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月

你哭起來,我笑起來 都為了 愛愛愛

【一張照片一個故事】-[創作]眼

(edited)
這是一篇恐怖小說,怕的人請慎入。

前言

這是馬特市民我是阿詠POTATO MEDIA上所舉辦的「一張照片一個故事」徵文活動中,我所投稿的作品,貼到馬特市來和大家分享。
也歡迎各位有使用POTATO MEDIA的馬特市民們一起來玩~

正文開始

是一場期待已久的生日旅行。

飛機在無邊無際的太平洋上飛旋。
著陸的時候,起落架在這座島嶼的土地上重重的頓了一下,也把我心底的雀躍用力晃了幾晃。

總算是到了呀。

這座島在地理位置上和其他離島的距離較遠,島上的居民也排外。久而久之,文明就再也無法抵達(或者說汙染)這座島上的文化生態。

「這機場也太破了吧。」旅伴邊從艙門內撈著行李邊發著牢騷:「連個廣播都沒有。」
「不然你來這裡是為了追求什麼?」順口嘴了他一句,我的視線卻停駐在了距離飛機起降軌道不遠的柵欄外。

那是一隻背對著我,望著遠方地平線的羊。
嶙峋的背脊下,卻有個大得誇張的肚子。
頸項連接著倒三角形的頭顱,上頭豎著兩支板狀的角,角上爬滿了花紋。
似乎是察覺了我的視線,羊甩了甩尾巴,上寬下尖的頭顱一點一點的轉向了我。

「等過年啊?」旅伴巴了一下我的後腦勺:「走了啦。」

島上很美。
炎夏的日光兇猛而暴烈的遍灑在它所能及的任何地方,卻曬出了濃綠山巒的明媚青翠、以及海洋純淨而深邃的藍。
不用刻意安排行程尋找景點,僅僅只是坐在沿著海岸線疾馳的摩托車上,便覺得身心都是前所未有的暢快。

「幹!」一個急煞,讓我從無法無天的美景中醒了過來。旅伴扶了扶歪掉的安全帽,驚呼了一聲:「有羊」!
何止有羊啊,眼前所見之處,全都散落著大大小小顏色各異的羊。
我們熄了火,緩步的走向牠們。
這些羊一點都不怕人,有的懶洋洋的嚼食著草根,有的正攀著岩,還有一些正從股間落下一顆顆光滑的黑色顆粒。
我們這些大驚小怪的觀光客,倒成了牠們眼中平淡而無可避免的日常。

「我這輩子沒有看過這麼這麼這麼多羊欸,也太可愛了吧!」旅伴興高采烈地掏出了手機:「幫我跟羊拍照!」
「小心他踢你,」接過手機,我看著她在羊身邊蹲下,擺出了各種手勢,忍不住又吐槽了一句:「或者對你拉屎。」
「你再吵,就下車用走的。」從我手上奪過手機,旅伴挑選著我剛拍好的照片。

這個時候,我才第一次仔細地看見羊的眼睛。
羊的眼睛佔了臉上好大的一部份比例。
纖長濃密的睫毛下,覆著一對閃耀的金光。
而金光的正中間有著一道呈現國字「一」字型的裂隙。
就生物學的角度上來說,那道裂隙叫做瞳孔,是讓光進入之後在羊腦袋裡生成整個世界的地方。
可此時此刻,如血的殘陽照射在那頭羊的臉上,使它的雙眼看起來像是燃燒著熊熊的火焰。
而那道裂隙,正是通往地獄的途徑。
像是隨時都會越張越大,最後把我吞吃進去。

「島上的羊是有人養的嗎?」抵達民宿之後,我問了身為當地人的老闆。
「羊喔,」老闆看著老闆娘,露出了一個心照不宣的微笑:「他們自己養自己。」
「那數量也太多了吧?」想起那雙眼睛,我忍不住又打了個寒顫:「島上的人會吃這些羊嗎?」
「島上的人不吃羊。」老闆的笑容加深了些,看著有些詭異:「我們也不許外地人吃羊。」
「唉,好可惜啊。」旅伴吞了口口水:「今天那些羊肥得這麼可愛,一定很美味。」

深夜,我從噩夢裡驚醒,空調的運轉也正好停。
忘了到底夢見了什麼,只記得夢裡的味道,是濃濃的羊羶臊味裡,隱隱透著血腥。
「要死,睡前聊什麼吃羊啊。」邊在心底抱怨著,邊掀開棉被想找出遙控器,重新啟動空調。
床的另一側是空的。
我連忙下了床,想找找看這麼大半夜的,旅伴到底去了哪裡。
電燈開關像是壞了,來來回回切了好幾次,依舊沒有反應。
可盥洗室的燈卻亮著。

「欸,」我敲了敲門:「你在裡面嗎?」
回答我的是一陣咀嚼的聲音。
那咀嚼的聲音黏膩得很,還帶著點令人毛骨悚然的撕咬聲。
「幹,這不好笑!」我的手握緊了門把,又敲了一次門:「你再不回答我就進去嘍?」
門把從我的手裡鬆開,門被我的體重一帶,推了開來。

只見地上有隻血肉模糊的羊,腹腔早已被破開,露出了被咬得七零八落的內臟。
而旅伴的手還在那內臟裡掏著、挖著,像是尋找著什麼不得了的東西。
聽見了我的聲音,她緩緩的轉過頭來。

那張人類的臉上,赫然嵌著一對羊眼睛......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一張照片一個故事】逝去的時光已成追憶,帶著希望持續向前!

怪談異事:夜班醫生

漂流木|故事是這樣的|怪談故事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