶影響國民與國際對斯國貨幣的信心,信心的降低也意味著貨幣下貶、購買力下降。斯里蘭卡又碰巧是一個相當依賴進口資源的國家,前述的貨幣通膨問題,使得斯國負擔不起部分進口商品,某些再正常不過的民生用品因此成了稀缺品,價格更是高到不合理,僅僅在2022年的4月,斯里蘭卡的物價通膨已經到了一個近乎瘋狂的境地,少數商品甚至較去年同期上漲了約莫五成左右,在工資沒有調漲的前提下,物價卻不斷向上竄升,這勢必會引起民怨。缺乏外匯存底,法幣購買力降低,導致斯里蘭卡無法向外國購買蔬果、汽油等等民生物資,民眾吃不到東西,公車、汽機車等載具因為油箱見底而無法移動,接連不斷有公司倒閉,民眾做著工作卻拿不到應得的薪資,示威抗議的聲浪伴隨著塞車、物資短缺的問題,漸漸地從首都可倫坡向周邊城市擴散;最終,示威者於7/12號的深夜突破重圍,在總統拉賈帕克薩的官邸外包圍、躁動,這使得拉賈帕克薩不得不同意下台,漏夜搭乘飛機逃離斯里蘭卡;總理拉尼爾·維克拉馬辛格在總統逃跑後繼任為代理總統。他立刻便宣佈全國進入緊急狀態,並在西部省份實行宵禁,試圖透過和平的對話來緩解政府與民眾間的矛盾;然而數以萬計的民眾再度翻牆闖進總統官邸並要求其下台,民眾們踏入他們可能一輩子無法企及的豪華總統官邸後,開始肆意地在草皮上玩耍,甚至跳進游泳池來緩解七月的燥熱,首訪時開心的表示這是「人生中最快樂的一天」,眾人在官邸內嬉戲歡笑的場面與半日前的火爆情緒形成鮮明的對比,讓人有一刻真的忘記了破產與外債的問題,或許是面對生活與金錢所帶來的壓抑無處釋放,在官邸內開派對的民眾狂歡至看起來彷彿真的一夕致富了。

大批民眾湧入官邸(圖取自網路)
人們進到泳池後開始狂歡(圖取自網路)
狂歡完,然後呢?

再瘋狂的喧囂終會歸於平靜,斯國國內的暴動已隨著優勢警力壓制趨於穩定,盤踞在官邸內的民眾也最終鳥獸散;然而,該還清的欠款一分錢都不能少,暴動過後的斯里蘭卡只是變得更混亂,對於原本的債務問題絲毫沒有改善。事實上,國際上已經開始研擬該如何幫助斯里蘭卡脫離現在這灘泥淖,目前可行的方法是夠過談判來重組與所有債權人的債務計劃,斯國政府一共欠下逾510億美金的外債,需要連本帶息地在未來以每年70億美金的價格開始償還,雖然這在短期內看起是個不可能的任務,不過G7成員皆承諾會對斯里蘭卡的債務危機提供幫助,世界銀行目前願意提供斯國6億美元的額度,印度也承諾提供19億美元。至於先前基於政治問題而無法與斯里蘭卡合作的國際貨幣基金會其實一直以來都是斯里蘭卡擺脫外債問題的最有力幫手,他們不僅已經開始商討30億美金的貸款方案,更積極地等待新政府上任,穩定物價、修正政策、提高年所得後再慢慢升高稅務,盼斯里蘭卡回到健康安全的經濟狀態,方能以正常的方式償還斯國長期累積的債務。至於斯里蘭卡外債組成中佔有最重要地位的中國,對於斯里蘭卡日前遇到的問題則保持著曖昧的態度,斯里蘭卡最後選擇向國際貨幣基金會求援,這違反了當初中國與斯里蘭卡所簽訂的合約,中國對於任何形式的債務重組都不感興趣,北京希望透過自身的經濟能力來幫助可倫坡度過這次的債務問題,雖然中國對於斯里蘭卡求助於國際組織頗有微詞,但鑑於自身國內的政經情勢問題,中方也不反對斯里蘭卡聯手個組織對債務妥善處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