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月
午月

因為生命是音樂 死亡是聽

再訪143Polaris

你絕對不是普號,你是霍爾吞下的璀璨,是城堡賴以為生的心。

標題其實有點好笑,說是再訪,但我訪它的頻率,其實是幾乎天天。


一直很想再寫一次我的愛店,看著自己去年曾經發過的文章,卻總不知道應該再從哪個角度發想。
直到那天。

推開店門,咖啡香撲鼻而來。玻璃門區分出了這一方安寧,也總能把我那些關於工作或是生活上的紛亂給格擋在外。
店裡的暖黃燈光漾著鬆弛感,而木桌椅聚集的內用區也早已座無虛席。人們享受著獨處的舒心,或三三兩兩的談論著匯聚於此前的曾經。
在老闆夫婦打理吧檯或是送客的間隙,也總能恰如其分的搭上幾句。

店裡除了它的招牌冰黑咖啡(是我每天早上起床的快樂泉源)外,我最喜歡的便是店裡的烘豆機。

烘豆機是個可愛的小傢伙----鐵網組成的圓筒橫架在方形的底座上,外面再覆以一層半圓筒狀的外殼。
方形底座讓它能夠穩穩的站在瓦斯爐上,摁下旋鈕,圓筒飛也似的轉了起來,咖啡豆在爐上沙沙作響,店裡乃至一百公尺外的街道上,都飄著醇厚穩重的咖啡香。

老闆師從於日式直火烘豆法,也承襲了來自東洋的匠人精神。要想成就一項令人著迷的工藝,那麼創造它的所有工序,就都必須嚴謹。
包括機器。
只有這麼一臺烘豆機與瓦斯爐的完美結合,才能燃燒出店裡每一種讓客人們都欲罷不能的咖啡靈魂。

可是這麼一臺機器,要去哪裡買呢?

老闆找了很久很久,跑遍了廚具店設備店五金店,甚至飄洋過海到它的東洋母國,卻仍然遍尋不著。
直到某個下班後。

就和大家一樣,在結束一天的工作後,老闆滑著youtube放鬆。
一條如何在家自己烘豆的影片閃進了他的視線。
而影片主角使用的機器,可不就是他朝思暮想的烘豆機嗎?

影片底下有個連結,正是賣烘豆機的公司。

事不宜遲,老闆立刻寫了封郵件給了那家公司。可在與機器公司老闆接洽的過程中,那人問他:「既然你在臺北,那麼你知道在XXX那一帶的XX(店名)嗎?」
位於XXX的XXX正是老闆的前東家。那人聽了這個答覆,先前的積極卻一掃而空:「那我不能賣給你啦。」
原來老闆的前東家正是那家機器公司老闆的公子,雖然父子倆因為理念不合而已經好久不往來,可再怎麼不往來也不可能為兒子的競爭對手提供生財工具啊。

就在老闆遭逢拒賣,山窮水盡的時候,他長居澳洲的朋友拍了拍胸脯自告奮勇著:「這有什麼好難的。」
於是這臺機器就由澳洲朋友出面買下,從日本發貨,跨越赤道抵達了澳洲,再從澳洲遠渡重洋,回到了這個與日本僅有一海之隔的亞熱帶小島上。

幾經波折,老闆終於得到了萬事俱備的東風飛揚。143Polaris,就此開張!


「嗶嗶、嗶嗶、嗶----」隨著計時器的鳴唱,老闆熄了火,烘豆機也停下了一下下的沙沙作響。
回過神,店裡也不知何時安靜了下來,像是大家都沉浸在烘豆的香氣聲音,還有等待一件事物逐漸美好的,徐緩心情。

「我一直覺得這臺烘豆機,」我笑著對老闆娘說:「就好像店裡的心臟一樣。」

說到這裡,老闆娘有些不忿:「對嘛,我們有些客人都以為這是我們找鐵工廠隨便打的,就叫他普號,他才不是普號!」

「他不是,他絕對不是普號。」我哈哈大笑:「他是卡西法,是霍爾吞下去的流星,是驅動城堡能夠自己旅行的核心。」

老闆把滾筒從底座上拆下,立在盤子上,豆子便自兩端的孔洞傾瀉而出。隨後放入一批新的豆子,按下旋鈕,又是心跳般的沙沙作響,搏動著若隱若現而極度迷人的咖啡香。

老闆曾經說過,店名的意思是北極星。北極星因為正對著地球自轉軸,所以從地球上看,它永遠在那裡。
所以它能夠在海上,給予水手們恆久不變的信心。

在沙沙作響的聲音裡,烘豆機像是真的變成了霍爾的移動城堡裡那一團負責城堡動力的火型精靈----它的前世是流星,航變了宇宙,最後無視契約,想要和伙伴們生活在一起。

而那一家位於古城門邊的咖啡店,也像是變出了滿身的機械齒輪,長出了腳。
帶領著來到這裡的大家,前往我們心中的北極星。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