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ko
NEko

一個有自覺的ThaiOne自由媒體寫作者,致力於讀書反思、運用大學時期學會的critical thinking進行媒體識讀與文化議題思辨,嗜聽樂團音樂,熱愛K-POP和各類形象鮮明的創作文化。 喜歡謎因,願望是每天活得像梗圖GIF,祈禱下一次GIJOE出片還能跟到首播。

#行走的五万——☠虛噬罐頭☠地域的單向通信☎芙莉蓮フリーレン

「馬上就會死掉的東西,就算先死了也無所謂吧。」
四處都是偷圖仔......

「我沒有不想跟你見面。」只是害怕而已。

「你害怕什麼呢?」因為可以臆測的事情種類過於龐大,我仍然是問。

「……可能是怕妳吧。」他苦澀地笑著。

nippon.com

結束了第五段的感情,我在25歲那年隻身來到札幌。

我想來到札幌,並沒有任何特別的原因。如果硬要賦予理由,是因為如今我想念的人都不在了;而聽說我的太上祖——奶奶的爺爺,有混跡過札幌。

由於這很可能不是事實,我還想起侯孝賢電影《千禧曼波》裡,主角似乎和喜歡的人,在日本的雪地躺臥在地,用身體畫出雪天使。電影《王牌冤家》裡,也有類似的橋段。

讓你感動巨大、無法言語的東西,你會想帶著喜歡的人去看,這是自然。

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帶著我自己去看所有東西,這是徒然。


閱讀動畫和小說、新聞資料,不畏懼和陌生人攀談的我,馬上走透了市中心的幾個重要景點,開始無聊了起來。

Copyright © 一般社團法人札幌觀光協會 All Rights Reserved.

當我滑著手機,尋思可以去到哪裡的時候,一個看起來營養不良的年輕人,湊近我的身邊。

雖然我並不覺得害怕或討厭,但當年輕人的臉龐湊近我,我發現他至多不過11、12歲,是一個長得很高的孩子。

「どうしたのですか。」日語不具有問號結尾,疑問句也十分和緩。

我呵出一口白氣,用對陌生人的禮貌形,詢問對方「怎麼了」。

悪寒が走る(おかんがはしる)。

孩子的日文很慢,但非常地難;他當時的意思是,「發燒時身體發冷」的一種表達。

震える(ふるえる)?寒気がする(さむけがする)?」我試著提問。

孩子無助地看著我,徬徨地搖頭。

NHK-簡明日語學習網

「雪(yuki)。」我說,亮出手機發著微光的介面。

「ええと...」孩子猶豫地開口:「心配には及びません。」

孩子這麼說,我才撫摸臉頰、發現我正流著淚。

「私の名前は『雪(yuki)』です。」他的回覆,溫吞卻不緩慢,用的是讓人能簡單理解的日語,「一緒に『雪』に行きませんか?」

雪用蹩腳的外國人式日語和我對話,我心中寬慰,明白他的意思。

11月底的札幌遍布冰晶的氣息,若是有妖精出現,我也毫不意外。

Copyright © 一般社團法人札幌觀光協會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看著手機上的說明,備感頭疼;原本看起來渾身打顫、馬上就會死掉的雪,如今卻活潑地坐在我旁邊,——他說看雪的話,得去函館的雪場才行。

許久以後我才知道,這是雪的私心。

© 2008-2022 City Of Hakodate, Hokkaido, Japan

11月底的函館,完美錯開所有活動。

官方說明,雪會降落在1、2月。

我兌換的日幣有限,雖然捏著花,但在市區已經花掉不少;這次去函館,我也是鐵了心要跟雪到底,不過想到還有返回台灣的問題,我忍不住焦慮難耐。

雪好奇地看著我,他大概覺得我的表情很豐富。即便好奇,他也什麼都沒問、沒說。

「震える(ふるえる)な。」我喟嘆著說。這句日文的意思是「冷到發抖」。

雪只是笑著看著我發抖,不發一語。

我跟著雪下了特快列車,發現身上的錢不足以到雪憧憬的雪場;即便夠,要買雪具也是不敷使用。

我有點不好意思:「お金が足りない。」(錢不夠。)

「もちろん。」雪的「當然了」,聽起來如此理所當然,他只是想來函館看看。

雪想看的是冬季祭典,但我是11月25日與他到函館的,而祭典在12月1日拉開帷幕。

ePrice

雪把玩著手上沒有電量的富士通手機。

他的手機散發淡淡的香味,不知從何而來。雪的手機是桃粉紅,拿在蒼白的他手裡非常突兀。

現在怎麼辦呢。我毫無頭緒。

こっちを见て。」我抬頭看說話的雪,接著左右張望,並沒有看到特別的東西。

「雪。」他用手指指向自己,有點不好意思。

看見我沒有馬上反應,他低下頭說:「私は私、あなたはあなた。(我就是我,你就是你。)」他講的話又開始變難,表情還有些委屈。

オレだよ!オレ!」我意會過來他的意思。意思是他是「雪」,要我「看雪」的意思。

為了化解雪的尷尬,我就說了日本很有名的詐騙用語「俺は俺」;這句話相當於中文用法,一接起電話就說「我啊!是我啦!你不認得我的聲音嗎?」後續則開始借貸和游說買賣。

雪終於又恢復笑容。我看見他單薄外套的口袋,露出一個吊飾的頭。

「フリーレン?」我指向口袋,問。

雪綻大了大大的笑容。

「末永くお元気でお過ごしください。」他說。

又是我聽不懂的日語,但他說的應該是祝福的好話。

「お元気で」我對雪說,請他多保重。

雪卻用八點檔的語氣回說:「お幸せに。」要我過得幸福。

我講了日劇女主角的分別話語,而雪就引用了男生會祝福的話。

起初我有些不耐煩,但馬上笑了出來。

俺は俺誰も俺にはなれない
Get it on the mission 後悔とかはしない
俺は俺誰も俺にはなれない
俺も俺のこと操れない
All that i want is just 残してくるアート
なぜか俺1時間食らうピカソ
この人生 like でっかい迷路
上がり下がり俺叫んでる yeyo

        ——ShowyRENZO「俺は俺」

我用雙手捧起雪的臉;凍僵的手和雪的發紅的臉頰溫度同樣冰冷。

我唱著動畫的主題曲,用跑百米的速度跑離雪。

雪愣了一下,接著馬上竭力跟上我。

路上遙遠的某個店鋪,傳來GReeeeN的〈雪の音〉。

我想起和我去看GReeeeN傳記電影的十年至交,早已和我不復往來;駐足哭泣,久久不能自己。

雪還沒追上我,「……私は私!」聲音模糊地自我的背後傳來。

@xiaojiu0214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