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ko
NEko

一個有自覺的ThaiOne自由媒體寫作者,致力於讀書反思、運用大學時期學會的critical thinking進行媒體識讀與文化議題思辨,嗜聽樂團音樂,熱愛K-POP和各類形象鮮明的創作文化。 喜歡謎因,願望是每天活得像梗圖GIF,祈禱下一次GIJOE出片還能跟到首播。

#行走的五万——☠虛噬罐頭☠地域的單向通信☎電燈泡⍟

「清醒的時候,肯定是作夢。」
攝影師:Дмитрий Рощупкин : https://www.pexels.com/zh-tw/photo/19187082/

如果可以預見一個人的死期,你想看見誰的呢?

我說:「那就讓我看見諾丘的死期吧。」

✄------------------------------

路西法走進小木屋,外頭漫天大雪,撒旦看著路西法氣急敗壞的臉孔,只是啜飲著薑母茶。

「你是在吃薑嗎?」路西法睜大了眼睛。

「正確來說是老得恰到好處的薑。」撒旦說,指指旁邊的杯子,示意路西法一同享用。

路西法坐下,拂去身上的雪花結晶,喝了一口熱茶,整個人變得舒緩起來。

「之前不是有一個電燈泡嗎?」路西法看著某處。

「電燈泡?」撒旦說:「是有這樣一個人呢。『電燈泡』。」

「你在那個靈力很強的傢伙做惡夢的時候,幫他驅離了依附在他身周的怪物,還給他開了一個小玩笑吧。」路西法說,漸漸有點不悅。

「怎麼會是玩笑呢?」撒旦啜了一口茶,有點燙,貓舌頭的他吐出舌頭笑了:「是『禮物』。」

「人類不是永恆族,他們的肉體終將凋零,」路西法抬眼,看向撒旦:「更可怕的是,他們的靈魂沒有記憶與承續。」

「路西法,你覺得我不應該贈予那個人『預見死期』的能力對嗎?」撒旦笑著,嘴角裂至眼角。

「我非但這麼覺得,還覺得你用模稜兩可的方式詢問對方,簡直跟詐欺沒兩樣。」路西法低頭,喝了一口薑茶。

「我可是惡魔,和詐騙集團怎麼能相提並論?」撒旦委屈了起來,露出和《鞋貓劍客》裏頭貓咪一樣的無辜大眼。

「他不想看見,」路西法幾乎是喟嘆著說:「更正確來說,沒人需要看見的,自己心愛的人的死期。」

「『心愛的人』嗎?」撒旦喃喃。

終究是有所保留,無法坦誠以待。

路西法動身離開,走入雪中,臨別前在門邊叮嚀:「不要再看《死亡筆記本》了。」路西法回頭對著撒旦說。

「我們惡魔,不像路克,也是大多殘留著感情的。」路西法的音量,小到木頭門板都要仔細聆聽,顛巍巍地顫抖著。

「麻煩。」撒旦起身,一飲而盡路西法留下的薑茶;那杯薑茶仍是熱的,剩下不到三分之一。

路西法最討厭薑的味道,總是會皺著鼻子逃走,但是今天他卻嘗試了這杯飲料。


我想看見諾丘的死期。」男人說,手腕垂在身側。

「你是說,那個把你當成『放火』的女人皮諾丘嗎?」路西法說。

「放火?」男人狐疑的臉孔,十分可愛:「我沒有縱火啊。」

「那個女的,我是說諾丘,欺騙了你對吧?」路西法說:「依你們報章雜誌的說法,就是『仙人跳』吧。」

「……是啊,她的男朋友和一路兄弟,把我打得半死,我賠了60萬,還住了一個月的醫院。」男人笑的非常燦爛:「希望他們都平安。」

「你並沒有碰那個女的吧?」路西法深深嘆了一口氣:「她和你去看聖誕樹,卻假裝暈倒,還要求要進賓館。」

「她後悔了,她想和我說的。」男人的眼睛直勾勾看著浴室地板的磁磚。

「但偏偏是你抱著痛哭失聲的她的時候,被她的假男友發現了啊。」路西法搖頭。

「是啊。那個男人真的很愛她。」男人,帕可說:「可惜的是,她天生不懂得如何愛人。」

那是諾丘第一次有「感情」的流露,永劫不復。

「你們之前讓我能看見別人的死期吧。」帕可指指頭上的空氣:「就是這個,電燈泡。」

由於帕可講話來得突然,路西法忘記『你們』的指涉弔詭之處。

帕可不只知道他意外和惡魔做了交易,還明白他和兩個一體二魂的傢伙在對話。

「啊……,電燈泡,是有這麼一回事呢。」路西法看起來十分愧疚。

「我看見了母親的,也看見了至交的燈泡燃燒殆盡。」帕可仍舊是微笑著。

路西法的心臟痛了起來,看著帕可,他心裡充滿苦楚。

路西法揪著右邊的胸膛,表情泰然:「關於那件事,真的很抱歉;實不相瞞,我是來收回這個能力的。」

「恩。」帕可笑了:「不過,人類的心臟在偏左側的胸腔裡。」

路西法從容不迫地放下手腕,說:「不過是西裝上有灰塵,下次如果要這麼做,不要割自己的慣用手,笨拙的另一隻手會壞了大事。」

「如果死意堅決,那就不影響了吧。」帕可哈哈大笑,溫水溢出浴缸,在地上流淌。

血色沖淡,由粉紅色變成透明。

「這是你家的祖厝,看來要很久才會有人發現你了。」路西法看著排水孔的漩渦。

「不過,印象中給我這個『電燈泡』能力的人說,」帕可臉上的笑容漸漸離開:「如果我想放棄這個能力,至少必須看見一個我以外的人的死期,對吧?」

路西法看著帕可點頭:「是的。」

「那麼,我想看見諾丘的死期。」帕可說,眼神比赴死時更加堅定。

越是死亡越是堅定。路西法看著帕可,想起了一位名叫葉青的詩人。

🎶

雖然感到後悔不已,但當看到帕可閃爍不定的眼神,路西法卻沒有心生懷疑的時候,就應該是該深深檢討的時候。

沒想到,諾丘是一個失憶的惡魔。

「真美啊。」帕可看著諾丘頭上如鬼火般瀲灩的紫粉色電燈泡,溫柔說著。

「真抱歉,害你大老遠跑來。」諾丘垂眼,長長的睫毛靜止不動,像蝴蝶停在眼皮。

帕可伸出手指去撥走蝴蝶,動作之輕,讓諾丘以為是香榭大道的落葉飄落在她額頭。

「沒有交易是對等的。」帕可說:「60萬,能夠交換你餘生與我相伴嗎?」

「那我也太虧了吧。」諾丘哈哈大笑,廣場的鴿子飛向天空。


失憶的惡魔、因自殺而被懲罰滯留人間一千年的靈能者。

是因為肉體的主人過於墮落,善良的惡魔沒能收割靈魂,反而替代原先身體的主人,受苦了自孤兒院開始的14歲,乃至遇見帕可的22歲。

「不過,你到底幾歲啊。」諾丘問。

「一千歲。」帕可說,模仿卡通裡扮鬼臉的樣子。

「你真的很幼稚。」諾丘捏了捏帕可的臉頰。

「好歹我也大妳三歲。」帕可一臉委屈:「你馬上就會變成老婆婆了啦!」

「……帕可,我會死掉嗎?」諾丘問,有點哀傷,沒有一絲恐懼。

「會喔!」帕可說:「你會是我看過最美麗的死人。」

「什麼啦!」諾丘哈哈笑著,2月的巴黎於是燦爛開花。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