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ko
NEko

一個有自覺的ThaiOne自由媒體寫作者,致力於讀書反思、運用大學時期學會的critical thinking進行媒體識讀與文化議題思辨,嗜聽樂團音樂,熱愛K-POP和各類形象鮮明的創作文化。 喜歡謎因,願望是每天活得像梗圖GIF,祈禱下一次GIJOE出片還能跟到首播。

#行走的五万——☠虛噬罐頭☠地域的單向通信☎夜袭 ~.~

你說過,希望能夠令他回到上帝的身邊。
Temptations of Saint Anthony - Michelangelo

「老闆,你怎能直接殺人呢?」小女孩哀傷地說。

「你為什麼扮成小人的樣子?」扮成《死亡筆記本》中路克的撒旦,看起來是真的十分不悅。

「老闆,這是羅莉。另外,這個靈魂要求的是——『解決創傷壓力症候群PTSD相關的回憶與惡夢和失眠問題。』」

「所以呢?」撒旦挑眉。

「您剛剛拂除了他的噩夢吧?他剛剛睡得很香甜呢。」

「路西法,雖然你就是我,但我真的覺得,你非常無聊。」

路西法抬頭看向撒旦的時候,睡得香甜的身軀變得冰冷,而從遠處,走來一個逐漸放大的人影。

「在這個人許願之前,有一個更強烈的願望搶先了。」撒旦低語。

「嗨。」身上千瘡百夷的男子輕笑。

「從你輕易就來到我身邊、以及,你只能是一個影子這件事情,令我越發感到無聊。」撒旦幾乎嘆息了。

「……你不是因為15年前的那場夜襲,必須要在敵人要求下殺死自己的母親、吃掉她的心臟,因此夜夜噩夢嗎?」路西法質疑。

「是,也不是。」男子的影子,笑得顫抖。

「你啊,殺了7401個人吧,濫用了自己的軍權。」撒旦看著血紅的蘋果;打蠟的蘋果,在月光下透著晶瑩的光,像心臟。

「真會算數。」影子輕浮地繞著撒旦徘徊。

「不過正確來說,是7400.5個人。」撒旦吞下蘋果。

「你什麼意思?」影子停下,似乎非常不悅。

「你殺不死我的。而且,因為你的無聊,我已經忍耐許久。」撒旦的語氣低沉,惡魔們輕笑的聲音從深淵中傳來,令影子感到毛骨悚然。

「『請讓那個受傷的靈魂,回到上帝的身邊。』」撒旦說。

撒旦大人,吃心臟的孩子,實際上另有其人吧!」路西法突然,意識到事情的不對。

「那個在你命令下;那個自幼被你欺侮了15年,又在你跟反叛軍同流合汙之後,吃下母親心臟的孩子,燒傷的身軀只留下一半。即便帶著殘破且融解不堪的身體,他依然每天祈禱。」撒旦說。

他居然沒死?」影子震怒,變成一把黑色的利刃,飛出窗外。

「撒旦大人,就這麼任由他去,真的無所謂嗎?」羅莉拿著蝴蝶刀,看起來有點可怕。

「那個0.5小孩,在他20歲的那年自殺失敗;被我救了回來。」撒旦說。

「為什麼呢?自殺的人,無法到上帝身邊。」羅莉停止把玩蝴蝶刀。

「因為即使燒傷,他也拯救了最後一個生命,並且自殺的原因,也是因為政府派來服務的傭人,虐殺了那個生命。」撒旦慵懶地說。「上帝那東西,不願意放手呢。

路西法看向撒旦逗引的黑貓,黑貓的四隻白足,發著淺淺的白光。

「……老闆,你又搞事了。」路西法搖頭嘆氣。「貓咪,是貓咪吧。」他無奈地笑。

不要太大聲說話,上帝如果發現,會把我的寶物帶離開的。至於那個食古不化、上帝不願意帶走的醜陋東西,那三分之一的天使,都會樂意與他作伴的。」

「老闆,有時候,我真的覺得你很恐怖。」路西法說,把刀插進自己的喉嚨裡。

「你嚇到小貓了,他才20歲,不喜歡你這樣表演呢。」撒旦看著小貓豎起背毛抗議,指責起路西法。

「我想,我確實不夠成熟,才會沒發現這次的任務,本身有問題。——那傢伙每天的惡夢,不是所有人都死掉了,而是他以為『他的朋友在火災中活了下來吧。』」路西法說。

這是事實,不是夢。所以,當我讓他夢見火災滅頂,他就開心地入眠了。那傢伙一直想下地獄,我對這樣的人特別沒想法呢。上帝非常無聊,還說愛世人、愛敵如鄰,特別噁心人。

小貓生氣地刨抓撒旦的前衣;緊身的上衣被抓破,撒旦的胸膛出現了幾條不明顯的血絲。

「好好好,你覺得我說得很好是吧。」撒旦甜甜地笑,撓撓懷中貓咪的下巴。

「老闆,您還是別笑了,這屋子要被你怕垮了。」

✄--------------------------------☹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